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会,店员又拿来红色的敬酒服,让陶醉试。

“这个你可以自己选,喜欢哪件就选哪件。”金主发话了。

陶醉眼睛一亮,“好。”也算可以做主一回了。只不过自己做主,其实也就那么回事,挑来挑去,最保守的一件,侧面也能瞧见一大截腿。

罢了罢了,这现代社会,她什么都能接受,就是这衣着太清凉了,一时半会无法接受。身上衣服一少,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王一朕见陶醉皱着眉头,在一堆衣服里翻来翻去,似乎都不太满意,走了过去。

“如果都不满意的话,可以去其他地方看看。”

“哦,没有没有,就这件吧。”陶醉选择了那件看起来最保守的,侧面能看见一大截大腿的旗袍礼服。

她可不想再被嘲笑。虽然自己是个保守的古代人,但是她却不古板。只能慢慢让自己一点一点适应了。

试完衣服,也到了吃饭时间。王一朕领着陶醉去附近一家餐厅,陶醉一进餐厅便被这餐厅古朴的装修风格所吸引。

餐厅整体是中式风格,门口摆着一坛一坛小酒缸,上面贴着红纸黑字“酒”。

墙上还挂着一些字画。餐桌和筷子都是纯木质,细细一看,筷子上还刻着一些诗歌。

陶醉拿起几只筷子,边看边情不自禁念道:“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王一朕饶有兴趣的看着陶醉,随口问道:“这说的什么意思啊?”

陶醉来劲了,这可是她以前很喜欢的诗。她可以倒背如流,“这首诗是李清照的诗,赞美的是桂花。

后面还有呢?”

“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说的是......”

陶醉完全沉侵背诗中,一股脑把后面几句也念了出来,还一边说一边解释意思。颇有卖弄文采的意味。完全没有注意到王一朕的脸色变化。

王一朕定定的看着陶醉,眸子一点点变深:这个常年混迹街头小太妹、陶家的私生女,竟然能熟背李清照的诗?这画风,他有点看不懂。是自己之前没调查清楚,还是她刻意隐瞒呢?

“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刚才什么地方讲错了?“陶醉这才发现王一朕一动不动望着她,像在思索什么?

王一朕浅笑:“没想到你懂得还挺多?”

陶醉一愣,这才警醒:“遭了,一时忘乎所以,都忘记了自己原身是一个不学无术混街头的啊!”

“其实吧.....我就知道这一首诗,因为比较喜欢,所以背得熟一些...”陶醉结结巴巴的解释。

王一朕没打算追究,不管陶醉是刻意隐瞒还是怎么样,反正这些并不会影响他们的婚姻。再说之前老太太也一直认为她对琴棋书画很在行。

所以会背点首诗,也许还是好事。他们的婚姻没有那么容易穿帮。

之后,陶醉便一心吃饭了,不敢再背什么诗了,担心被看出破绽。还好之后王一朕也没有揪着她继续问了。

吃完饭后,陶醉坚持说要自己回家。王一朕看了看时间,也没有强求。两人分道扬镳后,陶醉折道去了旁边的电脑城。

刚才来的时候,她就看见附近有好多卖电脑的。随便瞄了几眼,这电脑倒是价格跟手机比起来倒也不算贵。但是跟她口袋里的钱比起来,可就算贵了。

过了一把“眼瘾”后,陶醉最后还是决定等自己稍稍富足一点再打算了,眼下也不能将身上的钱花得一干二净。

一边琢磨一边走,在一家咖啡店的转角处,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已经给你不少钱了。”

“那么点钱,就想买断?”一个男人的声音。

陶醉往后挪了半步,转头一看是吴碧玉跟一个男人。

吴碧玉拿出一个信封交给那个男人,”你给我记住,这是最后一次。“

男人摸了摸信封的厚度,坏笑:“好。”

陶醉在吴碧玉转身前,快步走了。她跟吴碧玉本就没有多大关系,所以吴碧玉跟这个男人之间有什么事情,她也懒得管。

陶醉到家的时候,吴碧玉已经在家了。她正和陶佩雯坐在客厅闲聊,两人瞥见陶醉的身影,双双停了嘴。陶醉点点头微笑,上了楼。

“真会装,哼。”陶佩雯朝着陶醉的背影嘀咕。

“现在你最好先别去招惹她....“吴碧玉在一旁提醒。

“妈,怎么你们都那么怕她干什么,难道就因为王家要娶她?”陶佩雯不服气。

“什么原因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吴碧玉本来今天就心情不好,见自己的女儿还是不懂事,大声吼道

”除非你能让王家改变主意娶你!否则就老实点。“

撂下话,吴碧玉起身进了房间,留下满眼猩红的陶佩雯。

“佩雯,帮你打听到了,今晚桃花阁饭局,宏远集团的领导层也去...”

”好,谢谢玲姐。“

陶佩雯挂断电话,看了看时间,还来得及打扮一番。“除非你能让王家改变主意娶你!”这话惊醒了她。所以她让经纪公司的人帮打听,安排。

她决定背水一战。明明各方面都比陶醉好,父母亲人都喜欢她,现在因为陶醉要嫁进王家的原因,一切都变了,她受不了。她无论如何要争取一回。

陶佩雯按照经纪公司的时间安排,提前到达。只是没有想到,参加饭局的女孩不止她一个,还有李蔚,那个上次在王家相亲宴会上见过的十八线演员。

当时陶国华还告诉她,这李蔚是事先安排进去的。也不知道后来因为什么原因,还是没有入选。看来不死心的不止她陶佩雯一个。

过了一会,赵元枫领着几个人走了进来。

“这是我们宏远集团的赵总,这两位美女,一个是演员,一个是模特....”

饭局的组织者纷纷介绍。

晕,演员?模特?竟然连名字都不介绍。陶佩雯心里涌起一丝丝不悦。而且虽然这个赵总也是宏远集团的领导层,但是她是冲王一朕来的。

“莫不是经纪公司的消息有误?”

刚一落座,包厢的门又开了。进来的是陶佩雯想见的人王一朕。陶佩雯喜出望外。组织者也很识相的作介绍:“哎呀,今天我们大家真是有幸啊,赵总和王总都来了。”

”王总,这边坐。“

“一朕啊,想不到你也来啦?”赵云枫起身。

王一朕配合笑笑:“姑父这么忙都来了,我自然是也要来的,也不能冷落了金总和吕总啊。”

两人皮笑肉不笑,来了一回合。

陶佩雯这才知道,刚才跟赵元枫进来的几个是投资商。

过了一会,又进来两个嫩模,在两个投资商旁边坐下。王一朕的一边是陶佩雯,另一边是李蔚。倒是赵元枫身边没有女人。

可这王一朕一直跟投资商说话,几乎没有正眼瞧过陶佩雯。

陶佩雯有些按捺不住,慢慢的往王一朕身上蹭,一会添酒,一会夹菜。这王一朕才终于转头看了看陶佩雯,玩味的笑了笑,端起那杯陶佩雯帮她倒的酒,一饮而尽。

“王总,您不能偏心,我这杯你还没喝呢?“李蔚在一边起哄。

王一朕来者不拒,一手顺势搂着李蔚,一副花花公子的做派。赵元枫在对面,眯着眼睛看着他浅笑。

饭局到很晚才结束,陶佩雯拿着经纪公司给她的房卡,提前在酒店的房间候着。她穿上最性感的睡衣,喷了点香水,妖娆无比。

只要王一朕进这个房间,她不相信他能抗拒得了。

经纪人玲姐发来信息提醒:“人已经到楼道了。”

陶佩雯深呼吸,把房间的灯调暗。侧躺在床上。她听到开门声,进来的人脱掉西装进了浴室。陶佩雯出来看沙发上的西装外套,开心的笑了。

没过多久,里面的人走出来,站在房间门口愣了几秒,关掉所有的灯,一点点朝她走近。她就知道没人抗拒她魔鬼般的身材。

这一夜酣畅淋漓。

陶佩雯第二天醒来,没有见到人,却瞥见床上一叠钞票,怒火重烧。走向浴室,浴室门正好打开,赵元枫裹着浴巾站在门口。

陶佩雯脸煞白:“怎么...是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赵元枫讪笑:“别装了,处心积虑不就是为了想获得更多的资源吗?”说着又上下打量了一番,“身材还不错,就是床上经验还差点。“

说完,赵元枫转身换上衣服,甩门走了。

陶佩雯气得全身发抖,抓起手机给经纪人打电话问到底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