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醉从王家出来后,直接回了学校。快到宿舍的时候,陶醉老远便看到方芳站在楼下。

“怎么又来了?”陶醉心头叹道,原本想扭头假装没看见,不想方芳竟朝她这边看过来,看见她之后,屁颠屁颠地朝她跑来。

“陶子姐,你总算回来啦!我等你好久了。“

陶醉:“等我有什么事?”

方芳告诉陶醉,她是等她一起去酒吧,因为石磊跟朱南打赌说陶醉不敢去。朱南和方芳认为陶醉肯定会去。所以现在方芳过来找陶醉,让陶醉跟她去一趟酒吧。

陶醉扶额。

“方芳,我跟你和朱南说了多少次了,你们是我的师弟师妹,不是我的跟班,我也不是什么老大,我们更不不是一个什么团伙或帮派,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

一听陶醉这么说,方芳哭丧着脸:“陶子姐,你要是不去,朱南就要被他们灌酒了。”

这方芳跟朱南是之前原主陶醉的小跟班,两人一直把陶醉当他们的头儿。

之前的陶醉学习不好,再加上后来又出了车祸,所以休学一年;而现在的陶醉也是在车祸的时候穿越过来的,在医院呆了大半年后,才逐渐接受自己穿越到现代社会的现实。

穿越也就算了,偏偏自己一个堂堂千金大小姐竟然穿越到了一个太妹的身上,而且自己还是私生女。虽然这父亲陶国华是个暴发户,但是除了提供学费之外,似乎很少关心其他。亲生母亲也不知去向。

在医院的时候,也就方芳和朱南经常去看她,也多亏了他们,陶醉才了解了一些学校的事情。

所以当初陶醉出院后,就在陶家呆了两个晚上。原本这陶家上下也不怎么待见她,再加上陶醉觉得自己其实跟这些人本身也没有什么关系,便找各种理由去学校了。

回到学校后,方芳和朱南也经常来找她,以为她出院后,还会跟以前一样,是他们的老大,带着他们出去嗨,替他们出头。

以前他们有陶醉罩着,可以横着走。自从陶醉出车祸后,他们两个都被禁止在酒吧卖酒了。

陶醉自从出院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彻底“改头换面”,剪掉了被染得枯黄的头发,换上了简单的牛仔裤短袖。

陶醉还特意跟方芳和朱南说了好几次,说她被车撞后,脑子不好了,没法做什么老大了。也让他们两个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别一天到晚,到处混。

虽然在这里,她无依无靠,但是可以上学,陶醉觉得很幸福,要知道她那个时代,女的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是不可能外出上学堂的。

既来之,则安之。

首要问题就是让自己生存下去,抱着这个信念,陶醉慢慢的振作了起来,也把自己当成现代人一样过活了。学习也非常地努力和认真。

以前陶醉那些混迹街头的人和事,她也压根不想理了。可这方芳和朱南却把她的话当做耳旁风。

陶醉有些气愤:“灌酒就灌吧,谁让他去打赌的?”

甩了这些话,便走了。

方芳显得没有料到陶醉会如此,她印象中陶醉最讲义气了。

“陶子姐,我们一直敬重你,把你当大姐,因为你是最讲信用和义气的,没想到你....”

说着说着方芳竟哭了起来。

陶醉最后还是跟着方芳去了酒吧。说实话,陶醉来到这现代社会后,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真不知道会如此喧嚣,灯光忽明忽暗,里面嘈杂得说句话都听不见。

朱南看到陶醉的身影,高兴的招手。许久未见陶醉的石磊,一看陶醉这身打扮,微怔。差点没敢认。

一向色调鲜明的陶醉竟一改往日风格,变清纯了。难怪要甩了他,原来喜好变了。

陶醉是在出车祸前跟石磊分手的,石磊觉得自己被陶醉甩了,对此耿耿于怀。车祸后,他也一直没有去看她。因为陶醉的缘故,他还迁怒于方芳和朱南,不让他们两个来酒吧卖酒。

通过脑海里零碎的记忆,陶醉大概知道这个石磊跟自己的关系。但这些跟她无关,本陶醉非彼陶醉。不想买以前的单。

她走近,看也没看石磊一眼,对着对面的朱南说:“我来了,你赢了,可以走了吧?”

“嗯。”朱南高兴得直点头。

“慢着。”石磊大吼。陶醉冷漠的态度让他有些恼羞成怒。

“想走,喝了这瓶酒。”声音震得旁边几桌人也朝这边看。

坐在不远处的肖林转头瞄了一眼,笑道:“看来有戏看了。”

王一朕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看到忽明忽暗的灯光下,陶醉的侧脸。他微微一愣,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抿了一口酒,然后直直地盯着陶醉。

“你不守信用?“朱南有些气愤石磊的出尔反尔。

石磊挑眉:”那又怎样?你没资格跟我谈。“

陶醉深深吸了口气,风轻云淡的看着石磊:”是不是喝了就真的可以走?“

石磊点头。

陶醉没在再言语,操起酒“咕噜咕噜”,一饮而尽。她只想快点了断这些破事。

纵然她酒量再好,一瓶酒下去,此刻脸已微红。在她以前生活的那个朝代,除了琴棋书画,她们还要会喝酒。

“这女的真厉害。”一旁的肖林感叹。

王一朕脸色微变,他清楚的记得夏彦歆的资料上写着:对酒精过敏。

纵然陶醉会喝酒,但是一瓶酒如此急忙下肚,一走出酒吧,她便呕吐起来。朱南和方芳从后面跟了出来,“陶子姐,你没事吧?”

见陶醉吐得厉害,两人忙上前扶住她。

王一朕远远地看着陶醉晃晃荡荡的背影,眼眸一点点变得凌厉。

经过那晚之后,方芳和朱南倒是老实了,不再出去混了,开始踏踏实实上课了。

虽然感觉陶醉出院后,变化很大,但是陶醉那晚喝酒的魄力,让两人觉得陶醉还是那个陶醉,只是现在重心转移到学习上了。

所以方芳和朱南也有样学样,不过他们依旧把陶醉当作他们的老大。

陶醉的学校是艺术院校,她所修的专业是服装设计。陶醉除了对电脑和英语不怎么懂之外,其他的倒是勉强跟得上,虽算不上多么出色,毕业应该不成问题。

休学一年后,跟夏彦歆成为宿舍同学。有时候还蹭夏彦歆的电脑,倒是同宿舍的夏彦歆还是经常翘课,很多时候都让陶醉帮她签到或者点名。一来二往,两人熟悉起来。渐渐地也成为关系不错的好朋友了。

平时放假,陶醉不愿意回去的时候,夏彦歆还会帮陶醉介绍一些轻松的工作。

陶醉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晚上11点了,夏彦歆还没有回来。

吐了之后,稍稍好受一些,但是头还是有点晕。

“奇怪,以前她喝酒都不会这样的,没有想到这现代社会的酒这么烈。“

陶醉晕晕沉沉的上床躺下了。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