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小姑娘一听到亲事,便脸红红地摇头。

池长庭觉得也是。

现在已经七月了,距离十月二十三只剩三个月,他迄今为止,完全没起过要给女儿定亲的念头,不可能在接下来三个月内急匆匆地定下女儿的婚事。

“那你伯父伯母有没有给你议亲?”池长庭又问。

池棠迟疑了一下,仍是摇头。

伯父伯母确实没有给她议亲,太子殿下直接请了一道圣旨封她作侧妃。

池长庭没有怀疑,因为那时池棠还在孝期,年纪也不算大,没有议亲很正常。

最重要的是,那个疑似勾引了他女儿的人是在吴县,而不是在京城。

池长庭斟酌了许久,再次开口:“你……有没有自己看中的?”

这话问得他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池小姑娘更是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羞红了脸,一声不吭。

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

池长庭心中暗叹,毕竟男女有别,女儿家的心思他也不好多问,要是阿棠娘还在……

想到这里,也没心情再问下去了,池长庭摆摆手,道:“回去歇着吧。”

池棠不安地绞着手指:“爹爹,我……”

池长庭面色一缓,揉了揉女孩儿的头发,柔声道:“有些话不好说,爹爹也要硬着头皮说一声——”

“今年任满,我们就要回京了,你的亲事,爹爹原本打算在京里相看,可你要是在吴郡有了看中的人,爹爹也不会不通人情;”

“只是你年纪还小,算上梦里的三年,也不过十六岁,爹爹担心你被人哄骗了……”

池棠吸了吸鼻子,感动地说:“爹爹,阿棠会乖的。”

“所以你刚刚看到谁了?”

“没、没有啊……”

……

池棠也觉得很为难,这话要怎么说呢?

前世,她跟那人也就是萍水相逢,很快就散了,她心心念念等着要嫁的是太子殿下。

至于重生之后,她一心扑在了爹爹身上,压根就没想到过这些儿女情长。

今天突如其来的重逢,她也没来得及想那么多,哪有什么看中不看中的……

不过,当时是没想那么多,但是被池长庭揪着问了这么一通后,池棠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大半夜。

第二天起来,默默地吃完早饭,又发了一会儿呆,终于决定了。

“去十全街!”

……

十全街是池府到陆府的必经之路,也是昨天马车经过看到那人的地方。

不过池棠倒不是想再去偶遇一次,那人在那里她清楚得很,没必要去街口偶遇。

她是想去看看那个救了她不留名的哑巴青年,昨天恰巧看到他在一家铺子门口排队,似乎是在找活计,想去问问他什么时候回去看女儿。

但是到了十全街,没看到哑巴青年,倒是看到了苏瑾。

苏瑾是陆家的亲戚,这阵子都借住在陆家,这会儿似乎刚从陆家出来,正往西街走,不知要去哪里。

池棠想起陆子衫那张下落不明的绣帕,又看了看人来人往的十全街,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便吩咐也往西街走。

十全街虽然热闹,可过了两个路口,周围就安静了,连苏瑾的脚步声都听得十分清晰,更别说马车驶动的骨碌声。

池棠突然心中一动。

她坐的是家里的马车,车门口就挂着池府的牌子——

“是池姑娘吗?”车外响起少年清朗的声音。

池棠叹了一口气,打起帘子,苏瑾含笑的面容映入眼帘。

苏瑾是一个很容易博人好感的人,池棠纵然因为前世的记忆对他有本能的警惕,此时看到他的笑容,一时也生不出讨厌的情绪。

他有一双十分动人的眼睛。

那双眼睛在同男子或长辈相处时,目光谦逊而坚毅,中和了他过于柔和的轮廓;但在看着女孩子时,却总是含着温和的笑意,目光明亮干净。

哪怕他现在直视池棠的动作可以算作失礼,却不会让人感觉被冒犯。

“池姑娘在找我?”少年见她不语,脸上笑意更深,双眸微微弯起,可亲的模样像是在看一名邻家妹妹。

池棠轻咳一声,左右看看无人,低声问道:“你最近有没有捡到什么东西?”

眼神疯狂暗示。

苏瑾愣了一愣,对着她的暗示有点茫然:“你是说蝴蝶——”

“不是!”池棠忙打断道,“那个找到了,我要问的是别的!”继续眼神暗示。

苏瑾捡到陆子衫的绣帕,其实只是个意外,绣帕上没有记号,不能怪苏瑾没还回来。

上次蝴蝶簪的事也不能完全怪他,所以池棠觉得还是很有机会把绣帕要回来的。

然而苏瑾好似没看懂她的暗示,茫然地想了又想,回答得有些不安:“不知池姑娘指的是什么?”

对方不接暗示,这让池棠有些气恼。

身后有婢女,身前还有个车夫,都在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她总不能直接说陆子衫丢了帕子,问苏瑾有没有找到吧?

看了看左右街边还是无人,池棠索性跳下马车,拉扯着苏瑾离开几步,压低声音道:“我说的是绣帕!绣帕!”

苏瑾恍然大悟:“池姑娘丢了绣帕?”

池棠扶了扶额,刚想否认,突然一想,绣帕上本没有记号,完全可以不必扯上陆子衫,便点头默认了下来。

苏瑾面露歉意:“可惜我没有见到,不知是怎样的绣帕?在哪里丢的?我替姑娘多留意——”

“你没捡到?”池棠第一反应是不信,惊疑不定地打量着他。

苏瑾蹙了蹙眉,第一次露出不悦之色:“姑娘难道怀疑我故意私藏不还?”

池棠有些讪讪:“不是……我以为是你捡去了……”

苏瑾这次却不依不饶起来:“上回弄丢姑娘的发簪,是我的不是,可姑娘不至于每回丢了东西,都要怀疑到我头上吧?”

池棠语塞,默默地低下头,一副知错认错模样。

苏瑾无奈地叹了一声,道:“上回青蕊园见到姑娘,便觉姑娘看我时甚是防备警惕,当时还以为自己多心了……是不是我曾经无意中得罪过姑娘?”

池棠抿着唇不说话,垂下眼眸,却倏地湿了眼眶。

当然得罪过,得罪到她一度恨不得杀了他!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