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热闹闹进了屋,画屏扶着池棠在软榻上坐下,回身摆手道:“都出去吧!别吵着姑娘休息了!”

小丫头们窸窸窣窣往外退。

池棠瞥见低着头也正后退的秋光,突然道:“我记得阿娘有一架翡翠雕的麻姑献寿桌屏,给我找出来!”

秋光的脚步顿时滞住。

“现在?”画屏错愕问道。

池棠点头催促:“现在!马上!快去!”

梦里前世的真假对她来说太重要,之前在普明寺病得半死不活没办法,既然回来了,当然是越快越好。

画屏急忙应下,亲自拿着钥匙跑出去。

婢女春曦捧着茶上前,好奇问道:“怎么没见锦屏姐姐?”

池棠接过茶盏,没有回答。

梦里的三年太过真实,以至于她现在面对没有陪她一起进京的春曦有点生疏,甚至有点排斥。

她不回答,自有人代她回答:“锦屏犯了错,送去颜先生那儿了。”

屋内气氛瞬间一僵。

池府的奴仆都知道“送去颜先生那儿”是什么意思。

春曦收起惊愕的表情,转了话题:“姑娘什么时候惦记上这么个桌屏了,我竟一点印象都没有。”

池棠默默喝茶,还是没有接她的话。

没有印象才是正常的,她原本也没印象。

这个桌屏虽然是阿娘的遗物,但阿娘的遗物多到小小年纪的她根本不会去清点。

画屏管着钥匙也许还有点印象,其他婢女理应没印象。

可是此时身子微微颤抖的秋光,明显是有印象的。

两次开口都没有得到池棠的回应,春曦也察觉到了她的冷淡,第三次开口时,语气便尴尬迟疑:“姑娘是要找出来给燕国夫人作寿礼吗?”

池棠看了她一眼,终于“嗯”了一声。

春曦暗暗松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劝道:“这个……姑娘是晚辈,送这个恐怕体现不出心意……”

语气终究没有平时随意了,但说的话却是出自忠心。

池棠也不是真要拿来作寿礼,便随口道:“那就拿去和爹爹的麻姑献寿围屏凑成一套。”

春曦还想说什么,却见画屏跑了回来,脸色不是很好看:“桌屏一时找不着,姑娘别急——”

“我不急!”池棠顿时直起身子,眼睛发亮,不但不急,甚至有点小兴奋。

手心在扶手上拍了两下,池棠道:“你去一趟西苑,跟颜先生说我丢东西了!”

画屏愣了愣,道:“只是一时找不着,我多带几个人再去找找……”

池棠可等不及,当即威胁道:“你不去,我自己去咯?”

画屏忙道:“我去,我去!”

盯着画屏出了门,池棠才放下心来,看了一眼头埋进胸口的秋光,估摸着这事一时出不了结果,便起身道:“我去睡会儿,午时再喊我!”

……

午时醒来,画屏已经回来了。

“颜先生说……”画屏回答得有些犹豫,“让姑娘再仔细找找……”

池棠拿筷子的手一顿,脸色有些不好看。

竟然推托了?

颜先生虽然管着池府的内务,但确实不过问锦年院,而阿娘的嫁妆则一直是由阿娘的陪嫁人家打理,爹爹并不令颜先生插手。

所以一直到离开吴郡时,才发现少了许多东西。

彼时京城的大堂兄已经到了,池府的家事理应由大堂兄做主,可颜先生却强硬地当着大堂兄和所有家仆的面,杖杀了四人,一日之内,雷厉风行地查清了所有东西的去向。

那次抢着要管,怎么这次送上门让他管,却推拒了?

“姑娘别急——”画屏还是这句话,一边往她碗里夹菜,一边轻声道,“等会儿我和夏辉再去找找,就算真找不着,也该是姑娘来处理,不然伤姑娘的面子……”

池棠默默地吃完,放下筷子后,又沉默了一会儿,道:“为什么伤面子?爹爹也不亲自处理这些。”

画屏愣了愣,道:“府君公务繁忙——”

“我也很忙啊!”池棠理所当然地说,“何况我不擅长处理这些,谁擅长谁来处理不好吗?”

画屏一时语噎。

池棠看了看她,认真地问道:“要不你来?”

“啊……我……”画屏吓了一跳。

池棠摇了摇头,让画屏来,那可真是难为她了。

锦年院里,从前是奶娘管着,后来是锦屏,画屏太过温柔和善,没什么威严。

即便后来没了锦屏,也是春曦负责管教小丫头们。

但是春曦——

池棠的目光从春曦面上掠过,停在了一名面相严肃的婢女脸上:“夏辉再去找找吧!”

想找就去找好了,反正是找不到的!

池棠想着,起身往外走去。

“姑娘去哪儿?”画屏追上问道。

“去西苑!”

……

池府人口简单,只有两个主子。

池长庭平时都住在前院书房,后院正房空着,池棠住东面的锦年院,西面则砌了墙,是池长庭的幕僚颜松筠住着。

池棠到西苑时,颜松筠已经得了消息,站在堂前迎接。

石青色的葛巾端端正正垂在脑后,白面短须,眉眼温和含笑,看上去极为平易近人。

池棠正了正脸色,对着颜松筠认认真真行了一个晚辈礼,恭敬地唤了一声“先生”。

颜松筠是六年前来到池府的。

那时她刚刚随爹爹到吴县赴任,颜松筠被爹爹介绍给她时,也是让她行的晚辈礼。

颜松筠虽然在池府待了六年,却和她没什么来往,不过逢年过节见上一见,平时他也忙得很,没空陪个小孩子玩。

真正同颜松筠有了往来是在进京之后。

进京之后,颜松筠待她诸多严厉,但现在对着她还是和蔼可亲的。

一边笑呵呵将她往屋里让,一边亲切问道:“阿棠怎么来了?你那个桌屏找到了没?”

池棠幽幽看了他一眼,道:“让人继续找了,不过多半是找不到的。”

颜松筠“呵呵”一笑,坐下:“再好好找找,锦年院里的事,还是得你自己做主。”

池棠诚恳道:“我还小,不会这个。”

颜松筠略一沉吟,点头道:“确实!”

池棠正心中一喜,便听到他又说:“你小小年纪的,确实难为你了,府君该给你找个阿娘了。”

池棠一愣。

怎么说这个了?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