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棠吃了秋梨后,没有在芳尘院多待。

同陆子衿说过之后,去了陆子衫那儿。

她以前来陆家,都是和陆子衫黏在一块儿的,

但是这几天都是一到中午,陆子衿就会准时派人来把她接走,一直待到爹爹来接为止。

当然,陆大姑娘肯亲近她、教导她,她也是很乐意、很荣幸的,可是——

陆子衫不高兴了。

她们才是最好的朋友,如今她总和陆大姑娘在一起,难免冷落了陆子衫,颇有些移情别恋的嫌疑。

尤其陆子衫还特意为了陪她,主动要求接受燕国夫人的教导,这个牺牲对陆七姑娘来说真的太大了,结果池姑娘却跟别人跑了。

今天上午,陆子衫使给她的眼神里,俨然已经带上了威胁。

所以她必须要去一趟!

好在陆大姑娘没什么表示,她一说就点头了。

……

陆子衫刚见到她时,还颇端着态度,两人一起睡了个午觉后,破裂的感情就修复了。

“明天七月七,你别忘了早点过来!”陆子衫道。

池棠穿衣的动作一顿。

她还真忘了。

每年的七月初七,在江南一带,又被称为女儿节。

在这一日,女孩儿们会轮流做东,邀请相好的姐妹来家中相聚。

去年是池棠做东,今年该轮到陆子衫了。

这女儿节的聚会是有名堂的。

女孩子们相约聚在一起,各自带着准备的小礼物,结五彩线,穿七孔针,谓之斗巧。

既然是斗,就有输赢,输了的要将礼物赠送给赢的人。

陆子衫的女红水平和池棠在伯仲之间,往年输巧者总是她们两人之一,没输的那个,就会将自己准备的礼物送给输巧的那个以作安慰。

但今年,陆子衫破天荒地赢了。

池棠还是维持原有水平继续垫底,于是她准备的礼物给了陆子衫,但陆子衫准备下的小礼物却没有按照惯例送到她手里,而是因缘巧合地落到了苏瑾手里。

一想起这件事,池棠既是心烦也觉得无奈。

就前世这些事来说,陆子衫和苏瑾还真是格外有缘。

虽然是段孽缘……可她现在每次做出破坏这段缘分的小动作时,还是有点说不出的心虚。

但是一想到前世陆子衫留给她的最后一次印象,以及最终结局——

“我想要你那只绣球,明天我要是输了,你就把绣球送我吧?”池棠撒着娇说。

这等小事,陆七姑娘满口应下。

忽然眼珠子一转,笑得贼兮兮道:“为免我输了绣球叫别人拿去,你……嗯?”暗示地冲池棠挤了挤眼。

池棠也朝她眨了眨眼:“放心!”她本来就是垫底,根本不必作弊。

撺掇着陆子衫换了礼物后,池棠开始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该换换。

女儿节斗巧的不是只有她们两个,所以她们一开始都没有特意为对方准备。

但是池棠既然已经知道这次陆子衫会赢,完全可以专门为她准备一件,好让陆七姑娘高兴高兴!

一回到家,池棠就让人把她库房新造的册子,一边翻,一边时不时指着向夏辉询问。

不经意抬头,正看到画屏捧着一叠粉嫩的布料进来,随口问道:“这是什么?”

画屏答道:“上回燕国夫人赏的织成,拿来做了两件诃子,姑娘要看看吗?”

小姑娘哪有不爱新衣裳的,池棠忙招呼她拿过来。

织成是一种产自西域的珍贵丝织物,最适合拿来做诃子,贴身穿也行,露在襦裙外也好,都很合适。

燕国夫人赏的是一匹桃粉色的织成,裁了两件诃子,一件绣了海棠,一件绣了莲花,娇艳美丽,池棠一拿到就爱不释手。

燕国夫人这样一位严肃的长辈,拿出这么一匹颜色娇嫩的织物时,池棠还意外了一下,后来想想,大约是为家里小辈准备的。

如果是这样,说不定她是抢了陆五和陆七的份了。

想到这里,池棠盯着两件诃子发了一会儿呆,突然,眼睛亮了起来……

……

第二天晚饭后,池棠来了陆府。

每年女儿节都差不多这些人,陆家的陆五和陆七,虞家的虞四,再加上池棠。

她们几个是吴县未嫁姑娘里家世最好的几人,因此平时也走得比较近。

这次因为是在陆家做东,陆子衫新进门的二嫂和年纪尚轻的陆四夫人也一起来了。

池棠看了一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你们都是晚辈,我也不欺负你们,就做个裁判吧!”陆四夫人笑吟吟道。

池棠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陆大姐姐不来吗?”

……

今天是乞巧节,李俨是知道的。

早在好几天前,陆大夫人就派人来问过他有没有兴趣和陆家姐妹们一起过节。

李俨当然是拒绝了。

只是没想到池小姑娘和陆七姑娘会一同出现,再次邀请他一起过节。

李俨原本应该再次拒绝的。

可是当池小姑娘一双澄澈明净的眸子满含殷切地看着他时,李俨略略迟疑了一下,点了头。

池小姑娘的心思其实很好猜,每每见他都是一副怜惜神色。

这回应该是同上次寿宴一样,怜陆子衿身世,不忍见他一人向隅而已。

他要是拒绝了——

算了,就当给池长庭面子吧!反正就是去穿个针。

……

穿针主要靠眼力和准头,这两样李俨都不缺。

“哎呀!是子衿赢了!”陆四夫人惊喜地宣布。

池棠还没穿完,这一声响,陡然愣住,呆呆地抬起头看着陆子衿。

她刚刚放下针线,似是不经意地朝她这边看过来,目光落在她手上,唇角微不可察地动了动。

怎么会是她?

这一次穿针斗巧的排名,跟她前世记忆里差不多。

陆子衫依旧超常发挥,池棠依旧垫底,所差的就是她临时起意请来的陆子衿。

池棠垂着脑袋将自己装着礼物的匣子递给陆子衿,心里有些懊恼。

她那样笃定陆子衫会赢,所以匣子里是她特意为陆子衫准备的礼物,但是现在……

倒也不是她舍不得一件礼物,只是她和陆子衫情同姐妹、百无禁忌,她虽然也喜欢陆大姑娘,毕竟没到这个程度。

何况两人认识时日不长,送这个有点不好意思……

章节目录

东宫藏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七年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七年柊并收藏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