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投资商罗伯特好不容易来一趟,他务必取得罗伯特的信任。”

因为他特别喜欢传统文化——书法,他投其所好故意搞了一个在宴会的一隅挂了很多名人的书法。

一群人陪着外国友人一起欣赏,这王一朕跟陶醉也跟在一旁。

这罗伯特一直说“好,好”,陶醉都怀疑他是否认识这些字。这些作品中有行书、隶书、楷书和草书。草书

比较潦草,不易辨认。

这罗伯特看来对书法真的很感兴趣,看了一会,竟摩拳擦掌欲在一旁模仿一幅楷书。

赵元枫知趣的叫工作人员很快准备了笔墨纸砚。周围的人也都很好奇,想看看着外国人写中国的毛笔字是什么样子。

“您应该选择这一只毛笔会好一些。”陶醉挑了一支笔肚大一点的毛笔递给罗伯特。

周围的人一下子把目光都集中到陶醉身上,王一朕也朝她使使眼色。

”看来,王太太比较懂书法。“这罗伯特倒是不介意,用蹩脚的中文说道,说着还拉着陶醉一起写:”来,我们一起写。“

“好。”

王一朕刚想拒绝,陶醉却答应了下来。

赵元枫站在一旁不动声色,低声石磊:“她书法很好?“

石磊摇头说几乎没有见她写过。这样的话,赵元枫就有点不大明白,这王一朕跟他老婆唱哪出?不过这罗伯特毕竟是外国人,就算会写毛笔字,估计写的也不会太好。

而国人只要能会写字,写出来的毛笔字好不好,人家也不知道。

赵元枫认为这王一朕纯粹就是想表现,想博取罗伯特的认同。他辛辛苦苦搞这一出,哪能让王一朕最后捡个便宜。

于是,赵元枫也提出来要一起参与。工作人员索性搭了一个可以供四五人写字的台。

三个人都一起写挂墙上的朱熹的劝学诗——《偶成》: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一边写,周围的人一边围上来观看,外加小声的评论。

一开始几个人都看向罗伯特和赵元枫,没有几个相信这穿着晚礼服的花瓶陶醉能写出什么惊人的毛笔字来,就是博个出位而已。

王一朕现在也摸不清这陶醉书法究竟如何。

虽然之前相亲宴会时,老太太一直说陶醉的画不错,而事实上他调查的资料也显示陶醉比较会画漫画,但是却并未发现陶醉在书法方面又什么出众的。

不过陶醉倒是气闲神定,一手扶案一手握笔。

下笔笃定,笔画顺畅。因为穿着露肩的晚礼服,此刻她被映衬得更加白皙,三个人中,也显得特别突出。

王一朕还是第一次见到穿着小露香肩的晚礼服写书法的女人。总觉得画面有点奇怪。

“彩笔生芳,墨香含素。这个字写得好啊。”一个年纪稍长的董事对着陶醉的字忍不住称赞。字体雄浑,结字法度森严,笔画力透纸背。”

这一说,旁边的人也纷纷看过来。几个人也点头赞道。一边的罗伯特忍不住伸长脖子看过来。

“哇,太棒啦.....”用有限的英语感叹了一下后,罗伯特便开始吧啦吧啦一串英语,还时不时看向王一朕。

虽然听不懂,但陶醉知道他在夸奖她。

王一朕则始终带着礼节性的微笑,过了一会,他挪了挪,离陶醉更近了一些。

“罗伯特要我转达说,你的字写的非常好。”

“谢谢怎么说?”陶醉问王一朕。

王一朕:“.....”

虽然王一朕知道陶醉以前学习不好,不会英语可以理解。但是“谢谢”这么家常的一句话,居然也不会说,王一朕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最后他在翻译时稍稍丰富了一下陶醉这个“谢谢”的内涵。

其实罗伯特还跟王一朕说了很多,说王一朕很幸福,娶了一个外表漂亮,又有才华的女人。这些话,全部被王一朕省略了。

直到罗伯特向请教陶醉书法方面的有什么心得时,王一朕才再度翻译告诉陶醉。

原本这个书法,赵元枫是为了专门讨好罗伯特设置的。现在居然被陶醉博得先机。罗伯特非常欣赏陶醉,跟王一朕相谈甚欢。

赵元枫气得要命却没法发作,问身旁的石磊:“不就是个小太妹吗?她还懂这些?”

石磊也非常惊讶陶醉的表现。

而且刚才她在一旁观察好一会,他总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觉得眼前的人,除了长得像陶醉,神态,气质,都跟陶醉以前大不一样。

难道真的异常车祸让她脱胎换骨了?

“这女的是谁啊?”

“据说是宏远王总的新婚妻子....”

“没想到这么有才!”

“你以为光漂亮就能进豪门啊,没有两把刷子哪行?”

“......”

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不少宴会的女士纷纷议论起来陶醉的来头。

宴会慢慢接近尾声,罗伯特一行走了后,其他人也都渐渐离开。

陶醉看了看手上沾到的墨迹,去了一趟洗手间。

刚进去,便看见一个熟面孔,刘丹正在里面洗手。

陶醉微微笑跟她打了声招呼。起初在门口遇见时,刘丹还以为陶醉充其量就是个花瓶,所以她压根就不想搭理她,但是刚才她的书法却让她刮目相看。

“你的毛笔字,写得不错。”

陶醉能感觉到刘丹对自己态度的微微变化,轻声回了句:“谢谢。”

“其实我听一朕提起过您,刘总您才是真正的才女,不仅懂做生意,还通茶道和美食,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陶醉脑海回放着刘丹的资料,前一天王一朕给她准备了宏远每一个与会董事的信息材料。

女人夸女人,有时候比男人夸女人还受用。

刘丹的表情明显松动,嘴角露出一丝丝自豪笑意,用抽纸擦了擦手。声音柔和很多:”女人确实不能光漂亮,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啊。女人最重要还得有本事。有安身立命之本才行。“

“刘总说得有理。”陶醉谦恭道。

“赶紧洗洗你手的墨吧,我先走了。”刘丹睨了一眼陶醉的手。

陶醉一边搓手,一边想其实这刘丹人挺不错。她很欣赏这种有巾帼气质的女性。

说到本事,自己现在还不是依靠着王一朕的婚姻生活。她得好好规划规划才行。

王一朕在门口等了好一会,不见陶醉出来,正欲电话时,见刘丹走了过来。

“王总有这么个娇妻,还在外面搞绯闻,真叫人不理解啊?“刘丹半开玩笑道。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