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棠、阿棠……”

陆子衫笑得停不下来。

“你现在怎么这么害羞,萧五郎对你笑一下你就逃走了,哈哈哈哈哈,可笑死我了……”

池棠眨了眨眼:“萧五郎对我笑了?”

她刚才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另一个人身上,连萧五郎今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没注意,更别说他笑没笑了。

“是啊是啊!”陆子衫觉得今天的事太好玩了,“你喊那么大声,成功引起了萧五郎的注意,恭喜你!池姑娘!萧五郎记住你了!”

池棠一时无语。

陆子衫豪气万千地拍了拍她的肩,道:“你放心!我陆子衫最讲义气!既然你看上了萧五郎!我以后绝不多看他一眼!”

“不是——”池棠正要反驳,突然心里念头一转,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她四周张望了几下,确定没人后,拉着陆子衫神秘兮兮地说:“我真的已经不喜欢萧五郎了,我喜欢别人了!”

陆子衫瞪圆了眼,不敢置信:“什么人?竟然把萧五郎都比下去?”

池棠忍不住幽幽看了她一眼。

我也很想知道那人是怎么把萧五郎比下去的啊!

“我喜欢的是余杭苏瑾!苏瑾!你记住了!”池棠格外强调了一遍。

陆子衫愣愣地点头,道:“他是什么来头?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什么来头不重要!”池棠小手一挥,严肃地说,“重要的是,这个苏瑾是我看上的,你不许多看他一眼!”

“好嘞!”陆子衫满口答应下来,兴致勃勃缠着她问苏瑾的事。

池棠实在不想跟她聊这个人,敷衍了几句就扯开话题:“这是哪儿?”

问的时候是随口问的,问完才发现,这里她真不认识。

“我怎么从来没来过这里?”池棠好奇地问。

她来陆家已经不是一趟两趟,跟陆家的孩子们都熟到光听声音就能认出人了,陆府内她没到过的地方还真不多。

不但她不认识,就连陆子衫也皱着眉辨认了一会儿,才认出来:“是芳尘院——”她突然压低了声音,“你知道我有个大姐姐吗?”

池棠点了点头,道:“上回我从普明寺回城的时候,还在城外遇上了你大姐姐。”

“你遇上了?”陆子衫惊讶问道,“怎么样?吓着你没?”

太夸张了吧!

池棠扯了扯嘴角,道:“就是遇上她的马车,没见着人。”

“对对对!”陆子衫连连点头附和,“没见着人就对了,连我都没见着!”

这就稀奇了!

池棠好奇地看着她。

陆子衫气呼呼地说:“她要大归就大归,要回来就回来,连个招呼都不打,人都快到了,才派人回来说!”

“那天二哥哥去接她,我们都在大门等着,她居然直接从边门进来了,一家子人等半天,除了我祖母,谁都没见着她!”

池棠有些意外,这陆大姑娘的性子也太……太那啥了吧?

陆子衫仿佛积怨颇久,一抱怨就停不下来。

“她这人就是这样,以前我大姐夫在的时候,从没见她回来,写信也只写给我祖母,后来大姐夫没了,我娘去荥阳看她,她连见都不见——”

“今年年初出了夫孝,也不知道闹什么,突然来信说要大归,我爹原是不同意的,可没过多久,郑氏就来信说,她留了一封信自个儿走了,等我们收到信的时候,人都到江南了!”

陆子衫啧啧了两声,继续说道:“郑氏来信也是希望能把她接回去,我爹也是这个意思;可我祖母特别疼她,不由分说把我爹骂了一顿——”指了指竹林,“回来后,就一直住在这里,也不见人——”哼了一声,“连我阿娘也不见!”

继母也是母,这样做确实挺无礼的。

池棠平时都是和陆子衫同仇敌忾的,可这回,却忍不住对这位陆大姑娘起了同病相怜的心思。

外头高朋满座、欢声笑语,独独这一处冷冷清清。

她突然想起她在京城守孝时,碰上大伯父做寿,也是这样,遍地喜庆,只漏了一个角落。

池棠忍不住道:“我们都到这儿了,要不进去向你大姐姐问个好?”

陆子衫睨了她一眼,拉着她往回走,边走边嘀咕:“祖母叮嘱过了,不许我们去叨扰她……她可是我祖母最喜欢的孙女!你想想,我祖母最喜欢的孙女!是不是很可怕?”

确实有点可怕!

池棠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可还是不忍心:“我们都在外面,她一个人在里面——”

“没事的!”陆子衫道,“她回来后一直不见人,古怪得很,别管她……”

拉着池棠走了。

竹林另一头,李俨沉吟片刻,道:“以后有人来可通禀一声,否则令人起疑。”

青衣侍女低声应是。

……

池棠回到西园,还是惦记着竹林那边的陆大姑娘。

不过陆老夫人的得意孙女,听起来确实不太好亲近——

但她也没亲近过,怎么能这么断定别人不好亲近呢?当初在京城伯父家,她也曾无意中听到下人们偷偷说她不好亲近……

别人越这么说,她越不想同别人说话,就越发显得孤僻。

陆大姑娘会不会也是这样?

听说她曾经是江南一带有名的才女,纵然后来生母去世,也有荥阳望族郑氏聘娶。

可是后来,守寡,大归,就连亲生父亲都不理解她,她心里应该很苦吧?

池棠越想越觉得难受,越想越觉得坐立不安,连陆子衫和她说话都有些心不在焉,直到陆子衫气得找别的小姑娘聊天去了,才忙不迭丢了心思跟上她。

虽然现在陆子衫答应了不再多看苏瑾一眼,可前世他们也不是见了一面就结束的,还是发生了一些事。

万一陆子衫在还不知道苏瑾是苏瑾的情况下,先发生了那些事呢?

池棠琢磨了半个多时辰,觉得或许应该主动带陆子衫认一认苏瑾,免得一个不注意,她又自己撞上了。

正想着,身旁的陆子衫突然抬起头,扬声招呼:“四姐姐,你拿了什么呢?”

池棠跟着抬头望去,只见陆家四姑娘笑盈盈从东面走来,她身边的侍女手里捧了一摞纸,依稀看到最上面一张纸上露了一些颜色。

池棠回忆了一下,顿时精神一振——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