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笑了一下,“姑娘说笑了,你现在,不就在小生的心房中吗?”

蓝月辉拿起阮媚颜的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感受到了吗?”

阮媚颜不好意思的立即把手放下,“

蓝月辉,我写了一部小说,还差一个结局就完工了。”

“小说?什么时候开始写的啊?没听你说过。”

“很早之前了,后来高考就没来得及写,不过我打算这个假期把它写完。”

蓝月辉坐在了一个台阶上,一把将阮媚颜拉进怀中,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好啊,那等你写完,我帮你审阅一下。”

阮媚颜翻了个白眼,“切。那肯定是过关的啊。”

“写的什么类型的小说?”

“你猜啊。”

“不会是童话故事吧?”

阮媚颜伸手锤了他一拳,“才不是!我写的我们两个人的故事。不过是我想出来的,因为当时我们还没有在一起,所以我就把我憧憬的爱情,以及我脑海中的你该有的样子,都写下来了。”

“哦?那我更应该看看了。走吧,带你去河边看看。”

“嗯!好。”

纯净的河水旁边,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前面还有一排大树,远处连着几座高山,构成一副美丽的绝世风景图。

“蓝月辉,你还记得你当时刚来班级的自我介绍是怎么说的吗?”

他嘴角勾起一起坏笑,“不记得。”

“你当时说,你叫蓝月辉,山辉川媚的辉。我当时觉得山辉川媚这个词很耳熟,于是我回家便查了它的意思。”

“哦?说说。”

“山辉川媚,是形容风景非常优美,而辉正是你的辉,媚是我的媚,你说我们两个人是不是从名字上看就注定非常有缘分啊?”

“哈哈。白痴。”

“你才白痴呢!是不是啊!快说!”

“是是是!”

两个人在草坪上,你追我打,你说我笑,大概这就是来自青春的恋爱,简单,纯粹,而又美好。

夜幕降临,阮媚颜入睡前写了这样一句话发给了蓝月辉。

“情若似山辉川媚,又何谓花谢春红。”

蓝月辉看着手机中的这条短信,唇齿间皆是笑意。

他按了几个字回复:“情比金坚,满眼宠溺皆为你。”

收到信息的阮媚颜开心的合不拢嘴,忽然她感觉房间晃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紧接着桌子上的杯子摔到了地上,玻璃碎片摔了一地,她感觉整个房间开始不停地晃动,接着传来妈妈的敲门声。

“小颜!开门!地震了!快跑!!小颜!”妈妈急切的喊着。

阮媚颜慌慌张张的拿着手机急忙开门跟着爸爸妈妈往出跑,这个场景,让她心如针扎一般,慌乱不已。

跑下楼正巧看到楼上有人窗台的一盆花从高楼上摔了下来,差点砸到一个人,阮媚颜吓的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地震停了下来,房子不在晃动。

阮媚颜的眼中忽然看到一户人家,这家中的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女儿急忙往出跑,其中的一个女孩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接着房顶砸了下来,马上就要砸在和自己长的一样的女孩子的身上,突然那个女人护住了她,用整个身体替她挡住了掉落下来的房顶,最终不忘喊着:“小颜,带着妹妹快跑!”

眼中的小女孩正要抱起嚎啕大哭的妹妹,这时门口出现一个男人,他正要冲进来抱两个女孩,却被松弛的防盗门砸倒,女孩慌乱的看着这一切。

“不要……不要……”阮媚颜不停的哭着喊着。

“啊!姐姐!”小女孩还没等被和阮媚颜长的一样的女孩子抱起来,就已经被倒下来的柜子压在了底下。

女孩哭着喊着,她想从柜子下把妹妹救出来,可是房间晃动的让她不得不赶紧往出跑,她害怕,她无助。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是不停地往出跑。

阮媚颜的爸爸妈妈看着女儿不停的喊着不要,知道她再次受了刺激,立马拨打120。

医院中,阮媚颜还是处于慌乱崩溃的状态之下,她不停的哭着,嘴上不停的喊着:“爸爸!妈妈!妹妹!不要啊!救命啊!”

阮媚颜的爸爸妈妈守在窗边,阮妈妈紧紧的抱着她,“乖,小颜,妈妈在这。”

阮爸爸按着阮媚颜的那只正在输液的手,以防跑血,眼中是无尽的担心。

蓝月辉不停的给阮媚颜打着电话,却没有人接听,刚刚的余震让他心神不宁,他拿着车钥匙直奔阮媚颜家,可是阮媚颜家中根本就没锁门,却没有人在,家门口掉落着阮媚颜的手机。

他拿起手机,手机界面是自己发给她的那条短信,他更害怕了,翻开她的通讯录找到妈妈,拨打了过去。

阮媚颜的妈妈正抱着女儿,脸上尽是泪痕,阮爸爸听到电话响,一看是女儿的号码。

“喂?”

蓝月辉听到有人接了电话,似乎是看见了希望。

“是阮媚颜的爸爸吗?”

“是我。”

“我是蓝月辉,刚刚有余震,叔叔你们一家还好吗?”

“我们没事,就是小颜……”阮爸爸看着面前的女儿,叹了口气。

蓝月辉的心揪住了一般疼痛,“小颜她怎么了?!”

“可能和她小时候的那次地震有关,她受了刺激,现在有点精神错乱。”

“什么?!叔叔你们在哪家医院,我能过去看看她吗?”

蓝月辉把家门关好,冲向了左大附属医院,左依晗正坐在接待室看着电视,是旁边的M市发生了地震,所以给Y市带来了余震。

蓝月辉下车奔进医院,正巧让左依晗看到,她冲出接待室,“月辉哥哥!月辉哥哥!月……”

蓝月辉头都没有回直接上了楼。她只好无奈的再走回接待室看着电视。

病房外,蓝月辉看到阮爸爸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他走了过去,“小颜怎么样了?”

“刚刚输了液,现在睡了。”阮爸爸用手揉着头发,眼睛中是充血的红丝。

“医生怎么说的?”

“精神受了刺激,本来小的时候那次地震对她打击就很大,给她造成了短暂性失忆,这次地震把她潜伏多年的伤痛全部都给引出来了,她一时接受不了。”

“叔叔,我能问问之前的那次地震,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阮爸爸叹了口气,“以前我老婆和小颜的妈妈两个人是发小,后来地震,小颜一家只有她活了下来,我和我老婆看她一个人,正好我们也无儿无女,于是便办理户口,收养了她,她亲爸也姓阮,于是我们并没有给她改名,让她保持着自己原来的名字,继续生活。当时医生告诉我们,她可能有短暂性失忆,我们反而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不用让这么小的孩子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后来我们谁都没有在她面前提过地震这个词,包括有关地震的所有东西,我们都不给她看,即使这样,她晚上依旧会经常做噩梦,我老婆一听到她有动静,就会立马跑过去安慰她。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好几年,近两年来说,她才好了很多,我们以为这样下去,她就会完全淡忘这件事,没想到啊!没想到今天会地震……”

蓝月辉顿悟,怪不得之前调查的时候,没有查到什么其他的关于阮媚颜的资料。他们竟然不是小颜的亲生父母。蓝月辉的心里也更加难受。

“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去吧,她妈妈在里面。”

蓝月辉轻轻的走进病房,阮妈妈还在不停地哭着,蓝月辉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阮媚颜,心中传来的疼痛感,快要让他喘不过气。

“阿姨,没事的,小颜一定会好起来的。”

阮妈妈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蓝月辉站在旁边,盯着阮媚颜看了很久很久,走出了房门。

温阳一家和南梦一家同时跑下楼,南梦都睡了,她穿着睡衣在楼下,以这种方式见温阳也太奇怪了吧。

“南梦!你没事吧?”温阳跑过来问。

“没事,你呢?”

“哈哈哈哈,我说南梦,你这睡衣还是海绵宝宝的,也太幼稚了吧!”

南梦尴尬的看着自己的睡衣,“切,我喜欢海绵宝宝,不行吗!”

“行行行。对了,你给媚颜打电话了吗?她怎么样?”

南梦一惊,“还没。”

温阳急忙拿出手机,“我打吧。”

他打了好几通还是没有人接,“南梦。她没接我电话,你打试试。”

南梦打了好几通,依旧没人接。

温阳着急道:“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我得去看看。”

南梦看了看自己的睡衣,“哎呀,不管了,你等等我,我也去!”

班级群里像是爆炸了一般,大家都在讨论着刚刚的余震,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诉说着自己的心情,有不少人艾特@蓝月辉,问着班长有没有事,蓝月辉看了眼手机又放进了口袋。

他陪阮媚颜的父亲一起坐在椅子上,脑海中一直浮现着阮媚颜发给他的那句话:情若似山辉川媚,又何谓花谢春红。

他内心一直想着:小颜。你可一定要没事啊。

楼下,左依晗走来走去绕个不停,蓝月辉都上去半天了,怎么还不下来。

“晗儿!”宋宇航大喊一声就冲过来抱住了她。

章节目录

兔子爱上窝边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颖宝儿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颖宝儿吖并收藏兔子爱上窝边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