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一边装模作样嚎叫着,一边瞅着门外动静,见池小姑娘往里走,喊得更大声了。

池棠忍不住蹙眉道:“你这么大一个人,怎么这么怕疼?比我还娇气!”

何必脸色一僵,停止了嚎叫,幽幽看了她一眼。

池棠想到他毕竟救了自己,刚才那样说似乎太不客气了,又软了声音道:“这次真是多亏你了,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何必又是一僵。

报答?怎么报答?

糟了!糟了!糟了!

她该不是想要以身相许吧?她们这些贵族千金最爱看这种戏码了!前两年魏县侯家的大姑娘就是这么被个名不经传的小子拐走的!

还有石家的六姑娘、任家的三姑娘、颜家的——

死了死了死了,池长庭一定会撕了他的!

呜呜呜,这厮自己还不是这样拐来的夫人……

“你们父女就放心在这儿住下吧!等我禀过家中大人,一定好好酬谢你!”池小姑娘认真地说。

呃?什么父女?

何必下意识要开口否认,好险闭上了嘴,连忙摇头。

那小女孩不是他女儿啊!他还没成亲呢!

酬谢也没必要,他人在这儿,能教池小姑娘被一个下人欺负去吗?

何况他一点也不想被池长庭酬谢。

听说太子殿下已经把藏簪子的事全都推到他头上了,他现在只想做一个安静的流民,和尊贵的池太守毫无瓜葛的那种。

“你不要酬谢?”见他又改为点头,目光还十分诚恳的样子,池棠感动了。

“你连饭都没得吃了,还施恩不求报……之前都是我误会你了,原来你是这样的好人……”

不是,也没那么好——何必谦虚地摆了摆手。

“你既然不要报酬,那我回去跟我爹说说,给你找个差事做,以后抚养女儿也轻松一些!”

何必一愣,手摆得更起劲了。

池棠正觉得不解,门外探头探脑跑进来一个婆子,小心翼翼问道:“姑娘中午要留饭吗?”

池棠这才发觉时候不早了。

“不留了,该回去了!”她下午还要上颜殊的课呢!

临走又回过头鼓励了何必几句:“别担心,我爹爹一向知人善用,不能说话不要紧的——”

……

“不能说话确实没什么要紧——”池长庭道,“你上次说的以工代赈的事,我已经安排下去了,近日沈家会牵头招募流民为工,他只要有力气,不愁找不到活做。”

池棠想起被撞到昏迷不醒的陶尚荣,点头:“他力气很大,只是这样的话,也算不上我报恩了。”

反正都是要招募流民,那人自己去就行了,根本不需要她出力。

池长庭有点头疼:“那你想怎么报恩?”

小姑娘不满又哀怨地看着他。

池长庭头更疼了。

不是他不想替女儿报恩,换了另外的任何人都好说,可是偏偏是这个——

所谓女儿的救命恩人,他已经派展遇去看过了,也知道是谁。

要是按照池棠的意思报了恩,他不是白设了以工代赈这一局?何必这颗棋子不也毁了?

可要是逆了小姑娘的意思——

池长庭看了看池小姑娘,两颊已经有点气鼓鼓了。

“要不问问他自己的意思?”池长庭灵机一动,“或许这个人特别有骨气,只想勤劳致富,一点也不想接受我们的恩惠呢?”

池棠犹豫了,好像那人是挺有骨气的,她说要报恩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想接受的样子……

池长庭暗暗松了一口气,果断转移话题:“以后再出城,莫三、莫七两人都带上,不许离身,顶多隔一扇门,知道不?”

池棠今天也吓着了,乖乖应下,犹豫了一下,道:“爹爹,春曦和秋光……”

今天池长庭是提早下衙回来的,她从别庄回来没多久,他就脚步匆匆回来了。

池棠一看便知,今天在别庄发生的事,已经被莫七报去了他面前。

“犯错就是犯错,没道理因为她们境遇不佳就网开一面——”池长庭神色淡淡,“她们固然与你情分不浅,可你也不曾亏待过她们,这次你又不计前嫌赶去救秋光,还差点被那样一个渣滓冒犯,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池棠小声道:“那是意外……”

池长庭瞪了一眼过来,池棠立即挺直腰杆道:“我不是要把她们接回来!”语气倏地一黯,“秋光的身子爹爹是知道的,我原以为她出府后,还有父兄养着她,没想到……就算不将她接回来,可总要给她留条活路……”

池长庭沉吟片刻,叹道:“先放庄子上,把伤治好了再说。”

池棠轻声应下,又问:“陶贵父子怎么处置?”

展遇没有随池长庭一起回来,池棠就猜到是去别庄拿人了。

她现在对这对父子恨得要死,很想知道爹爹会怎么为她出气。

“打一顿,卖去南面做苦力!”池长庭冷冷道。

语气虽然冷,说的话其实挺云淡风轻。

池棠感觉有哪里不对,但一时又想不出来。

“好了——”池长庭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道,“你今天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池棠乖巧地点了点头,一边继续琢磨不对劲的地方,一边慢悠悠离开了。

池长庭回到书案前,拿起白天没看完的公文。

没过多久,展遇进来了,走到他身边,低声道:“颜先生那边已经行刑完毕,问接下来怎么处置?”

池长庭放下公文,冷冷一笑,道:“弄哑了贱卖去吴兴,叫那边的人盯着点,说不定能打开道口子!”

这阵子他仔细让人调查了下吴兴郡的人口,吴兴郡不仅有流民失踪,过去几年,也陆陆续续有不少乞儿无故失踪。

那些失踪的人去了哪里?池长庭直觉,答案或许同他们正在查的案子有关。

何必仍旧按照原计划假扮流民,现在又多了陶贵父子作为诱饵,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胆敢动他的女儿——

池长庭磨了磨牙,加上一句:“伤口都处理好,别弄死了!”

展遇应下,见他似乎没有别的吩咐了,正要告退,池长庭又补充道:“让老颜手脚利索点,千万别教阿棠知道了。”

------题外话------

昨天突然很丧,掐指一算,果然……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