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棠妹妹——”萧琢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见鬼了,越喊越过分,“我……我并不想做你的五叔……”

风姿绝色的俊美少年,星眸熠熠,闪着忐忑的欢喜,眉梢唇畔,凝着动人的情意。

池棠蓦地红了脸。

这可是萧琢啊!

无数闺中少女做梦都想嫁的兰陵萧五郎啊!居然对着她说这些话!她这是走了什么桃花运?

前世虽然多活了三年,可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

池棠摸了摸发烫的脸颊,带着怦怦乱跳的一颗少女心,却是谨慎地退了一步。

“五、五叔,你没事吧?”池棠一边继续红着脸,一边狐疑地打量他。

虽说被萧琢告白很能满足虚荣心,可这也太突然了,之前不都好好的?他这是受了什么刺激?

但是看他的模样,不像神智不清。

池棠下意识扭头往他身后看。

什么都没看清,便见眼前人影一闪,萧琢已经冲到了眼前,猝不及防握住她的双手:“阿棠,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实不愿做你的五叔!”

池棠呆愣片刻,下意识问道:“你第一次见我,是什么时候?”

萧琢僵了一僵,神色突然忧郁:“燕国夫人寿宴那日,你说你不喜欢我,我……”似不忍说下去。

池棠古怪地看着他:“你还记不记得两年前来吴县的时候,我爹在府中宴请过你?”

她和萧琢早在两年前就见过了,那么正式的场合,他都给忘了,这是喜欢她?

萧琢又是一僵:“记得、记得!那时你还小,现在长大了……”

“那你记不记得,我曾遣婢女问你进城的时候有没有收到一个海棠香囊?”池棠缓缓地将手抽了回来。

萧琢目光闪烁,语气却是严肃:“当然记得!妹妹送我的香囊我一直好好收着!”

池棠脸色一变,跺脚恼道:“你收着为什么不还我!”

她错将投给池长庭的香囊投中了萧琢,事后一直惴惴不安,生怕被池长庭发现,那晚池长庭宴请萧琢,宴散之后,她便偷偷遣了婢女去问。

萧琢当时只笑说收到的香囊太多,需得回去找找。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还、还你?”萧琢没反应过来。

池棠正要说明,他突然恍然大悟:“是!是!是我不好,我应该早些给妹妹答礼回应!”

“不是——”

“妹妹如此待我,我岂能再犹豫不决!”萧琢神色陡然坚定,握住她的手腕一抬,“阿棠,我们这就去找府君说个明白!”

“说、说什么?”池棠有些受惊。

萧琢温柔道:“我愿面见府君,自呈心意,绝不负你香囊相赠之情!”

“啊——”旁观了整个过程的陆子衫兴奋尖叫,萧琢还没动,她便积极推起了池棠,“快去!快去!快去自呈心意!”

一个推,一个拉,池棠糊里糊涂地跟着走了几步,不小心一个踉跄,醒过神来,忙挣扎往后,解释道:“不是!你误会了,那个香囊——”

“到府君面前再说!”萧琢头也不回匆匆道,紧紧箍着她的手腕,紧到有些生疼。

池棠蹙了蹙眉,继续挣扎:“你说谎!你根本不喜欢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话音未落,手腕上猛然用力,她被拽得往前扑去。

在陆子衫的抽气声中,她结结实实撞进了萧琢怀里。

衣襟上的竹纹细密精致,有青竹香萦绕鼻间。

池棠愣了愣,慌忙推开他。

“阿棠,你要如何才肯信我?”他低眸看她,眉眼间尽是焦灼,可能是因为情绪失控,声音也有些失控。

池棠恍惚了一瞬,又辨认了一下。

确实是焦灼。

就算萧琢喜欢她,可这事有那么急吗?他焦灼什么?

萧琢见她不答,轻扶她双肩,深情凝视道:“阿棠,相信我,等到了府君面前,我会让你明白的!”

明白什么?

池棠心中一动,没有再挣开他的手。

萧琢走得很急,没多久就回了寺里。

绕过藏经楼,跨过月洞门,沿着长廊的一排就是供男客休憩的东禅房。

眼看就要到了,池棠心中一急,用力甩开了他的手。

许是她一路太过顺从,让萧琢失了警惕,这次池棠轻易地挣开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池棠戒备地看着他。

总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被萧琢拽到爹爹面前吧?

萧琢目光闪动,道:“阿棠,我是认真的,到了府君面前,你自会明白我——”

“你闭嘴!”池棠气急败坏低喝道,她已经听到前方模糊交谈声,似乎有人要路过。

“阿棠——”萧琢似乎有些不耐地上前拉她。

池棠瞥见前方有人影转出,想也不想,扭身就跑。

“阿棠!”萧琢急喊着紧追了两步,又硬生生停住,面露挣扎。

陆子衫急得跳脚:“快追啊!快啊!还要自呈心意呢!”

萧琢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盯着池棠离开的方向看了两眼,一咬牙,毅然决然转身背道而驰。

陆子衫呆住了。

这……还有萧五郎的自呈心意可以看吗?

……

池棠也没有跑太远,转过一个拐角,确认萧琢没追上来后,就停了下来,靠在墙角喘了一会儿气,从墙角探出头往来时方向看了一眼,已经不见了萧琢和陆子衫,不由轻哼了一声。

刚才死拉着她不放,到了这里怎么连多喊两声都懒得喊了?

还说喜欢她呢!分明就是有鬼!

池棠心中一动,会是什么鬼呢?

刚才在外面甜言蜜语的,还信誓旦旦要拉着她去见她爹,到了这里,拉不拉上她似乎又不重要了,所以重要的是——

见她爹?

萧琢要找她爹?

要找她爹为什么要拉上她?难道他一个人不能去?

池棠蹙着眉,将思绪沿途倒退,直退到坡上崖边的亭子。

那座亭子……

前世陆子衫在那里遇到苏瑾,苏瑾在那里对她表白;这次苏瑾不在,换了萧琢在那里。

可怕的是,萧琢也表白了!

表白的人换成了萧琢,表白的对象换成了她!

难道注定要有个小郎在那座亭子里,等着哪个姑娘路过就表白一番?

池棠一边想着,一边扶墙起身。

手按下去——

“吱呀!”一声,按了个空。

池棠惊叫一声,向着突然打开的门摔了进去。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