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陶醉看清王一朕的长相后,她也愣了好一会。她没有想到这个几天前在路边无意中碰到的人,竟然是王家的孙子。

当初陶醉第一次见到王一朕时,觉得他跟自己在那个年代认识的一个人很像,还想着他会不会跟自己一样穿越过来了,兴奋不已。因为她穿越过来后,模样也没有太大变化。

于是便兴冲冲地向前,激动的抓着王一朕的胳膊问他叫什么名字。

她还记得王一朕当时一脸嫌弃的表情,还说了些轻浮的话语。

没有想到这人竟然是王家的孙子。陶醉心里更加紧张了,她不知道这王一朕对她是否还有印象,会不会对她的身份起疑。

她在心里默默祈祷这叫王一朕的人,千千万万不要询问有关她的任何信息。

坐一旁的李蔚见到王一朕进来,心情明显雀跃起来,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她一通信息过去,王一朕终于还是过来了。

“哥,你不是说不来吗?”王一君笑道。

“会议提前结束,就顺道过来了。”王一朕没有表情的回答,也没有看旁边站着的李蔚。

“一君,你哥棋艺不错,让他跟这位姑娘对弈一局吧。”王老太太发话。

王一君瞄了一眼陶醉,耸耸肩起立:“也行。”

王一朕倒是没有拒绝,慢慢走近。陶醉垂着头也能感受到一股夹杂着淡淡烟草味的强烈气息在靠近。

她感觉一道锐利的目光正盯着自己,她深深吸了口气,最后硬着头皮,缓缓地仰起头,强装着一丝笑意朝对面微微点头,一副初次见面的模样。

王一朕定定的看了两秒陶醉,微微挑眉,眸子里看不出任何表情,最后微微挑了挑嘴角,淡淡道:“开始吧。”

陶醉在心里吁了口气,还好这王大公子没有提他们之前见过的事情,要不然一追问,保不准就发现她是假的夏彦歆。

或许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了,毕竟自己现在这身打扮跟之前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这样一想,陶醉心里放松了很多。

不一会儿,两人都沉侵在棋局中了。

周围的人也都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两人。陶醉发现这王一朕棋艺倒还真的如王老太太刚刚说的一样,很不错。看似不温不火,没有想到步步为营,居然一下找不出什么破绽。

这纨绔子弟似乎也精通棋艺,水平不在自己之下。

陶醉注意到这王大公子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一看便是养尊处优惯了的。

她悄悄地抬头,沿着胳膊一点点往上看,眼前的人,眉形如剑,鼻梁高挺,五官棱角分明,正一脸冷静认真的盯着棋局。

不过这么近看,陶醉又觉得跟这王一朕跟她在那个年代的认识的那人又不太像了。客观地说,这王一朕长得得还稍稍好看一些。

但来之前,她听夏彦歆说这王家的大孙子不近女色,貌似有断袖之癖。

唉,可惜了这模样.....陶醉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

对面的人闻声抬头,眼神微凛:“还不赶紧下?”

”哦,哦.....“陶醉有些无措的回答,赶紧低头下棋。

一看棋局:”糟糕,这一不留神都快输了。输也好,她原本就不打算赢的。“

只是陶醉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不知不觉两人最终居然弈和了。

不过陶醉有些想不通,按常理看,这王一朕是完全可以赢自己的,居然放她一马。选择跟她打成平局。

刚才李蔚见到王一朕进来时的兴奋劲,她全看在眼里,她敢断定这李蔚跟王一朕肯定有关系。那这王一朕选择跟自己弈和,究竟意欲为何呢?她有些不解的看着王一朕,只可惜对方压根没有看她。

这楼上气氛诡异,楼下也很热闹。因为之前下去了3个女孩,现在就剩下3个女孩在楼上。大家都在热议究竟谁最终会成为王家孙媳妇人选呢?

陶国华见陶佩雯从楼上下来,很是失望。原本他对自己的女儿非常有信心。这陶佩雯不仅生的肤白貌美,而且长袖善舞、擅长交际。懂得讨人喜欢。

没有想到还是没有被相中,他上前问陶佩雯,上面是什么情况?

陶佩雯瘪瘪嘴,没出声。因为被淘汰,心里也很郁闷,没有回答。而且她越来越觉得刚才那个女孩就是陶醉。

“爸,陶醉还在学校吗?”

陶国华愣了愣,不明白她问这个什么意思。

“我刚才在上面看到一个人,很像她。”陶佩雯不太高兴的语气。

陶国华一听,马上否定。他跟陶佩雯分析:第一以陶醉现在在学校的情况来看,不可能来到这里;其次就算她来到这里参加相亲,以她的性格和外形条件也不可能被王家看上。

经陶国华这么一说,陶佩雯想想觉得很有道理。

这陶醉不但性格古怪,打扮奇特,而且学习各方面都很差,除了会点漫画,传统的琴棋书画一点不通。车祸之后还休学一年,现在能不能顺利毕业都成问题,这样的条件王家怎么可能看得上呢?

而且她现在想想,刚才那个女孩的气质确实比陶醉端庄多了,可能只是长得有几分像而已。

“佩雯,不用难过,你没有被选中也很正常。”陶国华安慰道。

因为他刚才打听了一下留在楼上几个女孩的来头。

一个是王家大孙子王一朕安排进来的人,一个是王家二儿子儿媳已经私下定好了的。

所以其他很多女孩大多都是陪跑而已!

王家二儿子王祖鹏跟妻子郑小兰两人此刻正在一旁得意,他们中意的人选已经顺利闯过最后一关了。

当初王老太太提出,但凡同意跟相中的人结婚就可以获得宏远10%的股权,这一诱人的条件,让他们夫妻二人非常动心。

于是他们便邀请了他们中意的新城黄家来参加宴会。现在顺利通关,正顺了两人的心意,惬意地跟宾客谈笑风生。

见王一朕跟陶醉弈和了。一旁的李蔚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原本他以为王一朕肯定会赢,那样的话,她还有希望。

眼下的情况却是:她输了,陶醉打平,黄思雨赢。怎么算都是最先淘汰她。

果不其然,王老太太朝老李使了使眼色,老李拿出一个装着珍珠项链的精致首饰盒子出来。

“这条珍珠项链产自南洋,在我们王家有些年月了,今天非常感谢李姑娘的光临,为了表达我的谢意,还请收下这份薄礼。”王老太太开口道。

陶醉瞅了瞅眼前的珍珠项链,这珍珠雪白圆润,光泽明亮,确实是上品。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是打发李蔚。

李蔚脸色虽有些不好看,但是瞅了瞅王一朕,也没有看出他有什么明显的态度,只能接过项链,默默地下了楼。

楼下的人见李蔚下来,都纷纷看向她,好几个女孩还围了上来问结果。

过了一会,王老太太转头对着黄思雨和陶醉悠悠地开口:“你们来参加这个宴会,说明你们是中意我的孙儿的。前几轮,都是你们被选择。这一轮呢,我就把选择权交给你们自己。”

话一出,黄思雨和陶醉倒是有些意外。这王老太太似乎也不是那么强势嘛!只是陶醉更郁闷了,她在纠结,自己当下该如何逃离呢?

她原本是想在最后一轮输的,这样的话,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被淘汰了,也不用做任何解释了。没有想到现在变成平局,而王老太太又把她留了下来,现在还让她选择。骑虎难下啊!

难道要说,她不是真正的夏彦歆?唉,怎么办好呢?

陶醉满脸愁容,跟站在旁边一脸兴奋的黄思雨形成鲜明的对比。

因为黄思雨是最先通关的一个人,所以王老太太让她先在王一朕和王一君之间选择一个自己中意的人。

旁边的王一朕和王一君也有点摸不清王老太太的意图。竟然让他们哥俩给她们两个女孩选择?

王一君则瘪了瘪嘴,不大情愿的样子。

王一朕面上倒没有多大反应,但是显然他安排的李蔚已经被老太太察觉了,也被打发了。看来得另寻方法才行。

他瞄了一眼一旁的陶醉,这女孩眉头紧锁,似是在思量什么?按照常人的思维,此时她应该很高兴才对。上次突然拦住自己,现在又来相亲,不就是明摆着想嫁进王家么?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