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应酬呢,一会,一会就回去,乖乖等我哦,亲爱的,爱你。”

草草了事的挂了电话,他看向了旁边的阮媚颜,露出邪恶的笑容。

阮媚颜的手机响了起来,这一响阮媚颜似乎恢复了一点意识,她强迫着自己拿出手机去接电话,正要接通时,手机被旁边的赵总一把夺了过去。阮媚颜挣扎着去抢,可是头疼的厉害,她双手抱着头,不知所措。

赵总直接将电话挂掉,然后关机。将车开往了宾馆。

蓝月辉怎么打她的手机都打不通,开始查找定位,一看阮媚颜的位置,蓝月辉心里咯噔一下,直觉告诉他,她遇到危险了,于是叫上陶嵩一起,开车追了过去。

赵总抱着阮媚颜上了楼,将她放在床上,为了防止她醒过来,他特意又给她灌了一杯酒,然后才放心走进浴室洗澡。

蓝月辉开车绕外环,以及快的速度开往定位的位置,一路上他的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期盼着,小颜,一定不要出事啊。

赵总哼着歌,洗着澡,洗的差不多了穿上浴巾走了出来, 他看着床上的美人,露出得逞的笑容,“年轻就是漂亮。”

他走到床边,开口道:“阮媚颜?”

阮媚颜动了下身子,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赵总见势又叫了一声,“阮媚颜?你醒着呢吗?”

阮媚颜没有动,赵总笑了一下,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脸,从脸颊到下巴,缓缓摸着,她的脸,真的柔软。

赵总俯身,想要亲下去,正当快要碰到阮媚颜嘴唇的时候,阮媚颜控制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直接吐了出来,这一吐,吐了赵总一脸,浴袍上也全是吐出来的带着酒味的物体。

赵总被恶心的够呛,他都快被恶心吐了,“妈的,真特么扫兴。”

他急忙跑进卫生间,将浴袍脱掉扔进垃圾桶,然后重新洗澡,想到刚刚的场景,他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皮都搓掉换层新的。

阮媚颜这一吐,似乎清醒了不少,但是胃中仍然在翻江倒海,她想找手机给蓝月辉打电话,可是找不到,估计刚刚拉在车上了,听着卫生间的水声,她偷偷拿起赵总的手机想给蓝月辉发信息,但是有锁,她解不开,于是她看向了宾馆的门,趁着他洗澡,她得赶紧跑出去。

头疼的感觉以及反胃的感觉让她无比难受,这酒真的是要人命,她以后再也不想碰了。

她轻轻走到门口,按动按钮,门开了,发出“滴”的一声,这一声被浴室的赵总听到了,他急忙穿上短裤,就出来,一看阮媚颜跑了,他拿上外套边穿边追了上去。

“阮媚颜!你站住!”他在后面呼喊着。

阮媚颜一看他追了出来,心里更加慌了起来,电梯才从顶楼往下走,她根本等不到,转身跑向楼梯。

蓝月辉和陶嵩好不容易找到了定位,结果只发现一辆车,车里是阮媚颜的手机,一看就是出事了,蓝月辉急忙往宾馆中跑去,陶嵩紧跟着。

阮媚颜的身体实在难受,支撑不了她跑的太快,很快赵总就追赶了上来,一把将阮媚颜拉住。

“你,往哪跑!你给我在这,装醉是吧?”赵总喘着气说着。

阮媚颜被他手撰着生疼,想要挣扎开,却被抓的更紧。

“你放开我!”阮媚颜用力喊到。

“放开你?你只要跟了我,我保证你马上升职,我带你吃香的喝辣的,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阮媚颜用脚狠狠地踹了他一下,赵总疼的用手去揉,这时阮媚颜又是一脚踹了过去,急忙往楼下跑,赵总两步又将她拽住。

“你跑,我让你跑!”赵总伸手冲着阮媚颜就要打下去,这时他的手直接被蓝月辉抓住,一个反手,就听“嘎嘣”一声,他的胳膊似乎脱臼了。

“啊!”赵总发出一声疼痛的尖叫。

蓝月辉一脚将他踹到陶嵩身边,陶嵩几下将他控制的一动不能动。

蓝月辉将阮媚颜搂在怀里,“小颜,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阮媚颜看到蓝月辉,紧紧的抱住他,在他的怀中大哭了起来,“我好怕,你终于来了,呜呜呜。”

蓝月辉温柔的用手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将她抱的更紧,“别怕,我在。”

赵总开口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告诉你们,最好别多管闲事,现在把我放了,不然你们这些一个个小实习生,我让你们一辈子找不到工作!”

蓝月辉对着他就是狠狠的一脚,然后拿出手机拨通110。赵总见势急忙大喊着:“别报警,我求你们了,别报警!你们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

陶嵩从兜里拿出一块手绢,塞进了他的嘴里。

片刻后,派出所中,警察做好笔录,“证据确凿,将会给他对应的刑罚,你们以后要注意安全。”

蓝月辉点点头,“谢谢。”

他看向缩在自己怀中的阮媚颜,“小颜,我们走吧。”

阮媚颜点点头,紧紧的抓住蓝月辉的手。

赵总毕竟也是行业内混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听说他被关了进去,赵总的父亲开始动用各种关系想要将他放出来,结果听说是蓝氏集团蓝峰的儿子做的, 他想了一下,去备好礼登门拜访,只要受害人松口,那他儿子一定不会有事。

他到公司的时候,蓝峰刚好开完会从会议室出来,秘书走过来说青秋公司的前任赵总求见。

蓝峰点点头,交待完事项后让赵总的父亲进来办公室。

“蓝总,早就听说你了,真是年轻有为啊!”赵总父亲拿着礼走进来笑着说道。

蓝峰伸手,“哪里,小小成就罢了,再说我也老了,再过不久就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赵总父亲将手握了上去,“谦虚谦虚。”

蓝峰指了指沙发,“赵总请坐,不知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呢?”

赵总父亲笑了笑。“是这样的,我儿子和您儿子,他们发生了点小小的瓜葛,我儿子被关了进去,这不,他已经吸取了教训,您看,能不能帮忙把他给放出来啊?”

蓝峰都不知道这事,“是什么样的瓜葛呢?”

赵总父亲又很尬的笑了笑,“嗨,他们年轻人嘛,难免做事情不过大脑,有些冲动,那你说我们自己能解决的,干嘛还要折腾到警察局呢,你说是吧?”

蓝峰是听出来了,他既然没有明说这个事情,那必定不是小事,而且蓝月辉做事他一向放心,这次能闹到警察局,这事一定非同小可。

“这年轻人的事咱们也不好插手啊。”蓝峰回答。

赵总父亲继续开口道,“这些礼物都是我特意为您挑选的,您要是觉得不好,我再给您准备些别的东西。”

蓝峰摇摇头,“不用了,事情我会考虑一下,这东西您还是拿回去吧。”

“那不行,这是我一点小心意,蓝老弟你可不能不给我这个面子啊。”

蓝峰笑了一下,“得,那谢谢赵总。”

“事情还劳烦您费心了,我就先走了。”

蓝峰点点头,“您慢走。”

蓝峰看向秘书,“月辉今天来公司了吗?”

秘书摇了摇头,“小蓝总今天没来。”

蓝峰拿出手机拨通了蓝月辉的电话,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他得问个清楚。

在蓝月辉把事情讲清楚后,蓝峰看了看赵总父亲刚拿过来的礼物,“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扔了。”

秘书惊讶,“这些,都扔了?”

蓝峰点了点头,“然后把我的沙发好好擦干净。”

秘书急忙点头,拿着东西走了出去。

“等等。”

秘书听到蓝峰的声音,又走了回来,“蓝总,什么事?”

“以后这个人再来,就说我不在。”

秘书点点头,“好的,蓝总。”

阮媚颜看着打完电话进来的蓝月辉,“怎么了?”

“没事,我爸跟我聊了几句。”

“哦。”

“你以后来我们公司吧。”

“啊?”

“你这么漂亮,我是真的不放心你再去别的地方了,答应我,就乖乖的陪在我身边,让我每天都能保护你的安全,照顾你,好吗?”蓝月辉的语气温柔的似乎能将人的心融化。

阮媚颜点点头,“好,那你要给我安排什么职位呀?”

“你想做什么?做我夫人好不好?”

阮媚颜终于笑了,“做你夫人,负责什么啊?”

“负责我的饮食起居啊。”

“谁想负责你的饮食起居,怎么,你生活不能自理啊?”

“对啊,见到你以后就不能了。”

阮媚颜翻了个白眼,“油嘴滑舌。”

“哈哈,说正经的,你还想当会计吗?我可以让你到我们公司会计那去跟着她,你可以学一学。如果不想,那可以来我身边当秘书。”

“嗯……那我……”

“嗯?”

“那是不是我不当秘书就会有别的小姐姐来当?”阮媚颜看向蓝月辉问。

“这个……是肯定啦。”

“不行!我要当秘书!”

“哎呦,我怎么忽然闻到一股酸酸的味道?”

阮媚颜锤了一下他,“你要是敢和别的小姐姐一直一起工作,我,我就打断你的腿!”

“好的老婆大人,小的不敢,一切听从老婆大人安排。”

“你今天不去上班吗?”

“我爸给我一天假,想去哪玩?我带你去。”

章节目录

兔子爱上窝边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颖宝儿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颖宝儿吖并收藏兔子爱上窝边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