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俨怔住。

池长庭是当世名士,“怕死”这两个字实在不该由他口中说出来。

但他就这么坦然说出,仿佛也天经地义。

齐国公曾说过,池二纵然才干无双,却惜于重情。

七年前,他因为妻子重病不肯南下,后来池夫人病逝,他又哀毁过度几乎辞官归隐。

如今,他为了女儿,说他怕死。

李俨不由想起池小姑娘那双明净清澈的眸子,心中一软,道:“你放心,池姑娘——”

“臣的女儿,臣当然要自己照看!”池长庭打断了他,目光甚是警惕,“臣无意做忠义之士,也不愿将女儿托付他人,谁也不能如为人父一样照料臣的女儿!臣必要做好万全准备,好好活着,看着她长大成人,亲自送她出嫁,护她一生一世!”

说到最后,池太守有些动情。

李俨默了片刻,道:“圣旨预计七月底下,仪驾到江南最早也要十月,说这些为时尚早。”

话到这份上,池长庭也不便再争,低低应了声“是”,沉默了下来。

李俨缓了几分语气,道:“调兵的事,孤会考虑的,你先回去吧。”

他不怪池长庭的谨慎,于他而言,也不愿自己看中的未来宰辅栽在江南,只是调兵宣城的事还需三思而行。

池家那个小姑娘自幼丧母,要是再没了父亲,也未免太可怜了,便是他能承诺照顾她,也总有看顾不到的地方,总不能认她作女儿吧?

池长庭没有离开,抬起头,目光沉下,冷冷道:“还没谢过殿下帮小女找到了蝴蝶簪!”

说完正事,可以兴师问罪了。

李俨沉默片刻,云淡风轻道:“些许小事,不必谢恩。”

池长庭咬牙道:“殿下不解释一下吗?”

李俨面不改色:“何必忘带了。”

池长庭一噎,又道:“今天下午,殿下召见小女又所为何事?”

李俨看了他一眼:“不是池卿让孤多看顾池姑娘吗?”

“那——”池长庭张了张口,又觉得不好说。

他不说,李俨也知道他想问什么,遂正色道:“孤现在是陆子衿,虽心知男女有别,也不能过分引人疑心——”顿了顿,“何况,孤与池卿相交多年,心中视池姑娘如同晚辈,难道池卿信不过孤?”

池长庭倒也不是信不过李俨的人品,只是事关自家姑娘,格外着急一些。

听他这么一说,终于想起了那座空荡荡的东宫。

这位太子殿下不但生得一副清心寡欲模样,私下也确实有君子自持之风。

这样想着,池长庭的脸色缓了一些,但仍是提醒了一句:“便是晚辈,也要注意一些才是——”

……

哭累后的池小姑娘还不知道自己又多了个长辈。

因为第二天不用去陆家,又得了池长庭吩咐,早上就没有人喊她,一觉睡得昏天黑地。

醒来时,一双眼睛肿得几乎睁不开。

画屏忙剥了个熟鸡蛋来替她热敷。

池棠闭着眼睛敷了一会儿,才恹恹睁了眼,恰巧见着画屏一脸欲言又止。

“怎么了?”池棠含糊着声音问道。

画屏犹豫了一下,小声道:“春曦来了,想求见姑娘……”

池棠一怔,顿时清醒:“她有什么事?”

“她说……秋光出事了……”

……

奶娘芸姑是池棠生母唐氏生前的贴身婢女,后来配了人,头胎生了个儿子,第二胎是女儿,然而只养了半年就夭折了,碰巧这时池棠出生,唐氏就让她做了池棠的奶娘。

后来奶娘又生了个女儿,就是秋光。

秋光是难产儿,从一出生就身子不好,十一年来,延医请药,池府从未吝啬,虽然名为侍女,池棠也没舍得让她劳累。

“……去了庄子上后,他们天天逼着她干活,稍不顺心非打即骂,我去帮忙的时候才收敛一些,可昨日……”

池棠听得脸上一分一分褪色。

奶娘死后,春曦越发要强刚硬,便是在西苑当着颜先生的面,也护在秋光身前无一丝退缩,此时却泪如雨下,浑身颤抖。

“陶尚荣、陶尚荣就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她骂完这句,伏地痛哭。

池棠猛地抓紧扶手,嗓音干哑:“他、他怎么了?”

春曦猛地抬头,狠狠抹去眼泪,哽咽道:“昨天傍晚,我去帮秋光做活,陶尚荣那个狗东西喝得醉醺醺回来,想要欺负我,秋光拉着他才教我跑掉,那畜生便迁怒秋光……”哽住不能言语。

池棠眼泪夺眶而出,冲上前抱紧她:“秋光呢?秋光怎么样了?”

春曦呜咽一声,痛哭道:“那畜生也不知打了秋光多久,被人抬出来时,浑身都是血!”

“……求姑娘看在芸姑的面子上,救救秋光吧!”春曦一头磕在地上,泣不成声。

池棠深吸一口气,哑声道:“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说罢,起身跑了出去。

画屏早已出门请医,她知道春曦这一声求的不是这个。

医者医病不医命,她不能让秋光继续留在陶家父子身边——

“颜先生!”

正在吃饭的颜松筠惊讶抬头。

池棠抿了抿唇,忍下眼眶湿意:“我要把秋光接回来!”

那年深冬,奶娘枯瘦的手指握住她的手,明明看着已经干涸的眼眶内涌出大颗的泪。

“秋光不得她爹欢心,我走以后,求姑娘……”

奶娘从来没有求过什么,连临终那一求,都戛然而止。

“我这一生,欠夫人的何止一条命,倘若再求,便是贪得无厌了。”

她不说,池棠也知道,她放心不下秋光。

所以奶娘走后,她和春曦都加倍地照顾秋光,直到家里出了事。

秋光盗卖家中财物的事,是她亲口认的。

池棠第一次听说时,只觉得伤心,不过那时她还有更伤心的事,没顾得上这些;重生后她也忙着自己更重要的事,只随手将这件事捅给了颜先生。

两世事发后,秋光都只是被赶去了别庄,罚得不算重。

只是前世,池棠去了京城,再也没听说秋光的消息,却没想到——

奶娘说秋光的爹不喜欢她。

可池棠不知道一个爹不喜欢自己的女儿会发生什么事。

如果她知道……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