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恩赐来过顾家后,程可佳便不再担心程方幸的亲事,她和顾佑则商量过后,每隔五天便带着两个孩子回程家一天。

程家三老太爷夫妻自然欢喜程可佳母子的到来,青正园里一时又热闹了起来。

钱氏如今已经不太管家里事务,她把大部分的家事交到孔氏的手里面,她闲下来的时光,她喜欢陪在程家三老夫人的身边。

程家三老夫人跟程可佳很有些担心的说:“你大伯母这样天天都来陪着我,我那一天真的走了,只怕她的心里会再也没有着落了。”

程可佳不喜欢听程家三老夫人说这样的话,她阴着脸低声说:“祖母,那你一定要活得长长久久,你也要为我多着想一下。”

程家三老夫人瞧着程可佳阴下来的脸,她在一旁笑了起来,说:“好,祖母一定会活得长长久久,你现在高兴了吧?”

程可佳瞧着程家三老夫人又笑了起来,程家三老夫人瞧着她面上的神情,她的心里轻轻的叹息一声。

程家三老夫人笑着摇头跟程可佳说:“你啊,已经是当母亲的人,你还这般舍不得祖母,你让两个孩子瞧后会笑话你的。”

程可佳望着程家三老夫人笑了起来,说:“有祖父祖母在,我永远都是小孩子。”

程家三老夫人心里酸酸涩涩中又有一些甜意,这些年下来,人人都当程可佳是依赖着她长大的小孩儿,其实在程家三老夫人的心里面,程可佳同样成全了她许多年的光阴。

程家三老夫人跟程可佳问了问顾佑则的事情,程可佳跟程家三老夫人表示,她其实是不懂顾佑则的公事,反正他说她便听,他不说,她也不会胡乱去打听。

程家三老夫人瞧着程可佳微微的笑了起来,在婚姻方面,她给不了程可佳任何的意见,她的婚姻生活从最初到后来,她感受最深的都是一片狼籍。

程家三老夫人笑着跟程可佳说:“佳儿,你回家来了,你去和你长房大嫂说话去,我记得你们一直非常的亲近。”

程可佳微微笑着轻点头,自她出嫁后,她和长房大伯母和大嫂亲近的时间少了许多,她都觉得有些影响到亲人之间的感情。

程家三老夫人把程可佳哄走后,她对随后进来的钱氏低声说:“老大家的,老三家的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糊涂事情?”

钱氏笑着轻摇头说:“母亲,三弟妹几乎是不管事的人,她那有机会去做糊涂事情。”

程家三老夫人瞧着钱氏微微的笑了笑,说:“老大家的,幸儿兄弟大了,老三家的要是一直能够这般的稳得住性子,我对她也能够真正安心下来。”

钱氏用心的想了想,她还是坚定摇头说:“母亲,佳儿母亲的心思放在佳儿父亲的身上,只要三弟稳得住,三弟妹肯定是稳得住的。”

钱氏如今是服了卓氏的为人行事,她和一般的妇人走的路不同。

别人都是成亲后对身边人生了情意,然后在这当中有的人成了良缘,有的人则在折在半路上,夫妻能够相敬如宾,都总算是有福报的结果,有的人,那夫妻完全直接成了陌生人。

卓氏则不同,她最初对身边人瞧得太过清楚明白,她为他生儿育女,却不带有几分情意。

可是随后的年月里面,她对身边人生了情意,然后为此对亲生儿女都能够渐渐的淡了心思。

钱氏有时候觉得这个弟妹的为人行事很是奇葩,她都不走寻常路,她走的是一般人不会走的道路,而且她的运气相当不错,她所生的儿女都非常的懂事明理大方。

程恩赐这些年再也不曾亲近妾室,他们那一房再无庶子女的出生,瞧上去,程恩赐是下定决心要一心一意对待卓氏。

钱氏的心里面是有些羡慕卓氏的,她觉得卓氏遇到了合适的人,而程恩赐总算也不负她一片深情。

程恩赐对卓氏少了几分男女情意,在钱氏的眼里面,这都不算什么事情,有多少夫妻情意深重,最后都成了冤家对头。

钱氏认为程恩赐和卓氏如今的情形正正好,两人的情意不是多么的炽热,这样谁也燃烧不了谁,正正好是一般的夫妻情意,可以长长久久的相伴下去。

钱氏如今瞧着程恩德的时候,她的心态放平了许多,她都有些嘲谑自个,那些年为何那么的想不通,就为了这样的一个人心情沉闷了好些年。

程恩德对钱氏的笑脸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他私下里跟程恩赐说:“你大嫂那几年都是用仇恨的眼神瞧着我,她如今冲着我笑,我都有些惊怕起来。”

程恩赐瞧着程恩德好半会后,说:“大哥,你担心什么,有侄子们和侄女在,大嫂不管如何的想不开,她都不会朝你下毒手。”

程恩德只觉得和这个弟弟说不通道理,他有些生气道:“三弟,我和你说话,我怎么总有一种我们两人不是在一条道上的感觉?”

程恩赐瞧着程恩德感叹道:“大哥,我们兄弟除去幼时那几年外,别的时候,我们从来就不曾走在一条道上,我是小时候喜欢折腾,大哥却是人到中年后喜欢折腾。”

程恩赐的心里面一直认为钱氏这个嫂嫂为人行事不错,程恩德就这样的错过,实在是有些太过可惜了,毕竟他身边别的女人加起来都不如钱氏这个嫂嫂来得贤良得体。

程恩德认为程恩赐的想法,让人实在是有些瞧不明白,他之前选择不再近妾室,可以说是为女儿亲事着想。

如今程可佳已经嫁了,而且程可佳在夫家的日子过得平顺,程恩赐还要在家中继续装模作样下去,这也实在难为了他一颗老父亲的心。

程恩德伸手推一推程恩赐说:“三弟,我前几日在回来的时候,我遇见你和一个丫头在路边说话,我瞧着那丫头还行,你啊,就别矜持下去,该出手时,你还是出手吧。”

程恩赐皱眉头想了半会后,他总算想起事情的经过,他一下子笑了起来。

他瞧着程恩德意味深长的说:“大哥,你啊,太会想了,只不过一个小丫头正常的请安,落在你的眼里便有了别的意思。

大哥,你如今的心思也别全放在玩乐上面,你还年青,你用心一下公事,你的职位到了年限也可以往上提一提。”

章节目录

绣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玲珑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玲珑秀并收藏绣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