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宿舍,陶醉接到陶国华打到宿舍的座机电话,说过几天陶醉的奶奶生日,让她回家一趟。

原本还想问陶醉点什么,又停了停,说等陶醉回家再谈。

陶醉算了算时间正好是周六。还有两天时间。

老人的生日,想必很多亲戚朋友都会来,陶醉有些头大,她记得她到陶家后,就短暂的见过一部分亲友,其他的都不熟。

大多亲友也基本忽略了她的存在,毕竟是陶国华在外面生的孩子,还是个女孩。不过这也让陶醉倒是轻松不少,省去很多客套应酬。

周六那天,陶醉坐着公交车回到陶家,陶国华在客厅正等着她。陶国华示意她坐下,有事跟她谈。

“陶醉啊,爸爸好长时间没有跟你单独聊聊了.....”陶国华一副慈父模样。

说得好像之前,他们单独聊过似的。

不出陶醉所料,陶国华是主要是想问她跟王一朕聊得怎么样。

那天两家人见面,王一朕说之前认识陶醉,陶国华有些惊讶。也不清楚事实究竟怎样。

以陶醉的经历来看,两人认识的几率并不大。不过陶国华也懒得深究这些,只要两家人能顺利结亲就行了。

自从车祸后,虽然陶醉看起来变化很大,性子也变平和很多。

但是陶国华还是不确定,这离经叛道惯了的陶醉会不会听他的话,老老实实的嫁过去王家。

所以陶国华第一次语重心长地跟陶醉讲了一堆大道理,不过不外乎也就是说什么女孩子最重要的是嫁个好人家,王家条件如何好等等。

大致意思其实就是让陶醉不要生出什么事端,毕业后踏踏实实嫁进王家就好。

陶醉发现这大人劝孩子嫁人的理由,怎么多少年一直都没变呢?她以前的父母也这样说过。

所以陶醉一直默默听着,没有出声。

过了一会,吴碧玉领着10岁的儿子陶佩鑫出来了,陶佩雯尾随其后。

见陶醉坐在客厅,看着陶醉白皙的小脸,吴碧玉白了一眼,气不打一处来,快步领着儿子往外走。

这小丫头长得越来越像她妈了,不施粉黛却更有一股狐媚子样了。

陶佩雯更是一脸的不高兴,往年陶国华很少带陶醉出现在陶家一些大的场合。都是她陶佩雯是主角。

如今因为陶醉很快就要嫁进王家了,所以陶国华便想着带她出来见见亲戚朋友。

一来是等于真正承认陶醉在陶家的身份,二来跟王家结亲这件事让陶国华觉得有面子。陶国华想在亲戚面前炫耀炫耀。

来到酒店,陶家好些亲戚已经到了,放眼过去,陶醉发现很多都是生面孔。只见过伯父陶国宏一家和姑姑陶国玲。

陶国宏的老婆黄晓梅真带着家里的几个孩子正在大厅忙碌,给每个餐桌上摆放一些自己带来的酒水和回赠给客人的小礼物。

陶国宏的家里不像陶国华家里做生意,都是普通工薪阶层,历来节俭,这次为老太太庆祝生日的花费,原本陶国华想一人承担,奈何老婆吴碧玉不同意。

最后都是兄弟姐妹平摊。为了省钱,酒席的酒水,都自己买好带过来。

黄晓梅见吴碧玉一家来了,说自己忙不过来,让吴碧玉和自己的女儿们过来搭把手。

众目睽睽之下,吴碧玉不好推托,就让陶佩雯和陶醉去帮忙。

陶佩雯心里其实非常不愿意,但是亲戚朋友已经来了好多,她只能硬着头皮,有一茬没一茬的干点。

陶醉倒是觉得正好,反正不认识几个人,闲着也是闲着。只是她不太懂得现代的礼数,好几次被黄晓梅纠正。

陶佩雯见机故意讨好黄晓敏:“伯母,您看,我这样放对吗?”

“对,就是这样。这种礼物是每桌客人一人一份,酒水也是这样。还是佩雯能干,一看就会。“

黄晓梅扯着嗓子夸奖陶佩雯。陶佩雯得意的看了一眼陶醉。

陶醉假装没有听见,头也没抬,自顾自地的继续做事。

“哎,不是这样啊,都说这种礼物放一份,另外一个才放双份,你说你怎么就笨得像头猪呢?“

黄晓梅一直以来因为陶醉的身份不太喜欢陶醉,再加上陶醉之前一直在陶家也不怎么受待见。

正所谓自己的父母瞧不上的孩子,别人家更加看低。

所以黄晓梅也压根没有把陶醉当成侄女来看待,见她磨磨蹭蹭的又摆错,便肆无忌惮的呵斥起来。

陶佩雯在一旁听到,忍不住幸灾乐祸的偷笑。

陶醉怎么说在古代也是世家千金,原本就不怎么干活,除了偶尔父母的训斥,何时受到过这般辱骂。心里顿时有些恼怒。

“伯母,这里是公共场合,您也是长辈,说话的时候是不是该注意点。再说了,摆错了换一下不就行了吗?“

一些宾客也闻声朝这边看过来,黄晓梅不好意思再说什么,狠狠的瞪了一眼陶醉,小声的碎碎念道:“果然是野孩子,真是没教养。”

尽管声音低,陶醉却听得清清楚楚。她嘴角浮现一丝冷笑,索性拍拍手不干了。找了一个稍稍偏僻的角落坐下。

陶醉也学着其他人掏出手机,打发时间。平常她记得夏彦歆喜欢拍照,特别是自拍。

她点开相机,看着相机的自己,也真是凑巧,她居然跟现代的一个人名字和长相都差不多。

可是这两人的状态相差太大了,她随时都要帮收拾烂摊子。

除了不了解现代社会的一些事情之外,还要帮原主应对七七八八的男女友,和一帮瞧不上自己的亲戚。

“姐姐,你可以帮我拍照吗?”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陶醉的旁边。

陶醉见小女孩期盼的小眼神,便同意了。

小女孩摆出稀奇古怪的表情,陶醉拍好后给小女孩看,小女孩被自己的照片逗得咯咯直笑。

“乐乐,在干什么?赶紧回来!“一个中年妇女厉声朝小女孩喊道。

小女孩闻声,怯怯的朝陶醉招手,跑走了。

“哎,你刚才看到陶国华带她那个女儿来了吗?“

“佩雯?”

“不是,是他在外面生的,据说之前想叫那女的帮生个儿子,结果却生了个女儿。那女儿长得一脸狐媚子样。据说也很不省心,小小年纪就跟社会上的人来往,抽烟喝酒,不学好.....“

“不会吧,这样啊?在哪呢,我一会看看去....”

陶醉在洗手间,正准备起身出去时,却听到两个女人在外面嚼舌根。好巧不巧说的就是她。

她站在洗手间门口看了一眼,其中一个正是刚才那个小女孩的妈妈。

“在这呢,要看吗?”

陶醉突然出现,让外面两个女人面面相觑。最后一声不吭的灰溜溜的走了。

开席前,陶国华让陶醉往前几座坐。陶醉不得不往前挪了两桌,这桌坐的都是陶家的一些中年妇女,陶醉强装着点头微笑。

周围的人似乎也不太认识她,只想着是陶家的各种远方亲戚罢了,毕竟是老人80大寿,稍稍沾亲带故的也来了。

菜还没有上来,这周围的七大姑八大姨又忍不住开聊了。

其中一个胖胖的女人煞有介事道:“你们知道么?刚才听陶国华说他准备跟王家结亲家呢?”

周围有人回应:“哦,是吗?不过她那个女儿佩雯倒是长得可以....”

“不是啊,是他另外那个女儿,叫什么.....陶...醉的“

“我记得去年不是还听说,他那女儿出车祸在医院吗?”

“据说昏迷很久,都快成植物人了,陶家正准备拔掉呼吸机,结果却突然醒了......”胖女人绘声绘色的说道。

陶醉真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来,居然能听到这么多关于自己的“传说”。她一边喝着茶,一边默默地听跟着,像听故事般。

看来她醒来的很及时,要不然就真正的命丧黄泉,连现代人也做不了了。

过了一会,服务员慢慢端菜上来了。大家纷纷动筷,这七大姑八大姨才消停。没过多久,陶国华过来叫陶醉。

“陶醉,过来给奶奶敬茶。”

“哦,好。”陶醉给自己倒上一杯茶,便起身跟陶国华走过去了。

刚才那个说话的胖大婶怔了好一会,问周围的人,刚才坐这里的女孩叫陶醉?

“嗯,好像是。”旁边有人回答。

胖女人看着陶醉的身影,愣了好一会。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