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陶醉因为前一晚聊天聊得太晚稍稍起得有些晚。

起床时,王一朕已经上班去了。自己简单做了点早餐,吃完后,接到王家老宅老太太打来的电话。

“说准备让老李带保姆上门来,考虑到两人的二人世界。保姆每天早上8点上门一日三餐兼打扫卫生,晚上做好晚饭便离开。”

如此周全的安排,陶醉盛情难却。除了说谢谢,不知道说什么好。

幸好晚上不在这里住,省得发现她和王一朕是“分居状态。”

“妈,您还非得给他们请保姆啊?陶醉不是说自己做吗?”王雅琴领着收养的孩子,早早来到王家老宅,让老人家瞧瞧。

“年轻人有自己该忙的事情。”王老太太自顾自的说着。

王雅琴抱着3岁不到的小男孩,心情很愉悦,让老太太看看。

王老太太摸了摸小孩的脸,“孩子长得倒挺壮实。”

因为怕孩子太大养不熟,所以王雅琴觉得领养一个小一点的好。这个3岁不到,看着也精神。

“雅琴啊,带孩子很耗费精神的,你要多注意,请人帮带带也行。没必要亲力亲为。”

王老太太自然是心疼自己的女儿一些。

可从未当过母亲的王雅琴自从有了这个孩子之后,整个身心都放在孩子身上,虽然有点累,但是却也心甘情愿。

“妈,自从有了这个孩子之后,元枫每天都比以前要早一些回来。一回来就逗乐乐。”

说起这个,王雅琴满脸一脸欣慰。

赵元枫一心想着王家的财产,可王雅琴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看着自己女儿高兴的模样,王老太太也没再说什么。

哦,对了,妈。昨天元枫回来还说这陶醉挺放得开。在酒会上两个人就亲上了。说着还点开手机,打开那张赵元枫发给她的照片。

老太太戴着老花眼,细细瞧了瞧,会心一笑:“孺子可教啊!”

上次陶醉来的时候,她就暗示过陶醉,该主动时就主动,这孩子终究是个通透的人。

王雅琴不明白老太太的意思。王雅琴骨子是个非常传统的女人,也很低调。

很少跟随赵元枫出席外面的活动。之前觉得陶醉也是保守传统的女性,一看照片,这打扮,这行为。不在她的接受范围之内。

“年轻人嘛,不都这样。”王老太太不以为意道。“而且总比一朕跟其他女人传出什么新闻要好得多。”

自从上次打电话给陶醉被拒之后,陶国华便没有再联系陶醉。

陶国华之前还以为陶佩雯只是随便说说,没有想到,不知道陶佩雯找了什么关系,竟帮他拉到了一单生意,红日小区10栋楼的铝合金门窗全部交由陶国华来做。

陶家终于一扫已久的阴霾。

“看吧,还是我们佩雯才靠得住,外面领回来的,养不熟的。”吴碧玉扯着嗓子,酸陶国华。

陶国华没有接嘴。

自从跟赵元枫搭上关系,陶佩雯不仅自己得到不少好处,还帮陶国华拉到了生意,眉飞色舞起来,颇有有一种一雪前耻的感觉。

父母之前因为陶醉的关系,都开始不那么关心她了,现在她也要他们看看,她陶佩雯不会比陶醉差。

陶醉做不到的,她做得到。

“佩雯,你是认识了什么人啊?”陶国华忍不住问自己的女儿。

“也是跟宏远有关系的人,您就别管那么多啦。只要有生意做,您就不用那么愁了。”陶佩雯三缄其口,还不想说出其中的原委。

“爸、妈、大姐,二姐怎么好久都不回来了啊?”陶佩鑫在一旁突然问道。

“就知道天天念叨你那个破二姐,我才是你亲姐,知道吗?”陶佩雯没好气,点着陶佩鑫的脑袋。

吴碧玉拉开陶佩雯的手,“行啦。别那么用力。”儿子可是她的心头宝。

这陶佩鑫今年8岁了,虽然跟陶醉不是亲姐弟,但是却比较喜欢陶醉,气得陶佩雯平时动不动就骂他、掐他。

因为跟赵元枫走得近,再加上身边不少宏远的工作人员,陶佩雯对陶醉的事情也知道不少。

“爸,你就别指望着陶醉啦。她现在又恢复本性啦。”陶佩雯一脸鄙夷。

“怎么回事?”

陶佩雯把她听闻的添油加醋的告诉了陶国华和吴碧玉,因为王一朕绯闻的问题,现在陶醉天天查岗,动不动就到公司去闹。

在酒会上,还泼了王一朕绯闻对象一身酒,还当众高调示爱。

“啧啧啧.....看吧,有其母就有其女,这不明显撒泼打滚吗?”吴碧玉落井下石。

陶国华脸色凝重,原以为这陶醉心性有所收敛,不想竟还是这般火爆。

作为男人,哪个人会希望自己的老婆上自己的公司去查岗呢,还当众泼酒水。

这让男人的面子,往哪放?

“看样子她这婚姻,好景不长!别到时候又死乞白赖的回娘家,我可不管。”吴碧玉故意说给陶国华听。

看到父母两个人听闻陶醉的事情后的表情,陶佩雯心里乐得开花。

她巴不得到陶醉最后以众叛亲离的局面收尾。

老李给陶醉带来了一个保姆兰姨,这兰姨住得不算远,每天公交车半个小时就到了。这兰姨看上去还算和善。

陶醉让她打扫客厅和和厨房就行,其他房间她自己收拾就好。兰姨来了之后,陶醉倒是可以全身心开始搞自己的事情了。

自己的设计事业耽误了一段,学车的事情也还没开始。

这考驾照的理论考试,倒是简单,陶醉看了几套试题,上网测试几次,竟然很快就得了满分。

可以想象,这真正开车上路应该也不会太难。

平时见王一朕和夏彦歆开车的时候,看着也挺简单。她打算尽快跟师傅联系,安排学车。

王家给王一朕安排保姆的事情,已经提前打电话知会过王一朕了,所以他回来见到兰姨时,也不觉得惊讶。

稍稍点头进了书房。接连一系列的动作之后,宏远的局势,稍稍稳定点了。他总算稍稍舒一口气。

眼下,赵元枫还掀不起什么大风浪,目前刘丹已经站在他这边了。所以就算他负责星辉地产,终究也就是个经理人。

陶醉见王一朕看起来心情不错,来到书房门口,跟他提学车的事情。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