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峰的脸暗淡了下来,“我告诉过你,你母亲出国了,她现在有自己的生活,你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的去找?我也可以给你很好的生活,不是吗?”

蓝月辉撇嘴冷笑一声,“行,离婚协议书给我看看。”

蓝峰的眼神有一丝躲闪,将目光看向电视,“离不离婚,在不在一起生活,又不是这一份协议书就可以证明的。”

“所以呢?你口口声声说着是为我好,说你们离婚,说是我妈的错,结果你连一个证据都拿不出来!”蓝月辉几乎怒吼着发泄着自己的心情。

看着沉默不语的男人,他心中越觉得这件事有什么隐情,继续开口道:“我妈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你对她做了什么?!”

“别忘了现在是我在养着你!你就该听我的!你老去找她干什么!”蓝峰对这个一直逼问自己的儿子失控了心情。

“呵,行,以后我蓝月辉不需要你来养。”

蓝峰关掉电视,起身走回房间,“不早了,你该休息了。”

他的逃避让蓝月辉紧紧的握住了拳头,“行,蓝峰!你有本事就隐瞒一辈子!总有一天我会自己知道真相!”

小天跑了过来,“辉少,今天是蓝总生日,你别对他……”

蓝月辉冷冷的看他一眼,将车钥匙扔在茶几上,转身离去。

夜,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路边滴答滴答的雨声,仿佛也在击打着少年的心灵,冷风吹着少年乌黑的头发,这城市,似乎格外寂静,寂静的像是只有雨水的空城。

不知不觉雨越下越大,不知道走了多久,再次经过了左大附属医院,记得上次在这里听到母亲的消息时,自己内心是多么的激动,可现在,呵,蓝月辉想着摇了摇头。

“月辉哥!”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蓝月辉看见左依晗从医院里拿着伞跑了出来。

“走,月辉哥,进来躲躲雨。”

蓝月辉跟着左依晗进了医院,他已经浑身都湿透了,可丝毫不感觉冷,大概是比起心凉,这根本算不上什么。

左依晗拿了毛巾递给他,“月辉哥,你都成落汤鸡了,感冒了怎么办。”

蓝月辉结果毛巾擦了擦脸和头发,“谢谢。怎么每次都能在这碰到你?”

“我爸是院长,我妈是主任,我也不想自己在家里待着,就过来了,说不定帮个忙什么的。”

“你爸是院长?!”蓝月辉的眼睛闪过光芒。

左依晗点头,“对呀。”

“那可以请你帮个忙吗?”蓝月辉仿佛看到了希望。

“当然。”

“帮我找一个叫田琪的女人。”

……

次日清晨,班主任叫班级的男生去拿了校服,是深蓝色和白色相间的,格外透露着中学生的气息。蓝月辉和温阳给大家按尺码发校服,有不少女生趁此机会和他们搭讪。

拿到校服的同学们都开始试衣服,有些不合适的,大家都换着合适自己的号码,蓝月辉看着穿着像麻袋一样的外套的阮媚颜,她似乎浑身上下只剩了一颗头,他不禁笑了起来,阮媚颜仇视的看着他,“笑什么笑啊!”

蓝月辉试了下自己的衣服,看上去比阮媚颜那件要小点,“我和你换一下吧。”

“好啊。”

阮媚颜穿上蓝月辉的那件,依旧很大,她甩着两个长长的袖子,像是在唱戏一般。

温阳站在了她的身边,递给她一件校服,“给你这件吧,应该正适合你。”

南梦接话,“是啊,你这件太大了。”

阮媚颜摇头,“不用不用,现在这件就挺好。”

温阳惊讶,“你这多不合身啊,快换了吧。”

“我就不想换嘛!”

“那好吧。”温阳无奈离开。

南梦凑了过来,“你为什么不换啊,你喜欢穿大码?”

阮媚颜趴在南梦耳边回答:“因为,这是蓝月辉和我换的。”

“嗷~”南梦邪恶的笑着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南梦不禁把眼神望向了温阳,叹了口气。

大家都为明天开始就要穿校服而感到烦恼,班主任站在台上开口道:“你们啊,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们只有高中三年可以穿着校服好好过你们的青春了,以后可都没机会了。还有,校服都别给我改,改了的让学校发现就得重新再买一套。”

同学们不满道:“啊?为什么啊?”

“校服就该有校服的样子,看你们学姐学长们,之前把校服改成什么样子了,都让学校抓住重新买了。我劝你们还是少作昂,别给自己找事。好了,大家都收拾一下吧,我们准备开始上课。”

左依晗回头看向蓝月辉,“月辉哥,你没感冒吧?”

蓝月辉摇摇头,“我没事”

“对了,明天周六,中午我在医院附近那家咖啡厅等你。”左依晗用温柔的话语说着。

蓝月辉点头,“知道了。”

这些都被一旁的阮媚颜尽收眼底,她想知道他们要去干嘛,可是又不敢问,只好一个人生着闷气,这个男生,是对每个女生都很好吗?她忽然联想到了很多东西,他会不会也经常送别的女生礼物?会不会也送别的女孩回家?会不会也给别的女同学讲题?想到这里,两个字渣男浮现在她的眼前,她拿起笔在一张纸上一通乱画。

“这张纸怎么得罪你了?”耳边传来蓝月辉的声音。

阮媚颜将纸揉成一团放进书桌,“没有。”

“那就是这根笔得罪你咯?”

“我要听课了。”阮媚颜抬头看着黑板,不看蓝月辉一眼。

蓝月辉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她刚刚试校服的时候明明还很开心,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果然女孩子的心思他不懂。

一节语文课,她都没有听课,一直在想他们两个到底什么情况,她情窦初开的小鹿还没怎么撞,难道就要被扼杀掉了吗?越想越难过,她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人,发现他正认真的记着笔记,和左依晗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回答着老师问的问题,这样看来,他们还挺搭配的,是自己奢求太多了,自己和他,能坐同桌就很不错了。

下课,蓝月辉看着趴在桌子上的阮媚颜,拍了拍她的脑袋,“你今天怎么了?”

“没怎么啊。”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蓝月辉想了半天,也只想到这样一个逗她开心的办法。

阮媚颜抬头,看着他回答“讲吧”。

“有一次和同学一起去打热水,回宿舍路上暖瓶吱吱的响。

我说:‘不好,要炸了。’

这哥们嗖的一声把暖瓶扔出去了,嘭,果然炸了。

这哥们心有余悸的说:‘还好我扔的快,没炸到我。’”

阮媚颜笑了,但突然她又严肃了起来,蓝月辉的心本来掉了下去,忽然又被悬挂了上去,这大起大落可让他束手无措。

“怎么了?不好笑吗?”

“你也经常这样给别的女生讲笑话吗?”

蓝月辉一愣,“没有。”

“切,鬼信你。”

“那你是什么鬼?”蓝月辉突然凑到她的面前,正好对着阮媚颜一转头,两个人距离特别近,四目相对,鼻子几乎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都能深深的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阮媚颜的心被他这样一吓开始剧烈的跳动,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朵根,是那种燥热的红。

她急忙转头,把目光转移到课本上。

蓝月辉也后退,笔直的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这是他第一次正面离一个女孩子这么近,还是自己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女孩,刚刚他差点就没控制住自己,想要去触碰她粉嫩的嘴唇,他深呼吸了口气,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跳的这么快过。

气氛忽然变的有些尴尬,伴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似乎缓解了一些,这节课两个人都格外安静听着老师的讲课,这表面安静的背后,藏着两颗躁动不安的心。

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刚下课就听到班级门口宋宇航的声音,“依晗,走了,我们去吃饭啊!”

左依晗看向门口的宋宇航,又转头望向身后的蓝月辉,“月辉哥,我们一起去。”

蓝月辉则看向身边的阮媚颜,“你们先走吧,我们两个慢慢过来。”

左依晗继续说道:“不着急,那我们都一起走吧。”

四个人走在路上,宋宇航一直在拉着左依晗聊天,左依晗想和蓝月辉说些什么,却发现蓝月辉正在和阮媚颜说着话,只好作罢。

由于几人走的比较慢,比较好吃的菜都被抢光了,只好打一些清淡的菜来填饱肚子,宋宇航坐在左依晗的对面,他一边吃,一边看着左依晗,左依晗被他盯的浑身不舒服。

“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啊。”

“那你能不能别总盯着我,专心吃你的饭啊?”

宋宇航不好意思的笑笑,“有美女坐在对面,谁不想多看两眼啊,是吧。”

左依晗听他这么说,脸上露出笑容,目光情不自禁的望向蓝月辉,可是蓝月辉却低头吃着自己的饭,就像没听到这话一般。

她把目光移向了身边的阮媚颜,“媚颜姐也很漂亮啊,你怎么不看她?”

宋宇航往嘴里噻了口米饭,“这可是我嫂子,哪能随便看啊。”

左依晗的脸上顿时闪过惊讶的表情,“什么嫂子?”

“没有啦,他瞎说的。”阮媚颜开口。

左依晗也没有继续往下问,眼睛里多了一些常人难以察觉的神情。

似乎从他们近距离对视后,上课的气氛就变得格外怪异,两人谁也不说话,就安静的听着课。

伴随着铃声的响起,温阳一拍桌子,“媚颜,我今天可是铁了心要好好学习的,绝对不会像昨天一样睡着了,你信不信?”

阮媚颜笑着回答:“我信我信。”

温阳坐到阮媚颜的前面,转过身坐着,三个人用着两张桌子,细心的听着蓝月辉讲题,很快温阳就打起了哈欠,转回到自己前面的桌子上睡了起来。

也不知睡了多久,直到他们要回家才叫自己醒来,他一拍脑袋,瞧自己多打脸,信誓旦旦的要学习,最终还是中了这数学催眠一般的咒语,果然他不适合学习。

蓝月辉依旧骑着单车送阮媚颜回家,天气已经进入深秋,阵阵凉风袭来,吹着阮媚颜在后面瑟瑟发抖,蓝月辉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她,“冷吗?”

阮媚颜点点头,“有点。”

蓝月辉利落的把自己外套脱掉,披在了她的身上,“穿好。”

“不用不用。”她想把衣服拿下来。

“穿着!”

面对蓝月辉命令一般的语气,阮媚颜只好乖乖穿上,心里燃起一团团烈火,似乎穿上这件衣服,哪怕现在是凛冽的寒冬她也不怕了。

蓝月辉骑起了车子,阮媚颜小心翼翼的问:“你冷吗?”

“冷啊。”

“那你穿上吧还是。”

“不用,你抱紧我。”

阮媚颜惊讶,觉得自己听错了,“啊?什么?”

“我说你抱紧我啊,热量传递不懂啊。”

阮媚颜原本炽热的脸上又多了几分红晕,她能感受到自己内心撞个不停的小鹿,她纠结着,要不要慢慢伸出手环住眼前这个少年的腰,突然蓝月辉伸手抓住自己的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腰上。

当她完全抱住蓝月辉的腰时,蓝月辉的身体像触电一般颤抖了一下,但随着路途的轻微颠簸显得不是很明显,两个人心中都有着自己的小九九,空气在此刻似乎被定格了一般。

蓝月辉能感受到自己腰间传来的温暖的体温,这温度让他感觉整个身体都暖洋洋的,这是他第一次和一个女生有这样肢体触碰的接触,忽然感觉自己的后背贴上了一个柔软的小脸,小小的脸儿在蓝月辉的后背紧紧的靠着,蓝月辉能感受到她略有些快速的呼吸和鼻子呼出的炽热的气息,这感觉像一根羽毛挑拨着他早已躁动的心脏。

他感觉体内像是有一团烈火在燃烧,甚至燃烧到了他的喉咙。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抿了抿自己干涩的嘴唇。

章节目录

兔子爱上窝边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颖宝儿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颖宝儿吖并收藏兔子爱上窝边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