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醉躺床上思绪万千,一心想着要好好绸缪才行。

这现代社会跟以往最大的不同就是,信息发达,有互联网。所以眼下她还要给自己买一台电脑,多学点互联网的知识。

正思索着,陶醉听见”咚咚咚“的敲门声,“二姐,下楼吃饭啦。“是陶佩鑫的声音。

“哦,来了。”

陶醉一骨碌爬起来,穿上鞋子去开门。一打开门,陶佩鑫便热情的拉着她的手,往楼下走。

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王一朕来的时候,给陶佩鑫送了礼物的缘故,陶醉觉得这陶佩鑫对她更热情了。

以往,这陶佩鑫因为年纪小,不懂大人之间的事情,对陶醉还不错。

“二姐,来啦。”陶佩鑫拉着陶醉的手,大声朝大厅的人喊道。

陶佩雯拉着脸,朝楼梯白了一眼,小声的嘟囔:“哼,还没嫁人就当自己大少奶奶啊?吃饭还要去请!”

“佩雯!“陶国华低声呵斥。

“难道不是吗?”陶佩雯瘪了瘪嘴,心有不甘。

她就想不明白,王家难道真的不在乎陶醉以前的黑历史,她寄了那么多照片过去,居然还是阻止不了陶醉嫁进王家的事情。

陶醉坐定,朝陶国华和吴碧玉点了点头,打招呼:“爸,吴阿姨,吃饭吧。”

“嗯嗯,好。”陶国华和颜悦色。

“陶醉啊,离你结婚也就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了,这段时间呢,让你吴阿姨多带你去去美容院,到时候嫁人的时候也漂漂亮亮...'

“哦,行,那谢谢吴阿姨了。”这等好事,陶醉来者不拒。

吴碧玉压着脾气,一脸假笑,勉为其难的点头回应。

天天对着这狐媚子的脸不够,还要带她出去美容保养。吴碧玉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今天。

当初,陶国华一心想生儿子,嫌弃自己年纪大生不了,在外面找了一个年轻女人帮他生,她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料那女人却也生了一个女儿。

然而这陶国华竟跟这女人生出感情来,那女人还想登堂入室取代她.....她吴碧玉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人,早就有所准备,偷偷掌握财政大权。最后陶国华不得不因为钱的原因回归家庭。

现在,她看到陶醉的脸就想起那个女人,心里百般不爽。

以前陶醉上寄宿学校,平时很少在家,眼不见为净。就算偶尔回来,也是浓妆艳抹,街头太妹的模样。

那时候,吴碧玉心里反而偷着乐,还经常因此吹枕边风,让陶国华知道,这外面女人的种,就是这般模样,没个正形。

陶国华也好面子,听多了,对陶醉便越来越冷淡,更谈不上什么关心。

现在好了,这陶醉自从车祸后,仿佛换一个人似的,除了长相没有太大变化,穿衣打扮,行为举止,判若两人。

最重要的是还撞了狗屎运,被王家相中了。

而当下陶家的铝合金生意也渐渐低迷,为了日后能得到王家的帮衬,她也只好忍气吞声,树立一个好母亲的形象。

陶醉以前古代生活的家庭,各种关系比现在这个复杂多了,早已经习惯各种利益牵绊,所以对于陶国华和吴碧玉的各种小心思,她心知肚明。

既然无力改变,也懒得理会。赚钱要紧。

所以她每天大多时间都是猫在房间,画饰品图形。到点,便下楼吃饭。一开始陶国华还担心,她待不住,还跟以前一样,经常往外跑,跟一般社会混混在一起,影响不好。

两个礼拜下来,他发现陶醉基本不怎么出门,这才放心下来。

这天,陶醉接到王一朕的电话,说是想定个时间带她去试婚纱和礼服。

反正她现在基本都是在家画画,定哪天都无所谓,试个衣服应该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到了那天,王一朕发了时间和地点在她手机上,说是自己因为有重要的客户要会见,让她先过去,他晚点到。

地点不算近,但是想想反正不赶时间,便选择了最省钱的方式---公交车。摇摇晃晃一个小时,终于到目的地。

一进大厦,陶醉就问道扑面而来的金钱味道。不用看就知道这里面的衣服价格不菲。陶醉沿着楼层慢慢找,终于找到王一朕说的那家店。

店员听见动静,走出来打招呼,但是一见陶醉这一身廉价的装扮,几秒钟之前还热情的笑容瞬间便消失,一脸鄙夷:“有什么事吗?”

“我来试衣服。”

陶醉把自己的来历一说,那店员的脸抽动了一下,不可思议道:请稍等一下。说完转身进后台了。

过来两分钟不到,出来一个年纪稍长,但打扮入时的女人,笑脸盈盈:“是陶小姐吧,这边请。”

女人拿了两套婚纱给陶醉试。原本女人还想让店员进去帮陶醉的忙,被陶醉拒绝了。面对面光着身子,她有点不适应。

穿好后,陶醉也懒得叫人,自己对着镜子转了一圈,还不错。这西式的婚纱是挺梦幻的。

“唉,我刚才也是没看出来,这居然是王家未来的儿媳妇。你看她那身衣服加起来都不超过300块钱.....”

陶醉听出是刚才那个店员的声音。

她故意清了清嗓子,外面两人闻声进来,“陶小姐身材真好!”女人一进来便夸张叹道,“你再试试这一套,这两套是王先生提前预定的...”

陶醉原本不打算再试,一听王一朕提前预定的,这才进去换另一件。

“珍姐,我怎么感觉这新娘子有点奇怪呢?一副看起来无所谓的样子。”

“不该你管的事,你少管。”

“珍姐,王先生来了。”外面的店员跑进来说。

陶醉穿好另一件婚纱出试衣间时,发现刚才的人都不见了。她在镜子面前转了转,发现这间婚纱明显没有刚才那件好,胸口稍稍有点低。肩膀几乎都是裸露的,背也只有一层薄薄的纱。

好一会,没见人进来,陶醉拖着婚纱走了出去。此刻的王一朕正背对着她,她一时没认出来。还以为是其他什么客人。

便跟一旁的店员说道:“我觉得还是刚才那件好一些。”

王一朕闻声转头,换上婚纱的陶醉像换了一个人,露出洁白的脖子和肩,好看的锁骨展露无遗。婚纱是鱼尾设计,看上去身形曼妙,婀娜多姿。

王一朕走上去几步,满眼欣赏的盯着陶醉:“就这件吧。”

陶醉这才知道王一朕居然到了。看着王一朕直直的眼神,想着自己一副袒肩露背的样子,陶醉顿觉得不自然,不由得脸红起来,低声道:这件有点太暴露了。

“什么?暴露?”王一朕觉得有点想笑,这套婚纱很好的展现了陶醉的优点,而且露出的地方也是恰到好处。

现在的女人不是都只要漂亮就行了吗?谁还会因为露个肩背,就说暴露的呢?

况且,他看以前陶醉那些照片,都是身穿热裤,超短牛仔裙,跟这些比起来,这婚纱压根算不上暴露。

陶醉意识到王一朕的言外之意,纠正道:“我的意思是怕到时候穿这个会冷。”

王一朕瞅着她绯红的脸蛋,纯真的眼神,勾嘴一笑:“配个披肩就行。”

“本来呢,是想给你定做的,但是时间上来不及了....”

“没事,我觉得挺合身的,不用定做。”

又不是真结婚,何必那么较真呢,不就走个形式。陶醉腹诽道。

“嗯,既然你也觉得合身,那就这件吧。”一锤定音。

陶醉感觉这王一朕纯粹是在套她的话啊!一脸不悦。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