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刚开始演戏,陶醉已经觉得很辛苦了,这高跟鞋把脚都磨出泡来了。

第一天,陶醉觉得除了觉得穿高跟鞋难受点,其他倒比她想象中容易一些。

接下来,陶醉便隔三差五的现现身,陪王一朕吃吃饭。活脱脱一场恩爱秀。

这天,王一朕通知陶醉比往常早一点到办公楼下等他。

陶醉到了不到10分钟,从大堂里走出来一群人,中间还有上次在宴会见到的名叫罗伯特的外国人。

这罗伯特老远就看到了陶醉。

“哦,王总,你美丽聪明的太太来接你啦。”

说完,罗伯特还朝陶醉招手。陶醉走近,微笑着跟罗伯特打招呼,“您好。”

“很高兴再见到你。”罗伯特很热情,走上前跟陶醉拥抱了一下,陶醉微愣了几秒,不过很快就恢复颜色。

陶醉注意到人群中的赵元枫,脸拉得老长,正一脸不悦的看着她。

后来她才知道,罗伯特最终选择了王一朕的方案,后续事宜也全部交由王一朕负责。

赵元枫苦心孤诣的想清除王一朕,却仍棋差一招。

因为罗伯特的原因,很多股东对王一朕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

对比赵元枫,王大公子心情就大不一样了。

现在一切都按照他的布局一点一点进展。晚上,他打算携着家眷出席酒会了。

陶醉身着红色的晚礼服,挽着王一朕款款的走进酒会大厅,大厅里人群的目光也纷纷投射过来。

几个人小声的议论起来。

“这王总旁边的是谁啊?这么漂亮”

“听说是他新婚妻子,而且宏远的人说,这王总老婆跟的很紧,经常去公司查岗!”

“哦?难怪!他以前很少带女人出席就会的!”

“不过王总那个绯闻女友,不是也刚进去吗?”

“......”

看戏的从来不嫌事大!

李蔚远远地看着王一朕领着陶醉迎面走来,犹豫壁人。心里五味杂陈。

这陶醉,相亲的时候,她就见过。不过那时候人家都叫她夏小姐。

现在想想,她原本按照王一朕的安排进入,最终却被淘汰,没有成为王家的媳妇,全是陶醉耍心机造成的,霸占了原属于她的位置。

所以她才不甘心,顺水推舟的配合经纪公司传王一朕跟她的绯闻。

而且以她多年对王一朕的了解,王一朕不可能喜欢陶醉,充其量就是个门面妻子。

她举着酒杯,搔首弄姿的迎上去,肆无忌惮的对着王一朕媚笑:“王总,你总算来了。”

王一朕见势轻轻的在陶醉后腰一推,陶醉不由得向前一步。挡在了前面。跟李蔚面对着面。

陶醉心里一惊,她明白王一朕的意思,他是示意她该上场发挥了。

她轻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站稳脚步,努力上扬嘴角,让自己露出笑容。她脑海里想到了府上二夫人的形象。

第一步,要笑,要眉毛微挑,眸子半开,扬起嘴角,定定的看着别人笑。稳住气场。

李蔚原以为自己的笑容是最妩媚的,一看这眼前的女人,眼里含波,媚眼如丝,而且还带着一丝警示的味道,不由得心底一震。

察觉到李蔚表情的微动,陶醉迅速来到下一步骤。

第二步,要宣示主权,明确地位。

她依葫芦画瓢。

“李小姐是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朕的太太,结婚的时候没有见你来,真是太遗憾了。”

李蔚脸色浮起一点阴云。

“我听一朕说,你在宏远投资拍摄的电视剧里面饰演女二号。

既然是女二号,就要踏踏实实的演好自己的角色,别老想着抢戏,喧宾夺主就不好了。配角就是要配合主演的,配角随时会死,但主角不会。你说是不是?”

李蔚的脸彻底变黑。

她没有想到,当初看起来文静端庄的陶醉,竟这般厉害,字字珠玑,这分明是在警告她,别想打王一朕的主意。

她想起之前王一朕跟她说,关于绯闻的事情,他本人没多少意见,但是她老婆有意见。

这陶醉果然不是一般的人。

旁边的王一朕没有想到这陶醉入戏挺快,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消化李蔚的信息,还会暗讽,不愧是江湖出身。

瞧了一眼李蔚的表情,王一朕有点忍俊不禁。这李蔚上次的做法就让他气恼不已,害得他差点被赵元枫将一军。

他作为男人也难得出手动她,现在手下有“老婆兵”使唤,正好!

陶醉见状,觉得差不多了,也该收了。正欲退回转身,不料,王一朕向前一步,稍稍使力,陶醉身子往旁一歪,撞向李蔚的胳膊,杯子一晃,一杯红酒洒落在李蔚雪白的晚礼服上。顿时,胸前一片绯红。

王一朕却在关键的时候,又把陶醉揽了回来。领着她快步往前。

留下咬牙切齿的李蔚在后背恶狠狠的瞪着他们。

来酒会的,除了一些名流,还有一些生意人的太太,平素最讨厌小三小四,看见李蔚的狼狈样子,开始指指点点。

“这不是那演员李蔚吗?上次跟那个王总搞绯闻那个。”

“好像被人家老婆泼红酒了。”

“泼得好,谁让她之前跟人家老公勾肩搭背,搂搂抱抱的。“

陶醉忍不住回头瞧李蔚,见她脸气得煞白,拖着衣裙匆匆离开了现场。

“刚才我已经占据上风了,为什么还要把酒撒人家身上。”陶醉盯着王一朕问道。

某人装傻充愣:”是你撞翻人家酒杯,不是我。“

陶醉一记白眼,她还不至于那么傻,刚才王一朕分明就是故意的。

“悍妇,不光是动嘴,还要动动手,再说又不是让你动手打人,就是撒点酒而已!”

陶醉总算是真正见识到王大公子的腹黑了。

看着陶醉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王一朕觉得有些好笑,半开玩笑道:“话说你以前经常出入街头,你别告诉我,你没有打过架!”

陶醉一语凝噎。她本人别说打架,从小到大,连脏话都没骂过几句。可是原主陶醉,人家可是有小跟班的,还经常两肋插刀,替人出头,她零碎的记忆里,隐隐约约记得她身上曾有过伤的。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