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朕自然明白刘丹的意思,原本一直想解释,发现没有机会,正巧现在刘丹提起,王一朕便直言不讳。

“正如刘总所说,这是绯闻,既然是绯闻就不一定是真的。当然我自己也有错,应该尽力避免出现类似这样的绯闻。影响自己的家庭和工作。”

刘丹是星辉地产的大股东,也是比较中立的一方,王一朕觉得自己是万万不能失去她的支持的。

陶醉远远看到王一朕跟刘丹在门口说话,走近的时候,王一朕无意中转头看到了她。

嘴角一勾,朝她走来,揽过她的腰,又摸了摸她的手,触及到她手的微凉后。脱掉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一开始,陶醉有些惊愕,刚想推开。便对上了王一朕深深的眼眸,瞥了一眼门口的刘丹,陶醉想起了王一朕在陶家和王家时对她的态度,和此刻差不多。

她明白他又在作秀了。

公共场合,他们必须要保持恩爱夫妻的样子。这是王一朕的要求,也是协议的内容。尽管如此,陶醉耳根还是红透了。

赵元枫坐在车里远远的观察着王一朕和陶醉的一举一动,直到两个人上车离开。

原本一场自己精心准备的宴会,竟便宜了王一朕,赵元枫气不打一处来。他吩咐石磊派人跟踪调查王一朕和陶醉。

王一朕跟陶醉回到家后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陶醉小小心心的把身上的礼服换了下来,收起来。换上便装进了浴室。

今晚除了陶醉的书法让王一朕有些惊讶之外,还有就是她发现只要是他材料上提到过的人,陶醉都能准确的对上号。交谈也落落大方。

他慢慢悠悠来到陶醉的卧室,敲了敲门没人应。见门没锁,便自行推门进去了。

卧室很简单,也很整齐。

东西稍稍多一点的就是电脑桌上。王一朕走过去看了看,都是一些有年代感的服装设计稿。

旁边还放着一个小小的红色钱包。打开一看,里面一张身份证,一张驾驶证,还有几张大头照。

钱包下方压着一张写满毛笔字的纸,上面写着:此时身如悬边草,有路无步盼终点。

王一朕看着愣了好一会儿,吁了口气,又把纸放回原来的地方。

正欲转身走时,陶醉从浴室走了出来,看到王一朕吓了一跳,抱着双手,带着一丝惊慌的问:“你进来有什么事?”

其实王一朕原本只是想来跟她说一声,她今天表现得很不错。配合的非常好,想给她点奖励。

刚才看她钱包,刚好看到驾驶证,上次老太太也提到给陶醉配车的事情。便开口道:“你喜欢什么样的车?给你买辆车。”

“不用,不用....”谁知陶醉却赶紧拒绝。

“反正你也有驾照,有车以后,出行会方便很多。”

王一朕没想到这陶醉拒绝得这么干脆。

“我....我那个,出过车祸,有阴影。”陶醉突然想起当初就是因为原主陶醉出过车祸,便用这个理由搪塞。

她这个穿越时空的人,之前从未碰过机械的东西,对开车一窍不懂。驾照又不是她的。

听她这么一说,王一朕倒没有再坚持。不过倒也给了她一个方便:“以后要回家或出去逛,可以给李叔打电话,让他派司机送你。”

“嗯嗯,好的。”

“平时钥匙觉得无聊的时候,你随时都可以回自己家看看。”

陶醉突然觉得这王一朕今晚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大方了,大概是因为今晚自己的表现,才格外开恩的。

之后的日子又恢复正常了,这天,失去了一段时间联系的夏彦歆给她打电话了。约她出去一起逛接。两人约在以前学校附近。

夏彦歆的比赛已经告一段落了,这一次他们虽然得了新城第二名,取得全国比赛资格。

但是下一步若是得不到冠军,她就要乖乖的远离这个行业了。听从父母发配。

夏彦歆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自己现在的状况。

问陶醉新婚生活过得是否如意,还问陶醉是如何处理王一朕和李蔚的绯闻的。

一听了陶醉类似于“听之任之”的描述后,夏彦歆着急了。

嚷嚷着绝不能姑息,要不还会有无数次这样的绯闻。说着还给陶醉支招。

陶醉拧了拧眉,想了想,便把自己跟王一朕假结婚的事情告诉了夏彦歆,还交代她千千万万不能说出去。

这夏彦歆这才终于明白为什么陶醉面对有关绯闻还如此淡定,事不关己的样子。原来如此。

不过夏彦歆又分析,一年才50万,而且最重要一年之后离婚,陶醉马上就多了一个离婚女人的帽子,从这方面来看,非常不划算。这样一说,陶醉也觉得有理。

可是协议已经签了,还有什么办法。

夏彦歆告诉她,那就平时多积累点“固定资产”,比如金银珠宝项链啊等等,最大的固定资产就是房子,如果可以,车子也行。尽管车子是易耗品。但是用处大。

一番话下来,听得陶醉云里雾里。

陶醉是第一次听说到理财这个理念。夏彦歆母亲就是做生意的,平时耳濡目染,多少了解一些。而且很小的时候,父母便开始给钱让她自己支配安排。

听到夏彦歆说到车子的事情,陶醉想起前一段时间,王一朕说想给她买辆车的事情。

“傻啊,给你买,你就要啊。什么阴影不阴影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夏彦歆一听陶醉拒绝了王一朕帮买车的要求,激动的说陶醉。

“不仅要买,还要买好车,知道吗?”

“可是我不会开。”陶醉低声。

“不会就再学啊。哪一个在学校取得驾照的人,一出来就会开车呢?”

学校考驾照有多少水分,大家心知肚明。

夏彦歆当然也是非常清楚的。当初自己也是请了私教,学了一段时间,才真正会开车的。

经过夏彦歆的一番思想工作,陶醉决定找个机会跟王一朕说她的想法改变了,她要争取买一辆车。

就像夏彦歆说的一样,要积累的财产才行!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