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你不是开会嘛,我就想着去找你,但是我刚到门口就看到左依晗亲你!她亲你!”

蓝月辉懵逼,“啊?没有!她那天是跟我说什么话来着,我忘了。你哪只眼睛看到她亲我啊!”

“这两只。”阮媚颜指了指自己的双眼。

“白痴!我觉得我应该去给你配副眼镜了。”

“她真没亲你?”

“真没有!我觉得你太也不相信我了吧。我真的那么给不了你安全感吗?”

阮媚颜摇摇头,忽然紧紧的抱住了蓝月辉,“不,是我错了,是我对你没有基本的信任。对不起。”

蓝月辉也紧紧抱住了她,“别,你别道歉,是我的错,以后啊,我肯定会加倍的给你安全感。好不好?”

“好!”

“那你也要答应我,有什么事和我说,不要一个人以为什么样就按你的想法来,你本来就白痴,谁知道你又每天想一些什么乱七八糟让自己不开心的事情。”

“我知道了。”

“这还差不多。”

阮媚颜看着面前的绿树红花,“蓝月辉,你看,这风景多美。”

蓝月辉点点头,“对,像我们的爱情一样。”

两个人对视,异口同声:“情若似山辉川媚,又何谓花谢春红。”

和好以后,阮媚颜回到寝室一直傻笑,同时还哼着歌,沈月看不下去了,“我说你总傻笑个什么劲儿,中五百万啦你?”

“不!比中五百万还开心。”阮媚颜回答。

柳田田接话:“可让她多笑笑吧,也不知道是谁这两天天天丧着一张脸。看来今天是雨过天晴咯。”

“哼,以后都会是晴天。”

“哎呦呦~”

W市的另一边,南梦一有空便去温阳的学校看他,帮他准备一些生活用品或者零食之类的。这天,两个人一起散步在温阳学校的操场上。

“你和媚颜联系了吗?”温阳问。

“有时候会在微信上聊聊天。”南梦回答。

“哦……”

“怎么了?”

“开学以来一直没联系,还挺想她的。”温阳喝了口水。

“温阳。”南梦叫了他的名字。

“怎么了?”

“你知道你和天上的星星有什么区别吗?”

温阳好奇,“什么区别?”

“星星在天上,而你在我心里。”南梦回答。

“呀哈,小爷我竟然被你套路了。”温阳笑了。

“那我在你心里吗?”南梦问。

“在啊,那能不在吗?”

南梦半开玩笑的说:“温阳,要不咱俩凑合凑合过得了。”

“哈哈,咱俩不是已经凑合二十年了么?怎么,你还想凑合一辈子啊?”

南梦回答:“是啊,一辈子。”

“我可不敢,耽误你这么个黄花大闺女的大好时光啊。”

“怎么就耽误了?”

“你别以为你们班那个小伙追你我不知道。”温阳调侃道。

南梦锤了一下他,“老娘又不喜欢他。”

“哈哈,我可是帮你打听了,那小伙人不错,你可以考虑考虑。”

“那你呢?”

“我啊,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

“……”

南梦看了看他,转移了目光,没有再说话。所以,他似乎这已经是在告诉她答案了吧。

图书馆里,蓝月辉正在给阮媚颜辅导着功课,两个人桌子上摆着《初级会计实务》。

“这道题,甲公司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2016年5月1日外购一栋办公楼,取得增值税专用**上注明的价款为8000万元,增值税税额为800万元,支付产权登记费12万元,支付契税320万元。以上款项均以银行转账方式支付,你给我写一下会计分录。”

阮媚颜听的头都大了,“这也太难了吧。”

“快写,你不自己试着写怎么能会啊!”

“写!嗯……贷方是银行存款。”

蓝月辉看着她问:“那借方呢?”

“应交税费——应交增值税。”

“没了?”

“还有什么?”

“办公楼,楼房啊!”

“……”

“借方固定资产8332,应交税费——应交增值税480,待抵扣进项税额320,贷方银行存款9132。”

“其实我刚就想说固定资产,我不确定就没敢说。”

蓝月辉弹了她一个脑瓜崩,“行,那下次不管说对说错都要说知道吗?”

“知道了。”

“那我再问你一个简单的,甲公司买了一批材料,没有入库,会计分录应该写什么?”

“原材料!”

“错!没入库的写在途物资,入库了的才写原材料!”

“哦哦,好的,我记住了。”

周末,蓝月辉的部门迎来了本学期的第一次聚会。他也得到阮媚颜的允许去参加聚会。大家坐在饭店一起聊着天,左依晗提议:“这么高兴的日子,大家没人喝点酒吗?”

部长开口道:“没关系,今天周末,大家想喝就喝点吧。”

“好嘞!部长英明!”大家开始拿啤酒。

“我给大家拿杯子倒酒吧。”左依晗说。

她去拿杯子然后给每个人倒满酒。部长先举杯,“首先我感谢大家开学这几个月以来对我工作的支持,有时候因为任务完成的不好我也对大家发过脾气,也感谢大家对我的担待,希望以后我们大家继续一起努力工作,把我们部门整的越来越好。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大家起哄,也一一把一杯酒干了下去。

饭局越喝大家也越玩的开,后来蓝月辉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便站起来想走,却又被人拉的坐了下来,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日清晨,他睁开眼睛,发现这不是宿舍,是酒店!他一看自己没有穿衣服,旁边躺着的是左依晗!

左依晗也睁开了眼睛,他看到蓝月辉以后发出尖叫,“啊!!”

“这怎么回事?!”蓝月辉完全不知情。

“月辉哥哥,你……你知道我喜欢你,你也不能……不能对我这样啊!呜呜呜……我的清白……”

左依晗抱着被子哭的稀里哗啦的,蓝月辉崩溃的揉了揉头发,“我昨天可能喝醉了,我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蓝月辉!所以你想穿上裤子就不认人吗?!毁了我的清白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吗?!”左依晗哭的很厉害,她嘶吼一般的说话。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左依晗只穿了一条内裤,她撩起来被子,床上有一片红色的印记,她哭的更厉害了。

蓝月辉立马转过头不看她,“你先把衣服穿上,好吧?”

“呜呜呜……”左依晗只是哭着。

蓝月辉才近乎崩溃,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却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不能不对眼前这个女孩负责。

“你想怎么办?”蓝月辉问。

“你娶我。”左依晗平静了下来。

“我说大姐,这都什么年代了,我知道这件事对你不公平,但是我……”蓝月辉回头跟她说话,左依晗依旧没有穿衣服,也没有盖被子的坐在那里。

蓝月辉急忙又把头转过去,“娶你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我们大学都还没毕业。”

“那我等你,等我们大学毕业了再结婚。”左依晗说。

“你先穿衣服,好吗?”蓝月辉说。

“我去洗个澡。”左依晗站起来走向卫生间。

蓝月辉又把头转向这边,开始找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手机响起阮媚颜的电话,他接通。

“蓝月辉,你昨天都没有跟我说晚安哦。”电话里传来甜甜的声音。

“嗯。”

“你是不是没睡醒啊?我电话给你打的有点早了。那你再睡会。”阮媚颜说。

“好。”

阮媚颜挂了电话,蓝月辉的脑子嗡嗡的一团糟,这下左依晗定是更不会放过他了,可是对于昨晚……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穿好衣服,等着左依晗出来。

不久,左依晗裹着浴巾出来,“要不要吃点东西?”

蓝月辉开口:“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把这件事解决了再说吧。”

左依晗坐了下来,“好。”

“你说吧,想怎么办,除了和你在一起,其他都可以。”

“其他?其他还能有什么?”

“给你钱什么的都行,只要不和你在一起。”

左依晗冷笑,“钱?蓝月辉,你觉得一个女生的清白是可以用钱来买的吗?!你特么把我当小姐啊!”

蓝月辉揉了揉脸,“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什么能够弥补你。”

“和我在一起。”

“你一定要这样吗?抱歉,我做不到。”

左依晗站了起来,浴巾没有围紧掉在了地上,她整个人露在外面。

蓝月辉看见后立马低下头,左依晗蹲下把浴巾捡了起来重新围上。

“怎么?事情昨天已经发生了,今天还假装成正人君子?”

“我说过了我根本没有印象。”

“没印象就可以不认账吗?”

“我先走了。话我已经说过了,除了在一起其他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蓝月辉起身离开,他走到酒店前台,问服务人员,“你好,我想问一下三楼311的房间是一个叫左依晗开的房间吗?”

“我帮您查一下,请稍等。”

“不是,是一个叫吴娜的。”

这不是他部长的名字的吗?蓝月辉拨通她的电话,“喂?部长,是我。”

“蓝月辉?怎么了?约我出去啊?”

章节目录

兔子爱上窝边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颖宝儿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颖宝儿吖并收藏兔子爱上窝边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