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佩雯越想越气,这陶醉那么惨烈的车祸都死不了,现在还回来跟自己抢东西。

不过也没办法,陶国华终究是一家之主,这个时候就连一向性格强势的母亲吴碧玉也劝她听父亲的话,搬房间。

陶佩雯不明白,自己母亲居然不站在自己这边。

“佩雯,你爸爸现在生意没有以前那么好了,需要跟王家搞好关系,所以.....”

尽管吴碧玉把其中的厉害关系跟陶佩雯说了,陶佩雯依旧心里不爽,她不是不明白,而是非常嫉妒。

凭什么就是她嫁进王家?她哪点比自己强?

说归说,陶佩雯最后还是不得不按照陶国华的要求,搬到另一间房间。

否则自己就要搬出去住,家里几套房子都在父母和弟弟的名下,自己要出去也只能租房子。

平时自己开销又大,自己现在也只是新人模特。

若是自己嫁进王家就好了,现在享受这些优待的就是自己了,都是这陶醉坏了她的事!想来想去,陶佩雯觉得怎么都是陶醉的错。

想着忍不住,跳上床踩了几脚,正踩得起劲,手机响起,陶佩雯不大耐烦的接听道:“有什么事?”

“佩雯,你不是让我帮打听上次王家相亲的事情吗?我跟你讲......”

“你说的是真的?”陶佩雯听了朋友的话之后,露出狡黠的笑容。

“当然,我一闺蜜跟王家的另一个准儿媳妇黄思雨认识,说当初王家是要跟夏家结亲的,但是后来....

陶佩雯心想果然没那么简单。

原本她就怀疑王家看上陶醉的事情,现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原来是陶醉假冒夏家大小姐的名号进去相亲,最后夏家又拒绝结亲,这才便宜了陶醉。

“哼,我就不相信,如果王家的人知道你以前的糟心事,还会接纳你?”

陶佩雯计上心来,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陶醉自从答应王一朕的条件后,就一心扑在毕业论文上。这认真的劲头直接惊呆了带她的导师。

导师看着陶醉上交的作品,有些惊讶。

因为陶醉近期的表现非常好,导师决定还是把她叫到办公室单独谈。

“陶醉啊,你这一年来学习非常认真,而且进步也飞快。我们要求进步的决心是好的,只是我们搞设计包括写论文都要原创,可以借鉴,但不能抄袭....”

陶醉有些不明白了,“抄袭?”

在导师看来,以陶醉的水平是不可能画出这样的作品。

“老师,这都是我自己画的,我没有抄袭.....”

见陶醉不承认,导师便让说说创作的意图和想法。

陶醉便一五一十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末了还补充道:“老师,我之前出过车祸,所以对很多事情的看法也变了。以前我傻,不知道好好学习,现在我非常珍惜......”

一番话说得诚恳谦卑,积极上进。最后搞得导师也有点不好意思了,甚至反思自己是不是不该这样怀疑自己的学生。

陶醉拿回自己的作品瞧了瞧,其实自己只是把以前她那个朝代见到的一些服饰,加工改造了一下而已。

论文经过几次修改,准备答辩了,陶醉便辞去了几份兼职。

因为跟王一朕的婚期定了,陶国华突然大方起来,居然破天荒的给她打了一笔钱,几千大洋,差不多够她一个学期的生活费了。还嘱咐她多买点衣服打扮打扮。

其实自从她在网上帮网店做设计之后,生活费还算充裕。

她打算攒点钱给自己买台电脑,学习用电脑设计画图。也可以了解多一些信息。

她背着包,走进宿舍,难得见夏彦歆呆在宿舍。

“彦欣,你论文怎么样?”陶醉几乎就没有见夏彦歆搞毕业设计的事情,所以忍不住问问。

“导师说可以了不用修改了。”夏彦歆头也不抬,盯着电脑,手里快速的敲打着键盘。

陶醉有些奇怪,这夏彦歆效率这么高!

她放下背包,整理了桌上的几本书,见手机屏幕闪了闪,点开一看是王一朕发来的一条微信:“什么时候有空,我和你一起去一趟你们家。”

陶醉盯着信息愣了几秒,回复:“下周三吧,下周一答辩。“

“好。到时候去你学校接你。“

“发什么呆,陶醉,跟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夏彦歆见陶醉盯着手机不出声。

“我还想看看我的论文....”

“看什么看,都已经改了那么多遍了,下周就答辩了...”夏彦歆关上电脑,非拉着陶醉出去不可。

拗不过,陶醉最后还是跟夏彦歆一起出去了。

陶醉还是第一次坐夏彦歆的车,因为家庭条件好,夏彦歆家里给她配了一辆小汽车。

看夏彦歆熟练的驾车样子,陶醉问夏彦歆是不是开车很久了?

夏彦歆侧头一笑,“我像老司机吗?”

“去年刚考的驾照。你呢?考驾照了吗?”

陶醉默然,摇摇头。其实驾照她是有,但不是她考的,是以前的陶醉考的,所以对她来说跟没有驾照是一样的状态。

两人聊着聊着,前面的车突然停了下来,夏彦歆赶紧踩刹车,“啊....”来不及,还是撞上了前面的车子。

夏彦歆有些恼火,要不是前面的车突然停下来,她也不至于撞上去。

瞄了一眼车的标志,嚷嚷道:“开豪车了不起啊?就可以紧急停车吗?”

说着气呼呼的下了车,还冲着前面的车喊:“赶紧下车,怎么回事?”

陶醉见夏彦歆的状态也赶紧跟着下车。

前方的车门打开,下来一个穿着讲究的男人,男人倒是从容,瞧了一眼车尾,又打量了一下夏彦歆。

“不好意思,这种情况是追尾,应该是你的责任。”男人态度依旧平和,微笑着看着夏彦歆。

陶醉下车一看,这人有点眼熟啊。

夏彦歆刚才还一副咄咄逼人,气焰嚣张的模样,突然间没声了。

陶醉走上前推了推夏彦歆,季巡这才看到陶醉,愣了愣,”这不是王一朕所谓的未婚妻吗?“

陶醉这才想起了,他是王一朕的朋友,上次在会所外面见到过一次。不过陶醉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两人也没有说过话。

夏彦歆反应过来,声音竟变得温柔极了:“真的很抱歉撞到你的车,要不这样,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我到时候帮你修车....”

季巡看了一眼车尾,其实就是磨掉一点漆而已,也不想折腾。

“其实也没什么大碍,找个时间我自己处理就行。”

夏彦歆一听急了,“这怎么行?车是我撞的,我理应负责。我历来不喜欢欠别人的。”

季巡顿了两秒,“好。”递给夏彦歆一张名片。

夏彦歆看了看名片,露出得逞的笑容:”季巡,这名字真特别。我叫夏彦歆,那我们先不阻碍交通,约个时间一起去修车。”

“好。”季巡觉得这女孩倒是挺爽朗可爱。

陶醉一听忍不住笑了,能把修车说得跟约会一样,也就只有夏彦歆了。

虽然平时跟夏彦歆玩游戏的人大多都是男的,但是她还是第一次见夏彦歆对一个男人如此热情。

上车后,夏彦歆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有褪去过。

“陶醉,我以后要常带你出去。”

“为什么?”陶醉疑惑。

“第一次带你出来就有艳遇,太开心了.....“

“刚才那个男人,我之前见过一次。”

一听陶醉见过季巡一次,夏彦歆来劲了,一路上各种询问打听,结果陶醉真的就是见过一面,除了对长相有点印象,其他一概不知。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