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辉不停的吻着阮媚颜,并且似乎想要得到回应,那柔软的感觉让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阮媚颜发现自己快要憋死了,拼尽全力用力推着蓝月辉,这一推将蓝月辉推醒了,他扶着阮媚颜站了起来,用手挠着自己的头,天呐,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阮媚颜大口喘着气,满脸通红,如果现在有个地缝,她巴不得赶紧钻进去,两个人陷入了无尽的尴尬……

阮媚颜开口:“我们走吧。”

蓝月辉慌乱点头,“好。”

出了滑冰场已经下午四点半了,北方冬天的夜晚总是来的很快,天色已经将要被黑色笼罩,阮媚颜想了想说:“我该回家了。”

“等一下,再带你去最后一个地方。”

阮媚颜也不说话,就跟着蓝月辉上了车,最后在一家甜品店停了下来。

蓝月辉让阮媚颜坐在凳子上,“等我一下。”

几分钟后,蓝月辉端着一个小生日蛋糕走了过来,“生日快乐,小颜。”

蓝月辉将一个小礼盒递给了她,“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阮媚颜不知道今天收了多少次惊吓,“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之前在班级填写资料的时候看到的。”

“哦,你好细心啊,谢谢你。”阮媚颜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蓝月辉点了蜡烛后,“许个愿吧。”

“嗯嗯。”

阮媚颜双手合十,在心里默念:我希望我和蓝月辉能幸福的在一起。

阮媚颜睁开眼睛吹灭了蜡烛,蓝月辉问:“许了什么愿望?”

“才不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了。”

“好,不说就不说。”

两个人吃过甜甜的蛋糕后踏上了回家的路,到阮媚颜家门口,蓝月辉想说些什么,又不好开口,最后只说了两个字。

“再见。”

“再见,路上小心。”阮媚颜招了招手。

阮媚颜一进家就对上了父母的目光,“怎么才回来啊?”

“嗯……有点远。”

“几个人出去玩的?”阮爸爸问。

“好几个!”阮媚颜急忙回答。

“洗手吃饭吧。”阮妈妈端上饭菜说。

“来了。”阮媚颜跑到卫生间,认真端详了下镜子中的自己,确定没问题后走向餐桌。

“今天来找你的那个男孩人怎么样啊?”阮妈妈问。

阮媚颜夹了口菜,“人很好,帮过我很多忙呢。”

“学习怎么样啊?”

“非常好,我俩同桌,我的好多不会的题都是他教我的。”

“什么?你俩同桌?!”阮爸爸和阮妈妈两个人对视一眼,脸上浮现出忧虑的表情。

“怎么了?”阮媚颜觉得自己好像多嘴了。

“你这次月考成绩出来了吗?”妈妈问。

“昨天才考完。”

“嗯,妈妈跟你说,你这个年纪不应该谈恋爱知道吗?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妈妈不介意你们两个人一起学习,但是其他不允许!”

“我知道。我俩就是同学而已。”

“知道就行,成绩出来成绩单给我看看啊。”阮妈妈说。

“我知道了。我吃饱了,去写作业了。”

阮媚颜走进卧室关上了门,打开了蓝月辉送她的小礼物,是一条精美的项链,上面的小钻,装饰都非常的漂亮,放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格外耀眼。

她打开QQ,找到蓝月辉:到家了吗?

蓝月辉很快回复:到了。

阮媚颜:谢谢你的项链,很漂亮。

蓝月辉嘴角露出笑容,编辑:路过饰品店偶然看到的。

蓝峰看着对着手机露出笑容的儿子,这是他第一次见儿子对着手机笑的这么开心。

“怎么了?儿子?”

蓝月辉放下手机,吃了口饭,“没什么。”

“我儿子这是有自己的小秘密了?”蓝峰调侃。

“没有。”

“今天去哪玩了?”

“随便逛逛。”

“和谁啊?”蓝峰继续追问。

“嗯……同学。爸,我吃饱了,先去写作业了。”

蓝峰笑了,“哈哈,去吧,要是有什么事情有困难,可以来找爸爸聊聊。”

“知道了,爸。”

蓝月辉坐在书桌旁,想到阮媚颜收到项链后开心的样子就觉得自己前两天跑了那么多家饰品店是值得的。在滑冰场的那一幕浮现在眼前,他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嘴,阮媚颜这个女孩真的是让他着魔。

现在才高一,他们还未成年,爱情这个词对他们来说太过可望不可及,在这个年纪碰上了想相守一生的人,到底该怎么做,蓝月辉真的不知道。早恋是不被允许的,大人都会觉得这么小,懂什么啊,不好好学习就没有好成绩,没有好成绩就考不上大学,考不上大学就没有好工作,这是他听过大人口中最多的话。他不一样,他的爸爸有公司,他必定要继承家业,可是小颜不一样,他不想因此连累她。可是他今天的举动,真是冲动啊!蓝月辉揉了揉自己的头。

对了,谈起家长,蓝月辉回忆了一下小时候,他见过小颜的妈妈,但是并不是今天所见的样子,完全就是两个人,而且之前地震的事情,他却没有听爸爸提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蓝月辉打通了陶嵩的电话。

“喂?辉少。”

“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学习有点跟不上。”

“有空的话可以来找我,我教你。”蓝月辉说。

“得嘞,没问题。辉少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我想让你帮我查查一个人,还有几年前的地震。”

陶嵩答应,“行,手机给我发过来。”

“嗯。”

蓝月辉想了想,真相是一定要查的,但是不管她是不是小时候的小颜,他都会好好对她。但是经过今天的种种事情,日后要怎么相处还是有些问题,经过一系列的思想斗争,蓝月辉决定去和爸爸谈谈。

他下楼来到父亲的书房,轻轻地敲了敲门,“爸爸,你忙吗?”

蓝峰似乎猜到了什么,“不忙,坐吧。”

这对父子开始了又一次的彻夜长谈,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爸爸能这么的好说话,能够理解他,更像是个知心朋友。

也是在父亲的讲述中,他听了许多关于爸妈年轻时候的故事,也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去做,以对自己和对小颜两个人最合适的方法。

章节目录

兔子爱上窝边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颖宝儿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颖宝儿吖并收藏兔子爱上窝边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