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媚颜转身回到寝室楼,蓝月辉气的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左依晗将手上的水递给蓝月辉。蓝月辉没有接。

“媚颜姐姐怎么又生气了?”

左依晗看蓝月辉没有说话,继续说道:“天气这么热,你就不要一直在楼下晒着了,一会该中暑了。我……我会心疼。”

蓝月辉看了眼左依晗,“我们谈谈吧。”

左依晗眼神中闪过一丝光亮,“我们?”

蓝月辉大步向前走去,左依晗紧跟着他走进商业街的一家冷饮店。

“你喝什么?”蓝月辉问。

“烤奶加冰。”

蓝月辉开口:“再来一杯柠檬水。”

店长看了看两个人,“你们两个是情侣吧?真是郎才女貌啊。”

左依晗羞涩的笑了一下,“店长你也很帅。”

蓝月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左依晗没有再说话。他付了钱,两个人走到最里面的座位坐了下来。

“月辉,你喜欢我扎马尾还是披头发?”左依晗问。

“我不喜欢你。”蓝月辉回答。

“……”

“你为什么会来这个学校这个专业?”蓝月辉问。

“我说了,也许这就是我们的缘分吧。”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实话。”蓝月辉的语气很冷。

左依晗开口,“我的世界里只有你,所以为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左依晗苦笑一下,“蓝月辉,从始至终你的眼里就只有阮媚颜,所以看不到别人的存在吧?”

“回答我。”

“报考那天,我就坐在你后面的那台机子。你报什么学校什么专业我看的清清楚楚。但你始终没有注意到我。”

“左依晗,我不喜欢你,你还要继续烦我多久?”蓝月辉忍着不耐烦的心情说道。

“我知道,你喜欢阮媚颜。但是我喜欢你,喜欢到我自己根本没办法控制!我每天脑海中时时刻刻都在想你,睡觉前想你想到快要疯了!终于我忍不住了,给你发条信息,但是你呢,一个字都不肯回我!”左依晗边哭边说着,似乎是把内心所压抑的东西全部都释放出来一般。

“但是这不是你扰乱我生活的理由。”蓝月辉的语气依然很冷。

店长端着饮料走了过来,“二位的冷饮来咯。哎呀,你这小伙子,怎么让女朋友哭的这么厉害呢!美女,觉得委屈就骂他,骂完就好了啊。”

左依晗点头,“谢谢。”

店长离开,蓝月辉捋了下自己的头发,“我拜托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好吗?”

左依晗擦了擦眼泪,“你以为我不想吗?你以为说放下是这么的轻而易举吗?”

“是你不愿意,左依晗,放下吧,你会找到属于你的幸福的。但是那个幸福,不是我。”

左依晗笑了一下,“月辉哥哥,你知道吗?我们认识以来,除了那次让我帮忙,这是第一次我们两个人单独坐在这里。这个场景,是我日日夜夜都在憧憬,都在幻想的。我不会放弃的,我会一直陪着你,什么时候你觉得和媚颜姐姐在一起累了,想离开了……”

蓝月辉打断她的话,“不会有这一天的。”

“路还长,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没有阻止我喜欢你的权利。”

“你到底想怎样!”蓝月辉没了耐心。

“给我个机会,和我在一起。”

“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再谈下去了。”蓝月辉站起来就要走。

“我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不觉得我有错!”左依晗大声说着。

阮媚颜哭着回到宿舍,三个人一看,这怎么还哭的更厉害了,急忙过来安慰她。

“媚颜,怎么了啊?”

“是啊,到底怎么回事?”

“媚颜,你说,我有经验,告诉你怎么办。”苏晴搬着凳子坐了过来。

阮媚颜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摇了摇头,她现在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大家见她不想说,都散开了,让她先缓一缓情绪吧。

接下来的几天,阮媚颜和蓝月辉开始了正式的冷战。

阮媚颜在宿舍待着的时候就会翻开《泰戈尔诗集》看,这本书她一直带在身边。

“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如同一阵凄伟的风,穿过我失血的经脉,驻守岁月的信念。也许所有的初恋都-一样,它只是为后来的恋爱做一个序幕而已。可是到后来你才发现,你如果再想爱上一个人,是这样难这样难。难到你以为你已经不能再爱,不可再爱,难到你找到的下一个人,还以,第一个人为蓝本。”

是啊,初恋是让人刻苦铭心的,大概大多数人都不会忘记自己的初恋,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触爱情,第一次把心托付给另一个人,陪着他欢喜,陪着他哭泣,陪他一起度过每一个平凡而简单的日子,却因为有彼此的陪伴而让每一天变得充满甜蜜,幸福的味道。

阮媚颜惊叹泰戈尔对爱情的理解,也臣服于他的笔下这些优美的语句,怀着好奇,她搜索了关于泰戈尔的爱情故事。

1978年,他来到孟买学习英语为远赴英国做准备,一位医生的女儿做了他的英语老师。他们两个一见如故,在之后的相处中两人逐渐被对方所吸引。泰戈尔还专门写下了长诗送给她。安娜常常主动接触他,想办法吸引他的注意,但泰戈尔根本没有理解安娜的暗示。他相对安娜示爱,但一想到自己就要远赴英国,不想耽误安娜的青春又默默放弃了。

几个月后,他告别了安娜远赴英国。走前,安娜为他送行。两人都想不到这次离别,竟是永别。安娜在父亲的安排下,迅速嫁给了一个大她二十岁的男人。她的婚姻生活并不快乐,安娜整天活在抑郁和痛苦之中,几个月之后就去世了。泰戈尔回国后,才发现自己的爱人已经去世。

安娜可以说是整整影响了他一生,直到晚年,他还提笔写诗来缅怀安娜。

泰戈尔的婚姻不像他的爱情诗那么浪漫,反而一直是平平淡淡的。回国几年后,在家庭的安排下,他娶了一个同种姓的女孩子。他比妻子足足大了十一岁,所以他一直十分关心他的妻子。在写作之外,他也常常抽出时间来陪伴妻子。他们两人之间虽说没有许多浪漫情调,但一直相敬如宾平淡地生活。

当妻子生病时,泰戈尔一直在病床前精心照顾。但不幸的是,妻子还是因病过世了。妻子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沉浸在痛苦中。而且他不得不独自承担起照顾孩子的责任,为了增加与孩子之间的交流,他常和孩子们一起玩游戏。女儿生病时,他抬着担架走了几十里将女儿送进医院。正是因为对孩子的父爱,他才能写出《新月集》这么优美的儿童诗集。

蓝月辉的部长这天见到蓝月辉一个人走在路上,“嘿,又见面了。”

“部长好。”

“不用这么见外,我比你大一届,叫我学姐也可以。”

“知道了。”

“怎么没见你女朋友啊?”部长问。

“……”蓝月辉没说话。

部长见势说道:“分手了?那是不是我有机会了啊?”

“啊?”蓝月辉懵逼。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撩你。”

“没分手。”蓝月辉回答。

“没关系,不防止我追你。我还有事,先走了。一会微信找你”部长笑了一下离开。

蓝月辉揉了揉太阳穴,继续往前走着,迎面过来一个女孩,“帅哥!你哪个学院的?”

“有事?”

“留个微信号吧……”女孩子羞涩的说。

“不好意思,我有女朋友了。”他说完朝前走去。

迎面他看到了阮媚颜正在和一个男生说话,还笑着,他气愤的走了过去。

“同学你还有事吗?”蓝月辉问。

那个男生一脸莫名其妙,“没,没事了。”

蓝月辉一把搂住阮媚颜,“如果没事的话我就要带女朋友走了。”

男生还没反应过来,蓝月辉就搂着阮媚颜走了。走了几步,阮媚颜把他的胳膊从自己肩膀上拿了下来。

“你干嘛。”

蓝月辉直接对着她的唇就吻了上去,这个吻,似乎是充满了对她的思念,从而漫长而深情。

很久后蓝月辉才松开了她,凑近她的耳边说:“我好想你。”

阮媚颜一下子哭了起来,“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呜呜呜……”

这一哭,蓝月辉都慌了,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小颜别哭,我错了。”

“呜呜呜……”阮媚颜哭的抽泣不停。

“小颜,我错了,我不应该不理你的。我也不是故意不理你,我……我就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也是第一次谈恋爱,不知道应该去面对彼此吵架这个问题,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因为什么生气,我就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我也不敢找你,而且我之前给你发的消息你也没回……”

蓝月辉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在做检讨一般,阮媚颜看着她的样子笑了起来。

蓝月辉看怀中的人儿笑了,总算舒了一口气。

“你真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她问。

“真的不知道。”

章节目录

兔子爱上窝边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颖宝儿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颖宝儿吖并收藏兔子爱上窝边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