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流程结束后,大家都抢着和新郎新娘拍照。

南梦:“我是伴娘,我先来!”

温阳:“你是伴娘,那我岂不是是伴郎咯。”

南梦:“去你的,人家陶嵩才是伴郎呢,你别自恋。”

“那又没人规定伴郎只有一个啊,是不是?”

蓝月辉笑道:“想拍就一起来拍呗。”

“得嘞!”温阳乐呵呵的跑过来和他们一起拍照。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婚礼已经正式结束,大家也都各有各的工作,开始赶回各自的城市,继续为生活而忙碌奔波。

宋宇航参加完婚礼后,整个人一直很沉默。左依晗自然是看出了他的不对,但是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肯说。

两个人手牵手漫步在布满霓虹灯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晗儿。”宋宇航叫出了左依晗的名字。

“怎么了?”

“和我在一起,你有没有后悔过?”他停了下来,看着她问。

“为什么要后悔?”左依晗不解。

“我不是什么有家世有背景的富二代,我只能靠自己的努力现在一点一点去赚钱,我没有自己的公司,我也给不了你像蓝月辉给阮媚颜那样的盛大的婚礼,我……”

左依晗用手捂住他的嘴,“航哥,别说了,我从来没有后悔和你在一起过,只要有你在就够了,这些物质方面的东西,我们可以一点一点的去一起努力赚呐。以后别再说这些傻话了,懂吗?”

宋宇航用手握住左依晗的手,“谢谢你。”

宋宇航曾经认识的左依晗,她高傲,她任性,她不讲理,她所认为的好的东西,想尽办法都要去得到。而现在,她不攀比,不抱怨,懂事而成熟。他真的庆幸自己当初的坚持,能够在她的身边看着这个女孩一步步走向成熟。

可是她越懂事,他的心里就越难受,她不希望以后的日子,她来陪着他吃苦。

虽说自己家庭条件也不错,但始终是和蓝月辉那样的差的很远,他必须要努力,为了给她更好的生活。

左依晗看了看宋宇航,“航哥,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这句话让女生问出来,还真的是别样的感受。

“等我有能力娶你的时候。”

“好。”

左依晗不多说,她尊重宋宇航的决定,因为这是他男人的自尊。

接下来的日子,赵总父亲登门拜访蓝氏集团好多次,都被拒绝,他看商场上硬碰硬的来不了,就想上门道个歉,也许能网开一面放了儿子,结果没可能,只好放弃。

最近公司处于关键时刻,蓝月辉和阮媚颜的蜜月延后度过。

这天,阮媚颜正在上洗手间,刚想出门却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于是又将门插上,趴在门口静静地听着。

“你说这小蓝总的秘书什么来头啊?根本什么都不懂就轻而易举的上位了。”

“嗨,人家可是夫妻,想要什么职位不行啊?”

“也是,那你说小蓝总这么帅,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偏偏选了她啊?”

“就是,我觉得啊,你比她漂亮多了,还学过秘书学。对了,你要不去多和小蓝总接触接触,说不定就有机会了。”

“啊?能行吗?人家都结婚了。”

“都什么年代了,结婚怕什么?不还有离婚呢吗?小蓝总不正缺秘书呢,你快,好好准备准备。”

“嗯!我知道了,总得尝试一下嘛。”

“走吧走吧。”

听到外面没有声音了,阮媚颜才出来,看来她应该更加努力点了。不管是为蓝月辉还是为自己,她都应该这么做。

蓝月辉跟着蓝峰去见客户了,阮媚颜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的窗边,望着外面的天空,思绪飘回到了高中的课堂。

“你学数学能不能灵活一些,同一道你会做,同一样的类型题你就不会了。”蓝月辉无语的看着阮媚颜。

“这哪是同一个类型题,这个明明比那个复杂好多好不好?”阮媚颜也不服气回答到。

“你仔细读题!这怎么就不一样了!”蓝月辉真是恨铁不成钢。

阮媚颜的眼泪刷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你凶什么凶啊!不耐烦就别教了!我不用你教!”

阮媚颜把书本都放在自己的另一边,懊恼生气的趴在桌子上,看着令人讨厌的数学书。

蓝月辉拍了一下脑袋,他应该温柔点的,毕竟她是女孩子。

“小颜……”蓝月辉轻轻叫了声她的名字。

“小颜……”他又叫了一声,阮媚颜依旧没有理他。

“咳咳。”蓝月辉从书包中拿出一块大白兔奶糖放在阮媚颜的面前。

阮媚颜看到大白兔奶糖,眼睛转动了一下,又看向了数学书。

蓝月辉见她没反应,又拿出了一块,放在了数学书上。

阮媚颜太喜欢大白兔奶糖了,没禁得住诱惑,她拿起一块吃到了嘴里,然后将糖纸皮扔给了蓝月辉。

蓝月辉见她吃了糖,松了口气,“吃了大白兔就不许哭了,也不许生气,因为这是我给你的大白兔。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阮媚颜看了眼他,“那我吐给你好了。”

“好了啦,我错了,我不该大声说话的。”

“你那叫吼!你就是凶我!”

“冤枉啊!我哪有!”

阮媚颜的嘴角又向下撇了,马上要哭的样子,“你看你看!你又凶我!”

蓝月辉捏了把汗,特别温柔的回答到:“我没有,我错了,我刚刚不该凶你,这颗大白兔奶糖也是你的,原谅我吧!”

阮媚颜拿上糖没有说话,蓝月辉叹了口气,终于理解传说中的不要和女生讲道理是什么含义了,女孩子真是一种奇葩的生物,不管怎样,认错就完了。

“糖也吃了,现在该继续做题了。”蓝月辉说道。

阮媚颜静静的听着蓝月辉给她讲题,讲完后,与前面的题对比了一下,果然是同一个类型的题。

“换汤不换药的道理,明白吗?”

“我知道了。”

“还有,听题听思路,要学会独立思考。学文科也是,都有大纲的,死记硬背不来,懂吗?”

阮媚颜乖乖的点头,在后来的做题中,她似乎明白了这个道理。

转回现在,她看了看桌子上的一沓书与文件,开始动笔学习。蓝峰的秘书还有她的工作,只能抽空教给她一些大概得内容,不能步步辅导,怎么学,还是要看她自己了。

南梦陷入考研的漩涡,她每天白天用几个小时的时间做兼职,其他时间都在学习,几乎忙的不可开交。

温阳也因为体育出色而经常到各个地方接受训练,比赛,他们两个大把时间都是在异地,并且在忙的时候,一天都说不上一两句话,但是他们是青梅竹马,两个人之间永远架着一座具备信任的桥梁,这桥,巨大而坚固。

太阳发出的热度几乎要烤熟了大地上的每一样东西。温阳就在这样的温度下,在发烫的塑胶跑道上,不停地跑步,跨栏,跳远……

他刚开始感觉有些头晕,后来跑着跑着,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病床上了,他睁开眼看向眼前的人,“南梦?你怎么来了?”

南梦眼睛通红,脸颊上的泪痕还清晰可见,“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

温阳伸手去抚摸她的脸颊,“我没事,这算什么啊,你还特意赶过来,以后不许了,乖乖在Y市等我回去,知道吗?”

南梦用自己的手紧紧的握着温阳抚摸自己脸颊的手,“你晒黑了。”

“男人嘛,黑点更健康,对吧?”温阳笑着说。

“你以后身体不舒服就休息下,能不能别这么逞强啊!”南梦看着眼前的人,以前是那样的一个阳光大男孩,如今变得这么憔悴,她越想鼻子越酸。

“好啦,我的媳妇儿,我真没事,医生怎么说的?中暑对不对?”

“中暑?你丫以为中暑就是小事吗?以后别特么逞强!你听到了吗!”南梦简直要担心死了。

温阳看着面前这个眼里都是自己的女孩,心里涌上一股暖意,有她在,自己做的一切都值得。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以后有一点不舒服我就请假休息,你不哭了,好不好?”温阳安慰道。

“你说的,我们拉钩。”

“拉钩。”

温阳看着南梦的脸,她的黑眼圈十分明显,“最近学的怎么样?累不累?题都会不会做啊?”

“当然了,我是谁啊,一看就懂的。”

“这么厉害啊,不愧是我温阳的媳妇儿,那以后早点睡觉,听到没?好好休息才能学好。”

“我知道了。”

“咱们家,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好好学习。”

南梦乖乖的点了点头,兼职的事情,还是不和温阳说了,不然他又该担心了。

温阳手机来电话了,他接过以后满脸欣喜,“亲爱的,你猜我教练跟我说什么了?”

“说什么?”

“小爷我特么今天解放了!这瓶药怎么还没输完啊!”温阳抬头看了看吊瓶,想要起床。

南梦无语,“还有半瓶呢!好好躺着!”

“我教练说,今天给我放一天假,让我好好陪陪女朋友。”

南梦露出开心的笑容,她好久没有这样笑了,“真的吗?”

章节目录

兔子爱上窝边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颖宝儿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颖宝儿吖并收藏兔子爱上窝边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