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棠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之前陆子衫拉着她去偷看萧琢的位置,也是前世陆子衫遇到苏瑾的位置。

这个地方,是个三岔路口,一条通往宴厅,另外两条分别通往东园和西园。

现在,池棠正拉着陆子衫躲在通往西园的这条小路边上,借着一丛芭蕉藏住身形。

东园的小郎们三三两两地走了过来,个个英姿勃发。

但萧琢走来时,还是明显地有了鹤立鸡群的感觉,引得陆子衫忍不住探头出去,差点露了相。

池棠忙将她拉回来,低声训斥道:“萧五郎你都看过多少回,矜持一点!要是被人发现了,就不好留下看苏四郎了!”

陆子衫连连点头,冷不防头上的簪子被身后枝叶碰了一下,歪掉了。

池棠一拍脑袋——

差点忘了!

她利索地将陆子衫头上的首饰全都拔了下来,解释道:“这里枝叶太多,头饰容易碰掉,给人捡了去可不好,我先替你收着,回头去宴厅前再给你戴上!”

前世陆子衫就是被这里的树枝碰掉了一根发簪,还被苏瑾捡了去!

陆子衫信服地点了点头,忽然往池棠头上一瞥,忙道:“我也替你摘掉!”

池棠正要应下,眼角捉到一道身影,精神一凛:“来了!来了!”

陆子衫急忙丢了手往东园小径方向望去。

此时,东园小郎们都走得差不多了,苏瑾和前世一样,走在了最后。

他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袍子,衬得肤白胜雪,唇红似朱,容色极为秀美,一双桃花眸流转生情,很是动人,不怪陆子衫会对他一见倾心。

池棠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陆子衫,陆子衫也正朝她看来,小声道:“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啊!”

池棠悄悄松了一口气,敷衍了一句:“你知道就好。”

这时,苏瑾的脚步声停了下来。

池棠心中一惊,下意识看了他一眼,正好看到他朝这边望过来。

被发现了!

池棠还没作出反应,就被陆子衫拉着跑了。

跑回了西园,陆子衫才气喘吁吁地松开了她的手,道:“好险!差点被抓到了!”

池棠按着胸口喘了好久,才有力气开口:“你跑什么啊……我们躲那里,他根本看不到……”

那么好几重芭蕉叶,藏住她们俩绰绰有余,何况她们藏身的地方距离岔路口有段距离,属于通往西园的路上,苏瑾就算怀疑有人,也不会闯过来揭穿她们。

倒是她们这么一跑,自己暴露了身形。

敢情陆子衫前世也是这么自我暴露的?池棠怀疑地看了陆子衫一眼。

不过暴露就暴露了,还好这回没丢簪子。

池棠放下心来,帮她将发饰一一还原。

拍拍手,正要拉着陆子衫去宴厅——

“阿棠,你的蝴蝶簪呢?”陆子衫指着她的头发,目瞪口呆。

……

芭蕉树下,没有蝴蝶簪的影子。

池棠突然有点不安。

虽然苏瑾不是陆子衫的良配,但她今天怎么一路在抢陆子衫的机缘似的。

看中苏瑾画作的是她,丢了簪子的也是她,莫名有种抢好朋友未来夫君的感觉怎么办……

被抢夫君的那个还很好心地安慰她:“别怕、别怕!回头让二哥哥去问问苏四郎有没有捡到——”眼珠一转,又贼兮兮笑了起来,“捡到不是更好?这可是缘分呐!”

池棠扯了扯嘴角,叹道:“算了……”

这么可怕的缘分,她可不敢要。

正要离开,突然身后有人喊了她一声:“阿棠!”

池棠顿时一喜,欢快转身,直接扑了过去:“爹爹!”

池长庭不动声色地将女儿打量了一遍,才向陆子衫点头寒暄。

“爹爹怎么在这儿?”池棠随口问道。

这里离后院比较近,爹爹下了衙过来,照理说应该在前面赴宴,怎么跑后面来了?

“路过,这就去入席了——”池长庭避开了她的问题,反问道,“你们怎么在这儿?”

池棠被他一问,顿时心虚得忘记了自己的疑惑,支吾着说:“我们也路过,这就去入席了!”

池长庭看着女孩儿掩饰不住的神情,眉心拧了一下,又松开,含笑扶了扶她头上的发饰,正要开口道别,突然,目光一凝——

“你的蝴蝶簪呢?”

……

入席的时候,池棠整个人都不太好。

发现她丢了蝴蝶簪后,爹爹的脸色非常难看,她惊吓之下把丢簪子的经过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只隐去了她和陆子衫一起偷看苏瑾的事。

爹爹听完之后,眼神十分严厉地看了她一眼,就把她们俩赶回宴厅了。

池棠被那一眼看得胆战心惊,一顿宴席吃得心不在焉。

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好像是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但是跟她有关的事……

“好了!别操心了!”陆子衫安慰道,“你爹都知道了,还有什么搞不定的?”

池棠一下子就被说服了。

她爹这么厉害,当然能找回簪子,至于其他的——

好像没什么其他的,爹爹那么疼她,还能有什么其他的?

陆子衫见她转忧为喜,乐呵呵地从上菜侍女手中亲自接过长寿糕摆到池棠面前,热情招呼:“来来来!吃块长寿糕,沾沾我祖母的福气!”

池棠笑容一滞,看着那块长寿糕蓦然失神。

那年伯父四十寿辰,她因为守孝不能出席,大堂兄悄悄派人送了一块长寿糕给她——

池棠往宴席上扫了一圈,拉了拉陆子衫的袖子,附耳悄声问道:“你大姐姐来了吗?”

“没有。”陆子衫小声说,“我娘早说过了,今天她不会出来——”顿了顿,目光有些忿忿,“都回来了还把自己关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娘虐待她呢!”

“或许是刚回来不熟悉。”池棠忍不住替陆子衿解释了一句。

陆子衫轻哼一声,没有说什么。

池棠又拉了拉她:“我们给你大姐姐送块长寿糕吧?”

陆子衫不以为然:“祖母那么疼她,怎么会少了她那块?”

“我们又没看到,怎么知道她有没有呢?”池棠又磨了她几句,陆子衫才勉为其难地点了头。

在陆子衫的掩护下,池棠用帕子悄悄包了两块长寿糕,以更衣的借口退了席。

刚刚走到门口,陆大夫人身边的婢女却跑了过来:“大夫人喊七姑娘过去呢!”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