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棠再次睁眼时,茫然了一瞬。

“爹爹……”她无意识地唤了一声。

“姑娘醒了!”身旁有人惊喜喊道,“快请府君!”

记忆骤然回笼,池棠猛地挣扎坐起:“爹爹!”

挣得太猛,她眼前一黑,朝前栽去。

“姑娘小心!”身旁婢女忙扶住她,柔声道,“姑娘别急,府君马上就来!”

府君?

池棠转头看她。

“画屏?”

画屏是跟了她九年的贴身婢女,她去祭坟的时候,画屏也跟着,她被人打晕绑走后,就没再见到画屏。

她的目光往下挪了一些。

画屏随她出城的时候,因为是去祭坟,也是穿的素色衣衫。

现在却穿着一件水绿色的衫子。

那是她们还在吴郡时,画屏最爱穿的颜色。

那时,她和她身边的女孩儿,都喜欢穿着鲜艳亮丽的衣衫;那时,她还是吴郡太守池长庭的掌上明珠;那时,疼爱她的爹爹还在——

“你说谁?什么府君?”池棠小心翼翼地问道。

一郡长官,才称为府君。

画屏被她的样子吓得呆了一呆,讷讷道:“是我们家府君……”

我们家府君……

“爹爹……”池棠喃喃唤了一声,昏迷前的记忆再次涌现,她猛然抓住画屏的手,“爹爹!你也看到我爹爹了?他在哪?他在哪里!”

她记得他心疼地将她抱在怀里,甚至还能感受到他怀抱的温暖。

这难道不是梦?

“我爹爹呢?爹爹在哪里?”她紧紧抓着画屏,喊得声嘶力竭。

“阿棠!”门外传来焦急的一声,声音未落,门就被撞开了。

晨曦斜入,人影逆光。

池棠强自睁大了双眼,看着那人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俊逸的眉,挺直的鼻,容色灼灼光华。

每一寸轮廓,都如记忆中一样完美无瑕。

还有那双与她如出一辙的杏仁眼,此刻正盛满了清晰的关切。

他撩起袍角,神色温存地在她面前蹲下,捧着她的脸将她仔细打量了一遍,柔声问道:“好些了没?头还疼吗?身上疼吗?”一边说着,一边将掌心覆上她的前额。

池棠张了张嘴,喉咙却被哽住说不出话,只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从小到大,每次她病时,哪怕只是小小地咳嗽一声,爹爹都会紧张地来摸她的额头。

刚到京城的时候,她也病过一次。

烧到昏迷时,模模糊糊感觉到有人在摸她的额头,她在睡梦中哭着喊爹爹,却没有人将她搂在怀里哄她安睡。

后来听说,是太子殿下来看过她了。

再没过多久,圣旨到了池府,她成了待嫁的太子侧妃。

从那以后,伯父一家对她上心了许多,她又病过几次,请医用药都很尽心,只是再没有人紧张怜惜地来探她的额头。

“爹爹……”泪再一次模糊了视线。

池长庭刚因为她的退烧松了一口气,转眼,这姑娘又哭了。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疼了还是饿了?……”池长庭心疼地问了一串,可是和先前在林子里一样,这女孩儿就知道拉着他,哭着喊爹爹,半句也没答上来。

池长庭无奈地叹了一声,吩咐下去,先送了碗粥上来,亲自喂着她吃。

她哭归哭,吃还是乖乖吃的,许是真的饿了,和着眼泪一口接一口,吃得很快。

吃着吃着,情绪倒是稳定了下来。

最后一口喂下,池长庭笑着打趣道:“哭这么伤心,原来是饿了,我的阿棠可真是个孩子!”

这话一说,女孩儿刚下去的泪水又涌了上来。

池长庭慌忙认错:“不是不是!我们阿棠是大姑娘了!”

池棠呜咽了一声,扑进他怀里,哭道:“爹爹,阿棠好想你!”

池长庭一边轻拍着她的肩背,一边笑道:“怎么了这是?才这么一会儿没见,这么黏爹爹?还大姑娘呢!”

池棠停了哭泣,抬起头,双手摸上他的脸。

他任她摸着,眉眼含笑,温柔可亲。

是真的爹爹。

可是她的爹爹,明明在三年前为救太子殿下死了。

她亲眼看到了尸体,陛下因此追封他为吴县伯,太子为报他救命之恩,许了她侧妃之位。

她在京城伯父家守了三年的父孝。

他怎么突然活生生出现在她面前?依稀三年前的模样,一点儿也没变。

池棠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挪开目光。

屋子是陌生的,陈设却很熟悉。

桌上的白瓷茶器是十岁那年爹爹带着她亲手做的,她到哪儿都会带着,却在进京途中不慎碰碎了。

床头的玉兔是用齐国公赏赐的温玉雕的,因为她属兔;后来她十五岁生辰那天,太子殿下又送了一只一模一样的凉玉雕兔,凑成了一对。

还有她身上盖的锦被,床尾放的衣衫。

一件件,都是既陌生又熟悉。

“爹爹……这是哪儿?”她轻声喃喃,生怕惊碎了这一场美梦。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