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却一桩心事,却添了更多困惑。

离开的路上,池棠思来想去,困倦又涌了上来,走到陆子衫院子里时,整个人都有点飘。

陆子衫的婢女橙子看到她十分惊讶:“池姑娘今天怎么来得早了?我们姑娘还在夫人那儿没回来呢!”

池棠平时在芳尘院用过午饭后,一般会留上半个时辰才过来午睡。

今天因为她困得厉害,午饭也吃得不多,早了半个多时辰就离开了芳尘院。

虽然去找了下苏瑾,可苏瑾太好说话,耽搁的时间也不长,到了这儿,却是陆子衫还没回来。

不过陆子衫这儿,池棠熟得不能再熟了,就跟回自己家一样。

橙子也毫不见外,直接领了她进屋,问道:“姑娘好似困了?要等我们姑娘回来,还是先梳洗歇息?”

池棠又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道:“先梳洗吧。”

橙子应了一声,出去了。

池棠迷瞪着双眼走到妆台前,正要坐下,突然呆住了。

她呆了许久,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妆台上看,仿佛被什么东西勾了魂似的。

画屏唤了她一声,见她毫无反应,急中生智,将她盯着的那幅画抽走。

池棠猛然回了神,用力从她手中抢回画,仔仔细细看了不知多少遍,直到橙子进了屋,才哑着声音问道:“橙子,这画是哪里来的?”

橙子见她有些不对劲,回答得格外小心仔细:“是我们姑娘从二郎那儿拿的;姑娘还记得吗?上回老夫人大寿,来赴宴的小郎们画了一些画,后来都收在了二郎那儿,我们姑娘去借看的时候,格外喜欢这一幅,便向二郎要了来——”

橙子瞥了一眼画,困惑问道:“池姑娘,这画有什么不对吗?”

池棠摇了摇头,看着画上两个娇俏灵动的身影,没有说话。

这张,是苏瑾的画。

前世她第一次见到这张画,也是在陆子衫的妆台上。

被她发现这张画后,陆子衫——

“七姑娘回来了!”门外婢女喊道。

“回来就回来,喊什么呢?”少女的声音清脆又明媚。

婢女笑嘻嘻地说:“池姑娘已经到了——”话没说完,便被趔趄脚步声打断了。

“哎!姑娘小心!”

婢女的呼喊声中,陆子衫跌跌撞撞跑了进来,一眼看到了池棠手里的画。

“啊!”她反射性地惊叫起来,满眼慌乱。

她的反应,和前世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比起前世,少了几分羞涩,多的是心虚惶恐。

尽管如此,她还是弱弱地说了一句:“你轻点……别捏坏了……”语气满是疼惜。

池棠低下头,看着又一次被自己攥出褶皱的画,忽然觉得浑身无力。

是不是无论她如何努力,该发生的还是照样会发生?

池棠清了清嗓子,故作轻松地问道:“这画怎么在你这儿?”

陆子衫看了她一眼,又挪开目光,道:“嗯……我问二哥哥要来给你啊……你不是喜欢……嗯,你喜欢吗?”

言辞闪烁的模样看得池棠心中一片冰凉。

她牵起唇角笑了笑,道:“我很喜欢,那我拿走了!”说着,卷起了画纸。

陆子衫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盯着她的动作,眼里难以自抑地流露出不舍。

池棠看得心里难受,越发加快速度收好画,匆匆道:“我是来跟你说一声,今天我就睡大姐姐那儿了,这就走了!”

说罢,也不等陆子衫回应,拿着画卷逃也似地跑了出去。

……

芳尘院四周看着安静,其实都有暗卫的眼睛盯着,池棠还没过桥,就有人报到了李俨面前。

回来了?

李俨笔端一停,看了看时辰。

池小姑娘去了陆七那儿午睡后,一般今天就不会再过来了。

可这才去了多久?还没午睡过吧?怎么突然回来了?

虽然想不明白,李俨还是放下了笔:“让她进来。”顺手将案头打开的数封信件收拢起来。

他虽然身居陆府内宅,但远至京城,近在吴郡,每日都会有不定数的信报送来,需要他亲自过目决断的事,绝不比在京城时少。

以工代赈的计划实施后,吴兴郡那边终于有了动静,因此这两天密报送得十分频繁,每天案头都是堆积如山。

一天下来,也只有午饭后池小姑娘拉着他说话时才得空稍作休憩。

他在京城时,每日也是忙这样忙碌,并没有什么不适应,只是在这里多了个小姑娘。

小姑娘的父亲是他未来的肱骨之臣,对这个小姑娘他自然也爱屋及乌,再忙,他还是抽得出身帮着照看一下的。

这次池小姑娘好像真遇上了什么事,没等他出去就脚步匆匆进来了。

李俨迅速将书信拢成一堆丢在旁,转身,就见池小姑娘失魂落魄地站在那儿,怀里抱着一支卷轴,唤了一声“大姐姐”,神色有些茫然。

“怎么了?”李俨蹙眉问道。

她摇摇头,道:“我今天可以睡这儿吗?”

李俨眉心更紧,问道:“跟陆七吵架了?”

池小姑娘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低头默默。

没有否认。

“为什么吵架?”李俨问道。

目光不经意瞥过那一堆书信,无奈摇头。

堂堂东宫太子,放着这么许多要紧事没处理,居然在调解两个小姑娘的小矛盾,想想也是挺新奇的。

但池小姑娘并没有领会到此刻的意义,还别扭着不肯配合。

“没有吵架……”她小声回答。

“嗯?”

池棠埋下头,又觉得难过了。

确实没有吵架,她们都尽量去掩饰了,可惜她们都不善于掩饰,她明白了衫衫藏画背后的隐晦心思,衫衫也看出了她的明白。

她在这里难过,相信衫衫此刻也不好受。

她不但没能阻止衫衫对苏瑾动心,还让自己成为了衫衫心里一根刺。

她现在该怎么办?

要是让衫衫知道她对苏瑾无意,衫衫必然更加放不下;可要是她坚持要说自己喜欢苏瑾,那她和衫衫以后就要一直这样尴尬下去吗?

她突然有些怨恨,苏瑾为什么要出现?没有他就好了……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