毕竟严侍卫和陆大姑娘的身份相差太远,再觉得相像,出于礼数池棠也会选择闭嘴。

因此只微微一顿,又继续就刚才的话说了下去。

李俨听得很仔细。

池小姑娘看起来娇娇弱弱的,遇到这种事,竟然也没吓破胆,言辞之中,颇有一种“我好幸运竟然没事”的态度,倒是令人听得十分欣慰。

所以,为什么哭了呢?

“……可惜今年不能放河灯了。”池棠遗憾地说。

李俨抬眸看了她一眼:“你备了河灯?”

池棠兴致勃勃点头:“是啊!我自己做的!”说得很是得意,甚至迫不及待吩咐婢女去取出来献宝,“我做了两盏,一盏是我娘的,一盏是我奶娘的——”突然一顿,眨了眨眼,“大姐姐……没准备?”

盂兰盆会晚上放河灯不是大家都知道的规矩吗?

李俨不动声色地看了青衣一眼,见青衣微微点头,道:“备了。”瞥见婢女捧出的两盏河灯,便道,“既然备了,就去放吧!”

……

放河灯的地方是位于普明寺山门内西侧的放生池。

放生池圈作方形,引山溪之水,顺着山势流入官河,往年的此时,河灯逐水,胜似星辰,是七月半这日最热闹最有看头的一景。

但今天的放生池畔,只有池棠、李俨并侍女、侍卫诸人。

池棠伤了脚,是被青衣背出来的,但是到了放生池,还是得自己下来,由青衣扶着,亲自点了灯,放到水上。

李俨看着她放完,才蹲下,依样放下一盏河灯。

池棠看着他手中放出的孤零零一盏,忍不住问道:“这是为你娘准备的?”

李俨点头。

池棠心中暗忖,这陆大姑娘不是刚出夫孝吗?不是听说她和亡夫郎才女貌、鹣鲽情深?怎么做法会不带上,连放河灯都不肯多放一盏?

莫非……

池棠想得心里生疼,忍不住走上前握住他的手,道:“大姐姐,你是我见过的,除我娘和奶娘以外,最温柔贤惠的女子!”

李俨:???

“大姐姐,你这样好,又有老夫人疼你、为你打算……嗯……以后会有更好的!”池小姑娘说得相当诚恳真挚。

什么更好的?

李俨不敢多想,更不敢回应,只能沉默着凝望水面远去的河灯。

烛火盈盈摇曳,倒映而下,波光粼粼碎散,如星河洒落,璀璨又宁静。

池棠也没了声音,同他一起静静站着。

她有三年没看过河灯了,即便以前看,也是看热闹,周围熙熙攘攘都是人,从来没有一次是像今晚一样,静谧得令人沉醉。

这一刻,白天经历的一切,失望也好,惊慌也好,悲痛也好,仿佛都被治愈了,她觉得欢喜极了。

池棠悄悄放开青衣的手,转而抱住陆子衿的胳膊,软软道:“大姐姐,谢谢你带我出来。”要不是陆子衿提议并果断执行,她如何能看到这样美的景致?

哎,这样好的姑娘……也就看着冷清了点,实际待人最细致体贴不过,又是个大才女,出身也好,长相……虽然高了一点,身上硬实了点,不似寻常姑娘那样娇柔可人,可容貌还是美的。

除此之外,简直无可挑剔。

这么好的姑娘,完全可以找一个比郑氏子更好的夫君,可惜这个她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想着,池棠遗憾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咦?

池棠目光定住,好奇地伸手往他衣襟上探去。

隔了三寸远,就被他握住了手腕:“干什么?”

“你别动啊,有个东西!”池棠嘟囔着,挣开他的手,继续探向他的衣襟。

李俨松开手,刚低头要看,就见她的手在他中衣衣襟上轻轻一碰,就收了回去,两指间捏了一片紫色的花瓣。

“紫薇花?”池棠困惑道,“大姐姐你去过后山了?”

整个普明寺只有后门出去的山脚下有一株紫薇花,就是白天第一次碰到秦归弹琴那里。

可陆大姑娘不是说她一直在弘法堂吗?

李俨沉默片刻,道:“来找你之前去过。”

池棠脸色变了变:“你去那儿做什么?我爹说匪人就是从后山进来的,那里可不安全!”

李俨又沉默了片刻,道:“赏花。”

池棠哑了声。

夜赏紫薇……行吧……

文人怪癖她是不太能理解,但安全问题还是要强调一下:“虽说逃出的匪人已经都被捉住,但难保还有漏网之鱼,夜赏紫薇……固然风雅,大姐姐还是要小心些,你一个姑娘家……”

李俨听得头都大了,正不知如何打断,突然听见莫三一声厉喝:“什么人!”

他心中一凛,立即将池小姑娘推到青衣怀里,自己转身挡在她面前。

大雄宝殿东侧的阴影里,信步走出一道身影,丝毫没有因被人喝破而乱了步伐。

那人走到月下时,驻步道:“在下江都秦归,无意惊扰,请恕罪!”

秦归?

池棠从李俨身后伸出了半个脑袋。

大雄宝殿前白衣玉立,清辉满身,虽看不清样貌,也能辨别得出,确实是秦归,他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手里似乎捧着什么东西。

池棠心里古怪起来。

爹爹说秦归可疑,派人盯着他,但也没拘着他,秦归当然可以随处走动。

只是……怎么好像到哪儿都能遇到他?

其实前世秦归也有来放河灯,她隔着人群与他目光相遇,他只是远远地朝她微笑颔首。

但这回没有人群,就觉得不对劲了。

不对劲,却又没有任何不对劲的证据。

不用李俨示意,便有侍卫上前喊道:“陆大姑娘与池姑娘在此,秦郎君若无事请回避!”

秦归笑道:“莫非今夜不能放河灯了?”话是这样说着,目光却放远了去看那两盏飘远的河灯。

自己在这儿放河灯,不让别人过来,似乎太过霸道了。

侍卫请示地看了李俨一眼。

李俨突然想起午后听那人说起“在我这儿听了一曲”时的笑容,皱了皱眉。

霸道就霸道了!

正要向侍卫摇头拒绝,忽见秦归身后,有灯火、人影及脚步声,以一种急迫的速度接近。

是谁?

李俨使了个眼色,令随行侍从上前挡住池棠。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