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棠睡了大约一个时辰。

醒来时,未时未过,日色微偏,犹自暖懒。

擦了把脸,正吃着点心,陆子衫来了。

“……拜忏差不多结束了,我娘她们都回来歇下了,我刚去主庭园那边看了一眼——”陆子衫停了嘴,冲着她“嘿嘿”一笑。

池棠顺着问道:“都有谁?”

“都在呢!”陆子衫兴致勃勃地说,“萧五郎和顾三郎都在,还有我家哥哥弟弟也在,其他没注意!萧五郎今天穿了青色儒衫,太好看了!简直风华绝代——”

“他不是一直穿青色儒衫吗?”池棠笑道。

读书人集会的时候都喜欢穿青色或者白色儒衫,萧琢虽然出身名门,也没有太标新立异。

“反正就是很好看!”陆子衫见她收拾得差不多了,立即拉上往外走。

池棠重活一世,对这种围观少年郎的活动已经没有十三岁时那么热衷了,被拖着往外走时,想着要不要顺道去看看陆子衿,也不知是不是还在供经书……

……

主庭园东面是弘法堂和僧舍,再往东是男客休憩的禅房。

池棠和陆子衫则是住在主庭园西侧的女客禅房。

出了禅房,走没几步,忽然听见北面传来断断续续的琴音,仿佛在调试琴弦。

池棠骤然恍惚,脚步也停了下来。

“秦归!”陆子衫惊喜低呼,不由分说拉着池棠往北面跑去。

池棠犹自怔怔不能回神。

刚才醒来只惦记着弘法堂的陆子衿,一时忘了前世此时发生的事。

那一天,也是这个时辰,陆子衫要拉着她去看苏瑾,也是这样,才出门,就听到了和现在一模一样的琴音。

藏经楼后,小门半掩,琴音低低袅袅随清风而入。

恍如前世。

两人情不自禁放轻脚步走去。

透过半开的小门,山岩峻峭,溪水清秀,树下白衣拂地,瑶琴膝上,风过处,紫薇花凋零如雨。

身旁的陆子衫仿佛被这一幕的美丽震慑住了,连呼吸也放得轻近于无。

池棠前世也很震慑很沉浸,这一次,却沉浸不进去。

并不是因为已经见过一次,再见时,这一幕还是和前世一样美丽动人,一样能教人痴痴心醉。

池棠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了苏瑾那番话。

青蕊园偶遇那一笑,苏瑾说他存了引诱之意,那此番的琴音……

此番的琴音已入佳境,琴弦上指尖似水拂动,他眼眸半阖,神色悠然,好似沉浸其中,根本没有发现周围有人窥视。

池棠不由自嘲一笑,前世又不是没接触过秦归,怎么突然被苏瑾一席话影响就疑神疑鬼了呢?

虽是按下了疑心,但再看这一幕,确实找不到前世那种怦然心动、如痴如醉的感觉了。

毕竟她已经不是十三岁的小女孩儿,也毕竟隔了三年,而这三年之中,她的身份是未来的太子侧妃。

重生不过一月,大约她还没从这个身份里出来吧……

池棠无奈地笑了笑,拉着陆子衫离开了。

身后,琴音依旧,只是渐行渐远……

陆子衫对于被拉走一事有些不满:“你要去哪儿?那么好听的琴音,为什么不多听一会儿?还有那么好看的人……”说着说着,神情便痴软起来,“没想到秦归竟然是这样一位谪仙般的人物,这容貌、这气度……啧啧,真是人间奇绝!”

池棠本来还为不用回答她的质问松口气,听到最后,忍不住轻哼道:“比我爹差远了!”

陆子衫习惯了她这副论调,“嘿嘿”一笑,道:“是是是,当然是我们府君最佳,可惜年纪大了——”

“我爹爹年纪才不大!”池棠瞪了她一眼。

“是是是,府君正当盛年,风华绝代——”陆子衫附和了一声,语气倏地一转,“你到底要去哪儿?非得把人拉开!”

池棠随口道:“你不是要去看萧五郎吗?”

陆子衫挣扎了一下,道:“萧五郎看过很多次了,秦归才第一次见,听说他喜欢云游,说不定明天就走了!”

池棠不负责任地说:“我听说萧五郎明天也要走了,这回走了可能就要进京了,日后也不好见了!”

陆子衫虽然有些舍不得秦归,但看池棠对萧琢更有兴趣的样子,也随她去了。

可到了主庭园,却没看到萧琢的身影。

陆子衫怕池棠失望,立即道:“我听说后山有一株野生的昙花,我们去看看开了没?”

池棠蓦地一怔。

前世是她对秦归流连忘返,陆子衫等得无聊又劝不动她,就自己走了。

陆子衫离开之后,就是去了后山找野昙花,结果遇上了苏瑾,发生了一些意外的事。

不过这次苏瑾没来,这些事也不会发生了。

池棠欣然应下。

“我娘说,大师傅们管这花叫韦陀花,是佛祖赐的,花开的时候许愿可灵了!”陆子衫一边走着,一边笑道。

池棠忍不住嘲笑她:“怎么大夫人没告诉你昙花是夜里才开的吗?现在去肯定没开呢!”

“没开也可以看!”陆子衫笑嘻嘻道,“焉知昙花不会为我而开?”

惹得池棠咯咯直笑,笑声如银铃传来,惊动一人回身来望。

目光一对,池棠停住了脚步。

坡上崖边,一座亭子孤清而立。

亭中人负手回身,这一幕,意外的熟悉。

陆子衫也看到了,惊讶道:“萧五郎怎么在这儿?”拉着她往前走。

池棠突然想起了这个地方。

一个多月前,她刚刚重生的时候,曾糊里糊涂跑到这里,遇到了一名神秘的外乡人。

而前世,陆子衫就是在这里遇到苏瑾;如今苏瑾不在,却换成萧琢一个人在这里。

这是巧合吗?

亭子里,萧琢见到她好似愣了一愣,看到她们走近,才恍然清醒似的,喊了一声“池妹妹”,疾步从亭中走出。

池棠正被他喊得一个激灵,又听陆子衫耳边嘻笑低语:“原来池妹妹跟萧哥哥这么熟啊?怎么都不透露一点?”

池棠揉了揉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不等萧琢走近,便迅速行了个晚辈礼,口中咬重地喊了一声“萧五叔”,见萧琢僵住,才笑着问道:“五叔也来赏花吗?”

萧琢的眼神瞬息万变,旋即露出受伤之色,低声道:“池妹妹……阿、阿棠,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