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汤入碗,点沫成画,三碗茶汤,海棠依次盛放。

池棠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她。

沈知春谦逊一笑,抬手作了个邀请的姿势,道:“听闻府君是点茶高手,班门弄斧了,池姑娘莫要笑话。”

池棠哪里敢笑话她?她自己都不会呢!

羞涩地笑了笑,赶紧捧起茶碗掩饰心虚。

茶汤入喉,只觉遍体生香,一时忘了苏瑾那回事,眉目也舒展开来。

沈知春不禁莞尔。

这池姑娘性子真是单纯,一看便知是在家中受尽宠爱呵护的,又不曾养出娇蛮性子,也难怪,有那样一个父亲宠爱教养……

“沈姑娘出城赏秋吗?”为了弥补自己刚才的敷衍失礼,池棠主动挑起话题。

沈知春动作微顿,道:“去了趟城外粮仓。”

池棠尴尬了,一问就问到了对方不能说的事上。

沈家是粮商出身,在吴县城外有不少囤积粮食的仓库,沈知春去粮仓,多半是帮着家里大人忙正事。

人家也不过十七岁,就会帮着家里忙内忙外了,她也十六了,还只知道赏秋……

“池姑娘可知,今天城外的粥棚是陆府搭的?”沈知春突然问道,语气如常。

池棠点头:“是陆大姑娘的粥棚。”

这不是什么秘密,陆家要替陆子衿做名声,几乎全城百姓都知道了陆大姑娘的善行。

沈知春又道:“陆大姑娘施粥用的粮食并非陆府的存粮,而是从我们沈家买的。”

池棠大吃一惊,忙问:“陆家没粮了?”

沈知春含笑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我这次出城,就是为了陆大姑娘施粥的事去清点粮仓。”

池棠微微一怔,这才明白过来沈知春在回答她刚才的问题。

不过这些都是沈家内部的事,原本不足为外人道,沈知春解释得这样清楚,不难看出结交之意十分殷勤。

结交她干什么呢?

颜先生说过,缺什么,就会求什么。

可沈知春缺的出身她也给不了啊,看来还是冲着她爹来了——

“咳咳咳!”池棠呛到了。

沈知春忙起身给她递帕子。

池棠接过帕子捂着唇,咳得满面通红,一双眼睛都不敢直视沈知春,羞窘地说:“我去更衣……”

沈知春怔了怔,柔柔一笑,指了一名侍女领她出去。

……

擦了把脸,池棠还觉得脸上发烫。

都怪颜先生!

自从那次颜先生劝她为爹爹相看新夫人后,相关的念头,就会不受控制、不合时宜地冒出来。

比如刚刚想到沈知春接近她的目的时。

真是太尴尬了……

人家沈家应该只是想攀附下她爹,毕竟她爹状元出身,又是齐国公的门生,还当过京官,看起来前途无量,或许能给沈家带来身份上的变化。

对!就是这样!

池棠终于将那些不合时宜的胡思乱想抛得远远的,握了握拳,正准备回去。

一抬头,却见一人从前方竹林中信步而出。

今天穿的是一袭青衫,头发用同色的发带束起。

读书人常见的装扮,一般人这样装扮都是显得清爽儒雅,但这人——

啧啧啧,真是色若春晓之花!

池棠暗暗感慨了一声。

那人看到她,微微一笑,拱手躬身,行了一礼。

池棠猛然回神——

“你怎么在这儿?”

苏瑾愣了愣,反问道:“不是池姑娘约我来的?”

池棠脑中瞬间闪过了无数个阴谋,惊得脸色大变,转身要逃。

一转身,才发现不对。

转身后,她看到了一扇小门,刚才她就是从门内的屋子里出来的。

那个屋子在院子的最后面。

沈知春的侍女领了她进屋后,就在外面等着她。

她是更衣后心神不宁,才一时不注意从后门出来了。

刚才画屏好像喊过她一声?

所以她是自己不小心跑这里来的,没有人故意引她过来。

那苏瑾是怎么回事?

“池姑娘刚才对着我眨了一下眼,又往这里看了一眼,不是约我一个时辰后在这里相见?”苏瑾满脸真挚地问。

池棠沉默片刻:“我眨过眼?”

苏瑾愣愣地点了点头。

池棠又沉默片刻:“眨一下眼,为什么是一个时辰?不能是一炷香或者一刻钟吗?”

苏瑾沉默了好一会儿,大概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就笑了一笑,转开话题:“池姑娘相邀,难道为了——”

“等等!”池棠急忙喊停,然后朝后摆了摆手,“你们站远一些!”

她只跟爹爹说了丢簪子的时间,可没说过跟苏瑾有关。

目前为止,她还是一个对丢簪子这件事很无辜很无知的小姑娘,不能让夏辉这个小间谍知道真相!

见侍女们都退远了,池棠左右看看,向苏瑾走近两步,压低声音道:“我的蝴蝶簪呢?”

苏瑾一愣,轻声笑道:“躲在芭蕉叶后的果然是你。”

池棠恼羞成怒:“是我又怎么样?快把簪子还我!”

苏瑾却叹了一声,摇了摇头,道:“簪子还不了了。”

池棠脸都青了:“你什么意思?”

苏瑾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愧疚,轻声道:“那天确实是我捡了姑娘的簪子,只是当时赶着入席,没来得及还给姑娘——”

“那你不会散席的时候交给陆家哥哥还我?”池棠鄙夷地看着他。

私藏姑娘家的首饰,就是人品不好,没什么好解释的。

苏瑾突然腼腆一笑:“实不相瞒,我酒量不太好……那天喝多了,直接被送回房了……”

池棠仍旧鄙夷地看着他:“那后来呢?第二天不能交给陆家哥哥还我?”

苏瑾脸色变了变,声音低了几分,道:“姑娘今日不约我——”

“我没约你!”池棠忍不住反驳。

苏瑾不解地看了她一眼,没有纠缠这个问题,继续道:“我原也是要想办法见姑娘一面的——”

“见我做什么?”池棠警惕地看着他。

苏瑾拱手一拜,语气忐忑:“那天夜里我实在是喝多了,第二天醒来,却怎么也找不到发簪,不知是被人拿去了,还是不小心落在哪里了……”

弄丢了?

池棠呆呆地看着他。

苏瑾叹了一声,轻轻点头,目光真挚。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