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王一朕那恬不知耻的笑容,陶醉想抓狂,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之前怎么没发现这人这么不要脸呢。

好一会儿,王一朕才开口。

“陶醉,你记住了。人呢,要有职业操守。你我既然合作,就收好个人情绪,我们按照协议来。“

陶醉突然理解为什么现代人动不动嘴边就彪脏话了。

因为现在她就是这样的心情,她觉得此事此刻,只有脏话能表达她现在的情绪。

她想起夏彦歆以前经常挂在嘴边的,他娘的,他祖宗的,去他的职业操守....她把所有能记住的现代脏话,全部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

王一朕见她一声不吭的样子,以为她接受了自己的意见。满意的笑了笑,发动车子。

第二天,陶醉把自己写好的“约法三章”贴在显眼的位置。但是打那天后,王一朕又开始忙碌起来了。

每晚很晚才回来,陶醉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注意。

陶醉也开始更努力的钻研自己的事情了。自己一直帮网上的卖家画一些小饰品,赚钱并不多。想着寻寻其他的门路。

这假婚姻就一年的时间,她得为以后做打算。更何况,她现在希望时间过得快些。

想了想,不如设计设计一些衣服,一件衣服比小饰品卖得好,价格也卖得贵一些。

以前在学校,很多同学还会下载一些设计软件。但是自己苦于没有电脑,而且看不懂英文,所以便没有用过。

摸索了一个多礼拜,陶醉下载了一个比较简单的软件,全是英文字母的,她也不知道怎么读。

就是看网上推荐,又打电话问了问夏彦歆,她才确定。

陶醉从王家老宅跟保姆阿玉学了几道菜后,回家也按照步骤试了试,还不错。不过王一朕回家吃饭的时间其实并不多。

基本每晚都要快12点才到家。两人相安无事的过了一段时间。

这天,陶醉正烧好菜端出来。某人破天荒的踩着点回来了。

看着从厨房出来的陶醉,像看见稀有动物一样,愣了好一会。

陶醉今天做了两菜一汤,一荤一素,外加一个黄芪乌鸡炖汤。这炖汤还是阿玉教她的,还给她带回来一些黄芪。说秋冬用黄芪炖汤喝,对身体好。

王一朕瞄了一眼桌上的菜,咽了咽口水,刚进门时,他就闻到香味,现在一看这色调,更有食欲了。

王一朕倒是没有想到这陶醉一个人在家,还过得挺滋润。

自己也刚好饿了,不客气的坐下:“刚好没吃饭。”

陶醉努了努嘴,没说话。进厨房多拿了一双碗筷,她没有预计王一朕会回来,所以米饭做的并不多。

王一朕很诧异,这陶醉居然手艺还不错。居然有点阿玉做菜的味道。平时只有去王家老宅才能吃到这口味的饭菜。有时候山珍海味还不如一顿家常便饭。

刚吃完,王一朕便接到电话说海外投资商罗伯特这周六带着夫人来到新城,宏远正值举行年度庆祝宴会,将邀请罗伯特参加。宏远的高层都要出席,王一朕作为宏远的负责人之一,自然更是要携夫人参加。

收到这个消息,王一朕朝厨房看了一眼,皱了皱眉。思考了片刻他给肖林打了个电话,让他把宏远各高层的基本情况以及罗伯特相关信息搜集打印好,明天交给他。

刚挂电话,就听见厨房传来碗砸在地板的清脆声。王一朕起身走了过去,陶醉正蹲地上捡碎片。瞥见王一朕的双脚。

起身有些抱歉的小声解释道:对不起,碗太滑,一不下心就摔碎了。

王一朕朝水槽看了看,瞟了一眼陶醉手上的碎片,上面沾了一丝血痕。雪白手臂上挽了几圈的袖子也湿了长长一截。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陶醉的底细,王一朕真怀疑陶醉是个平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只不过是洗两个人的碗和三个碟子,竟如此狼狈。

纵然是他自己,在国外的时候洗衣服做饭,也是样样都干过的。

”之前没洗过碗?“

“洗过,一般就是一个碗。”陶醉老实回答。

以前她虽然不是家里最受宠的女儿,但怎么样也是千金小姐,这些活基本轮不到她来做。

后来来到现代社会,她在陶家生活的时间少,在学校里,一般也就是清洗自己的饭盒。

今天几个碟子和碗放在一起,油太多,她一不小心便摔破碗了。

“行了,去把笤帚拿过来。”王一朕下巴朝厨房角落点了点。发起善心打扫起来。

王一朕原本是想请个保姆在家做饭打扫,但是又担心他和陶醉的状况被发现。

毕竟两人都是在不同的房间居住。这要是传到老太太耳朵,岂不是更麻烦。

便跟陶醉协议,这家里的打扫由她负责,另外给她支付劳务费。

陶醉也满口答应,她真愁赚钱不容易,帮网上卖家画图,也卖不了几个钱。有这样现成的活,她乐此不疲。

只是这家务活真的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这屋子又宽,打扫起来还真是累。

陶醉洗洗手,准备进自己的房间。却被王一朕叫住,“坐一会儿,我有话跟你说。”

陶醉听他口气严肃,表情郑重。莫不是对她摔破一个碗耿耿于怀。

抑或是,从此以后不打算付她劳务费了?

陶醉决定诚心忏悔,钱要紧,“今天,我真不是故意的。以后我一定注意,绝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绝不会再摔破.....”

只是话还没说完,却瞥见眼前王一朕递过来一个创口贴:“先贴上这个吧。”

陶醉:“......”

“这周六也就是后天,你跟我一起去参加一个宴会。明天下午,你在家里等我,我带你去试礼服。除了这个,你可能还需要熟悉一些情况...”

原来是有任务来了,她还以为自己会失去干家务这项重任呢。

一下如释重负。从王一朕的语气,陶醉能感觉到这个宴会的重要性,她用力的点点头,一副竭力配合的样子。

第二天下午,王一朕真的很早就回来了,交给她一叠材料,然后拉她到一个她也不知道地点的地方,让她试衣服。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