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桌上,王老太太叫老李拿出一叠文件,正式宣布了她之前提出的提议,两个孙子王一朕和王一君,如果在两年内结婚的话,将获得宏远10%的股权,而且可以进入宏远任管理层。

在座的除了王雅琴和赵元枫之前不知道此事,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听王老太太提过。现在正式宣布,倒也不觉得惊讶。

特别是王祖鹏和妻子郑兰英,高兴得不得了。

王雅琴因为平时很少过问生意上的事情,而且自己的股份也交由丈夫赵元枫管理,所以对于王老太太的提议,倒是没有什么想法。

只不过女婿赵元枫就不这样想了,他一听,脸色很快沉了下来,老太太此举明显是为了防他。

虽然他现在掌管了宏远很大一部分生意,但是实际上他并不是股权真正的拥有者,顶多算一个经理人。

五年前,王一朕的父亲王祖新因为意外离世,宏远集团一时陷入混乱,若不是他力挽狂澜,宏远恐怕早就四分五裂了。

这几年,自己兢兢业业,全身心放在宏远,只可惜自己终究还是被当成外人。

“妈,这事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呢?”赵元枫不动声色的问道。

王老太太不紧不慢:“主要是一朕和一君年纪都不小了,早就到了成家的年纪,而王家的生意终究要交到他们年轻人手上的,所以呢也想让他们早点承担起王家的责任。这几年宏远也多亏有你在,虽然现在一朕已经在公司快两年了,但是很多担子还是压在你身上,以后呢你就让他们两兄弟多干点,减轻一点你的负担。“

这话听起来是为了赵元枫好,但是意思很明显,他赵元枫要给这王家的两个臭小子腾地。

一旦王一朕和王一君进入宏远,两人联手,再加上跟黄家和夏家联姻的话,他赵元枫分分钟被扫地出门。

王老太太似乎也察觉到赵元枫的不快,不过这也是她预想之中。

“元枫,这几年宏远多亏有你啊。这是新城半岛的别墅,已经过户到你和雅琴的名下,你们两个年纪也不小了,想办法要个孩子,现在技术这么发达....“

姜还是老的辣。王老太太知道自己此举,肯定让女婿心里不太爽。但是没办法,赵元枫再能干,终究不是王家人,而且有元老跟她反应,这赵元枫私下偷偷购买王家的股份,有自己想当老大的想法。

她不能让王家的产业落入外人手里。但是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伤害女儿女婿的感情。

王雅琴是压根不了解丈夫赵元枫的野心,这几年在宏远,赵元枫已经不单单只是想做一个帮王家打工的人。所以她听了王老太太的话之后,心里还挺开心。

高兴的接过房产证,”谢谢妈。“

王雅琴还跟王老太太说,她打算跟赵元枫收养一个孩子。

“妈,您看,我们什么时候跟黄家见面谈两个孩子的婚事呢?”王雅琴一说完,郑小兰便迫不及待的问王一君结婚的事情。

“有这么着急吗?”王一君在一旁小声的嘟囔。

郑小兰白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你懂什么?!”

王老太太便道打算周末的时候,先后跟夏家和黄家见见面,之前已经叫老李跟两家人都知会了一声。

“奶奶,我刚回国没多久,工作也还没上手,我觉得可以让我哥先结婚。等我工作上手后,再考虑。”王一君跟自己的奶奶撒娇道。

一说完,他便感觉到王一朕两眼冒着寒光盯着他。

没办法,这个时候,他只能先卖王一朕了,自己还这么年轻,可不想那么早进入坟墓。但是又不想失去10%的股权。所以能拖则拖。

王一君这话让自己的母亲郑小兰忍不住插嘴:“妈,您可不能依着一君。”

王老太太笑笑:”一君说的也算有理。结婚的事情,自然是优先考虑一朕。“

“妈,您....”郑兰英一听王老太太这么说,有些着急,刚想跟老太太理论,被丈夫王祖鹏拦住了。

“不过一君,奶奶的意思是,你可以不必那么快结婚,但是结婚对象可是定了的,不能再改了。”

郑小兰一听王老太太这么说,这才又松了一口气。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就是担心他找理由,到最后不愿意跟黄家结亲。

现在王老太太这么一说,她也明白了老太太也是支持他们的,心便定了下来。

只要能跟黄家结亲,晚点结婚也没有关系。有了黄家这层关系,更有利于他们巩固他们在王家的地位。

这王家一部分产业被赵元枫掌握着,而王一朕接管一部分产业后,做生意也很有手段,两年不到的时间,就已经做得就风生水起,他们不得不为自己的儿子早做打算。

至始至终,王一朕在一旁没有怎么说话,虽然他也不想结婚,但是父母突然离世,以及这么大年纪的奶奶为了他和王家的生意,还殚精竭虑的操心。他作为长子嫡孙,不能再眼看这自己的至亲来承担这些。

赵元枫在宏远搞的小动作,他其实已经有所察觉,只是一直苦于没有证据,而且最重要的是考虑到姑姑王雅琴的原因,所以一直没有跟自己的奶奶说。

回家之后,赵元枫踢掉鞋子,衣服往沙发上一扔,满脸黑线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王雅琴察觉到自己的丈夫似乎不是很高兴,便问赵元枫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赵元枫摇头,只道有点累。

过了一会,赵元枫提起王一朕和王一君的婚事,说这黄家是世交,倒是知根知底。但是这夏家跟王家来往不多,很多事情其实并不了解,贸然结亲,对王家和一朕都不一定是好事。

他说他之前听传言说这夏家千金大学因为成绩太差未能顺利毕业,而且常年沉迷于游戏。

“哦,是吗?你刚才提出来就好了,娶媳妇可是大事,也了解清楚人品才行......”

“妈好不容易才帮一朕相中一个女孩,我也没有意思扫兴,再说我也只是听说,等我再跟朋友打听打听.....”

王雅琴权当自己的丈夫是关心自己的娘家人,心里暖暖的。

虽然自己比丈夫大三岁,而且还生不了孩子,但是赵元枫对自己一直都非常体贴,还帮着打理王家的生意。有时候王雅琴还觉得不能帮赵元枫生儿育女有些愧疚。

其实王一朕娶何人,赵元枫一开始并不关心,但是自从王老太太一番话后,他开始琢磨了。

他越想心里越觉得憋屈,他是王家的女婿,辛辛苦苦奉献,凭什么就不能分一点。

而且现在他大权在握,凭什么要拱手相让,要他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把经营好的宏远交给两个毛小子,他不甘心。他苦心经营这么多年,他们却要坐享其成,难道就因为他们姓王。

实在不行,这宏远也可以改姓。

不过王一朕进入宏远一年多来,比他想象的上手要快,而且有些捉摸不透的感觉。若他跟夏家女儿结婚的话,有了夏家的支持,则如虎添翼。

而王一君明显浮躁多了,且王祖鹏夫妻二人对生意一概不通,容易对付。

所以赵元枫此时并不希望王一朕跟夏家结亲。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