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园的小郎们作了画,想请大姐姐品评一下——”陆四姑娘俏皮地眨了眨眼,“我特意拿过来给你们瞧瞧!”

说着从侍女手中拿过画稿,拍了拍。

“让我看看!萧五郎的画作谁能先睹为快呢?”

一时间,未婚的少女们群情激昂地扑向陆四姑娘。

陆子衫也没有落下,还不忘拉上池棠一起。

池棠挤在少女们中间,手里捏了一把汗。

这事她记得!

陆子衫出嫁前,不止一次提起今天发生的事。

前世的这一天,陆四姑娘把画稿拿来的时候,陆子衫已经见过苏瑾了,对于萧琢的画也不感兴趣,别人抢走萧琢的画后,她就默默去找苏瑾的——

这时,萧琢的画已经被激动的少女们抢去围观了,池棠也被陆子衫丢下了。

于是,池棠忍不住探了探头。

前世苏瑾的画她见过,这次应该不会画同样了吧?

“咦?阿棠不去看萧五郎的画吗?”陆四姑娘惊讶地问。

池棠不好意思地笑道:“我看看别人的。”

陆四姑娘笑了笑,将剩下一堆被冷落的画作都给了她。

池棠翻了没几下,就翻到了苏瑾的画。

即兴作画,画的都是东园的景色。

但苏瑾不是。

他画的也是园景,却是东园和西园之间的一角。

葱茏树影之中,朱红曲廊蜿蜒;曲廊尽头,青碧藤萝飘垂,掩映着两道纤细的远影,寥寥数笔,却将奔跑时裙裾飞舞姿态勾勒得灵动可爱,一看便知是两名天真活泼的少女——

天真个鬼!

池棠忍不住在心中暗骂。

据陆子衫说,当初苏瑾画的也是她逃走的背影,画得很美,令她心醉。

现在好了,把她们俩都画了。

当然,画得确实不错……

池棠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她要是什么都不知道,看到这样的画也是要心花怒放的,谁不喜欢被画得这样美?

“阿棠在看什么?”身后突然响起陆子衫的声音。

池棠吓得跳转过身,慌慌张张将苏瑾的画藏到身后。

冷不防身后的陆四姑娘偷袭,将画抢了去。

“苏瑾?”陆四姑娘疑惑地念了一声。

“苏瑾!”陆子衫眼睛一亮,伸手去抢,“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池棠下意识地伸手拉她,又缩了回去。

悄悄话已经说过了,这里这么多人,她也不想众目睽睽地把自己跟苏瑾扯上关系,要是被爹爹知道……

陆子衫看得眼睛越来越亮,亮得叫她胆战心惊的,忍不住凑到她耳边小声提醒:“就是那个苏瑾!”

陆子衫“噗嗤”一笑,小声回答:“我知道!我知道!是那个苏瑾,放心!”

陆四姑娘在边上听得一头雾水,也小声问道:“你们认识苏四郎?”

“不认识!”陆子衫将画还给池棠,笑嘻嘻问道:“四姐姐,这个苏瑾是谁?”

陆四姑娘笑道:“是余杭苏家的人,四婶的娘家侄子,今天早晨刚到,你还没机会见过呢!”眸光一转,又笑,“苏四郎今年才十九岁,明年就要参加会试呢!”

陆子衫用手肘撞了池棠一下,又朝她挤了挤眼,笑嘻嘻道:“不错啊!这么年轻有为,说不定还考个状元回来!”

池棠看她这副怪模样,倒是松了一口气。

看来她刚才的话对陆子衫起作用了,随便她怎么猜测,没对苏瑾起心思就好。

“会试哪有那么容易?”陆四姑娘笑道,“苏四郎明年也才十九岁,谁十九岁就能——”说到这里,她哑然失笑。

十九岁就中进士的虽然少,也不是没有。

“我爹啊!”池小姑娘已经昂着头接了过来,骄傲得像只孔雀。

她爹可是兴和二年的状元郎!

兴和二年的时候,她爹就是十九岁!

十九岁的状元郎,站在大殿之上,何等才华横溢!何等容光耀目!要不怎么被天子赞为“无双状元郎”呢!

到现在都过去十几年了,也没一个能超过她爹——

池棠突然抿了抿唇,心里有些不高兴。

明年的会试,苏瑾虽然没有超过她爹,可也是探花及第。

十九岁的探花郎,当然是难能可贵的,陛下甚至还当着朝臣的面感慨:“失一池长庭,又赐朕一苏瑾,上天诚不负朕!”

纵然苏瑾那时已经是陆子衫的未婚夫,池棠听了这段还是怏怏不乐了许久。

倒是颜先生不以为然地冷笑:“苏四哪及得上池公十之一二!”

不管是出于对池长庭的偏爱还是对池棠的安慰,至少池棠听了心里好受多了。

正想着,手里的画被陆四姑娘拿了回去,道:“是啊!可惜我们都生得晚了,没赶上府君簪花游街的盛景——”说着,朝池棠挤了挤眼,压低声音,“我们吴郡,可有不少姑娘想做阿棠的母亲呢!”

池棠脸色一僵,下意识回头看了一圈。

刚刚几乎所有姑娘都追着萧琢的画去了,但大多数只是看热闹,现在只剩下两三个真的懂画的还在品评着,其余都三三两两散开了。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池棠一圈看过去时,有那么几个恰好眼睛往她这里飘来。

想起颜松筠的交代,池棠直接从脸僵到了全身。

这么些姑娘,都只比她大不了几岁,难道她真的要给自己找个这么年轻的继母?

“好了、好了!画都还回来吧!”

陆四姑娘笑着拍了拍手,将东园小郎的画作都收了回去,招呼一声,便往西面竹林方向去了。

陆家大姑娘陆子衿自幼习画,师从名家,尤其善品画作。

当初待字闺中时,就已经颇有美名,后来尽管出嫁了,也有不少画师千里迢迢赶去荥阳,送上自己的画作祈求品评一二。

池棠记得,这次东园郎君的画作,最后是萧琢众望所归摘了头名,为此陆子衫还抱怨过陆大姑娘眼神不好,不识苏瑾的佳作。

这次应该不会抱怨了吧?

池棠略略放了心,一边应酬着前来搭讪的姑娘们,一边想着,要怎么安全地引陆子衫去见一见苏瑾。

另一边,陆四姑娘正带着一堆画稿穿过竹林,同守在芳尘院门外的青衣侍女说明来意,侍女进去回禀后,领了她进去。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