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对自己女朋友怎么样算是流氓吗?我怎么不知道。”

“当然了,还没结婚呢!你就是流氓!”阮媚颜说。

蓝月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嗷~原来你是想和我结婚啊,也不是不可以,我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我们两个人现在大学还没毕业呢,叔叔阿姨能同意你现在嫁给我吗?”

阮媚颜被他的话堵的哑口无言,“蓝月辉!谁说要嫁给你了!”

“你啊。”

“我才没有。”

“你自己刚刚亲口说的,还不承认了?”

“我没有!你瞎说!”

一顿“争吵”的午饭过后,两个人踏上了旅途,首先蓝月辉带着阮媚颜来到了西湖。这个地方很是有名,是阮媚颜一直都想来的地方,她是北方姑娘,对于南方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欢。

杭州是一个极美的城市,西湖,是杭州的一张名片,更是杭州的灵魂,一年四季各有千秋,春来“花满苏堤柳满烟”,夏有“红衣绿扇映清波”,秋是“一色湖光万顷秋”,冬则“白堤一痕青花墨”。在西湖边踏青,从白堤漫步到苏堤,仿佛一路行走在诗与画之中,无论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还是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都心有所感。无论是行还是坐,都是岁月静好,一路迤逦,西湖十大景纷至沓来,而这个季节最让人能体味到何为“苏堤春晓”,何为“柳浪闻莺”,名中有诗,名中有画。“苏堤春晓”。春季拂晓是欣赏苏堤最佳时间,此时薄雾蒙蒙,垂柳初绿、桃花盛开,尽显西湖旖旎的柔美气质。“柳浪闻莺”。西湖岸边多柳树,风摆成浪、莺啼婉转。如今,漫步其间,且行且听,柳丝拂面,莺鸟鸣啼,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阮媚颜来到西湖,激动的不停地拉着蓝月辉拍照,这个地方简直美如人间仙境,不过因为是节假日,人太多了,密密麻麻的。放眼望去,似乎看到的不是风景,而是人头。

蓝月辉看着满脸笑容的阮媚颜,他的心情也变得非常好。两个人走累坐了下来,阮媚颜边摇头边感叹,“真美,不知道山辉川媚是不是可以用来形容现在这个风景呢?”

蓝月辉笑了笑,“当然,我觉得这个词还可以形容我们两个。”

“我们?”

“郎才女貌啊。”

“那倒也是。”

蓝月辉看了看眼前美丽风景,“你知道西湖的典故吗?”

“典故?不知道啊,快讲讲。”

蓝月辉说道:“传说天上金童玉女玉龙和金凤在银河边的仙岛上捡到了一块玉石,经过了好多年的打磨,成了一颗具有神奇魔力的明珠,明珠的光泽照耀能形成绿洲和让鲜花绽放。天庭的王母娘娘知道后派天兵天将去抢这颗明珠,争抢的过程中明珠落到了人间,就变成了美丽的西湖。”

“神话故事啊,”

“看到前面那座桥了吗?”蓝月辉指了指前方。

“看到了。”

“白素贞和许仙,梁山伯与祝英台他们的爱情故事,都是在这里发生的。”

“哇,真的啊!可是他们的爱情还都蛮凄惨的,我希望我们两个人之间是甜甜的。”阮媚颜看向蓝月辉。

蓝月辉摸了摸阮媚颜的头,“那你以后随身带一个指南针吧。”

“啊?为什么?”

“因为……我怕你被我宠的找不到北。”

“咦咦咦~~那我可得看看你要怎么宠我。”

蓝月辉转了一下眼睛,“你想让我怎么宠你?”

“那你要怎么宠我?”

他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你是问在地上还是……在床上?”

阮媚颜伸手使劲锤了一下蓝月辉,“蓝月辉!你有病啊!”

“是啊,相思病。你给我治治呗。”

“无赖!”

阮媚颜站起来继续往前走,蓝月辉笑了笑跟了上去,“媳妇儿,你等等我嘛。”

一天的徒步旅行,阮媚颜脚疼的厉害,一部都走不动,蓝月辉二话不说就将阮媚颜背了起来,阮媚颜紧紧的搂着蓝月辉的脖子,蓝月辉长的太高了,原来长这么高往下看的感觉是这样的。

蓝月辉问:“你一直笑什么?”

“我开心啊,上面的空气真好。”

“小个子。”

“你说谁小个子?”

“你啊。”

“切,我现在可比你高!”

“是是是,你最高。”

蓝月辉又将阮媚颜往上背了背,向前走去。

好不容易到了宾馆,阮媚颜躺在床上休息着,“这出去玩也太累了吧,堵车也堵了好久。”

“你歇一会去洗漱吧。今天早点睡。”

阮媚颜听到这话,忽然精神了,洗漱,睡觉!他们要在一张床上睡觉了!她换不换衣服啊,不换穿着衣服睡觉也太奇怪了,多不自在,可是换成睡衣那……哎呀,羞死了!

阮媚颜越想越烦,她该怎么办啊,在床上翻来覆去着,蓝月辉坐在床边,不解的看着她。

“你怎么了?”

“啊?没怎么啊,没事。”阮媚颜急忙坐起来辩解道。

“那你先去洗漱吧。”

“啊?我去?”阮媚颜惊慌道。

“你这么惊讶干嘛?原来你每天你睡觉前不洗漱啊,咦,嫌弃。”蓝月辉做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阮媚颜拍了一下他,“谁说的!去就去。”

阮媚颜站了起来,拿好东西走进浴室,不忘锁上门。她在里面对着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天呐,一会到底该穿什么出去啊,只穿睡衣的话会不会让蓝月辉看到胸膛前的两点,那也太尴尬了,太羞涩了吧。

她摇了摇头,还是先洗吧,拧开水龙头开始洗澡,洗好以后她盯着自己的衣服和睡衣开始发呆,穿哪件呢到底?

忽然她被蓝月辉的敲门声吓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小颜,你掉进去了啊?”

阮媚颜急忙回答:“你才掉进去了!我要出来了。”

“哦。”

阮媚颜在浴室急的直跺脚,她叹了口气,不管了还是穿睡衣吧!总是要面对这种事情的,她拿起睡衣穿了起来,然后打开了门。

蓝月辉望着走出来的阮媚颜,“好一幅美人出浴图。”

阮媚颜脸微微泛红, 她不敢看蓝月辉,“你快去吧你。”

“好嘞。”

蓝月辉拿好东西走进浴室,阮媚颜终于舒了口气,将东西放好,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睡衣,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浴室的水声停了下来。卫生间的门一响,阮媚颜惊慌的看向走出来的蓝月辉。

蓝月辉只穿了一条睡裤,白皙的皮肤上是迷人的胸肌以及八块腹肌。

阮媚颜看着他这个样子走出来,脸红心跳,她假装不看他的样子,走到桌子前拿起了吹风机。

蓝月辉明显看到了阮媚颜极度紧张的样子,他走到阮媚颜的面前。

“小颜,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阮媚颜快速拒绝,“你瞎说,哪红了。”

蓝月辉指了指镜子,“你自己看看,这还不红啊。”

“哦,可能是洗澡有点热。”阮媚颜急忙解释道。

“热吗?要不要开个空调?”蓝月辉装作找遥控器的样子。

阮媚颜立即挥手,“不不不,不用了,现在不太热了。”

蓝月辉非常想笑,但是还得憋着,看着阮媚颜这个样子,还真是有意思。

他拉开椅子,让阮媚颜坐了下来,拿起吹风机。温柔的给阮媚颜吹着头发。

“你以前是不是帮女孩子吹过头发啊?”

“没啊,为什么这么问?”

“手法挺娴熟啊。”

“有我什么不会的?”

“切~”

两个人吹干头发后,躺在了床上,蓝月辉将阮媚颜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抱着她,阮媚颜忽然感觉其实也没有那么的尴尬了,是自己太过紧张了可能。

一天的旅途劳累让阮媚颜困得睁不开眼睛,不知不觉的靠着蓝月辉就进入了梦乡,这个夜晚,她睡的很甜很香……

另一边,温阳抱着南梦看着电视,他伸手摸了摸南梦的肚子,“宝贝,你这肚子可真软。”

南梦狠狠地盯着他,“你想说什么?”

温阳立马怂怂的回答:“啊?没什么啊,就是单纯的夸你。”

“温阳,我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秘密啊?”

南梦在温阳耳边悄悄说道:“其实我整过容。”

“瞎说,咱俩从小一起长大,你整容我怎么不知道。”

“真的,我肚子是隆的,我还割了一个双下巴。”

温阳听后大笑,甚至笑出了鹅叫声,“没关系,你整过容我也爱你。”

南梦看着温阳,“温阳,你知道吗?媚颜曾经和我说过一段话,我特别喜欢。”

“什么话?”

“如果你喜欢一只蝴蝶,千万不要去追,因为你追不上。

你应该去种花种草。等待春暖花开的时候,等到草长莺飞的时候,蝴蝶自然会飞回来。如果你喜欢的那只蝴蝶没回来,怎么办?你有了花,有了草,有了阳光和雨露,有了特殊的魅力。那只蝴蝶没有来,其他的蝴蝶会飞回来,比它更好的会来。这就叫花开蝶自来。爱情如此, 生活如此,事业亦如此。”

“是挺好,不过你为什么忽然说这个?”

章节目录

兔子爱上窝边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颖宝儿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颖宝儿吖并收藏兔子爱上窝边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