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朕见她低头不语,还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在这种场合被提起过去,便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过了一会,酒会的人越来越多,赵元枫也出现了。旁边围着几个漂亮的女人,包括刚才被洒了红酒的李蔚,此刻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没事一样的扎堆在人群。

不知道赵元枫跟他们说了什么,过了没多久,那几个美女纷纷看向王一朕。朝王一朕涌过来。

刚才还是一个李蔚,现在来了这么多个“李蔚”。陶醉头皮发麻。

王一朕看着赵元枫一脸坏笑,知道是赵元枫搞的鬼。

“王总,据说现在您主要负责影视投资这一块....”

原来都是些爱做梦、想进圈的女孩。

“表面上是我负责,不过最终权,由我老婆决定,我老婆说用谁就用谁。”王一朕一手搂着陶醉,亲昵的说道。

“老婆?”大家这才纷纷看向陶醉,不太相信的样子。

“怎么可能完全让老婆做主呢?”其中一个提出异议。

“就是、就是....”

王一朕眉头微蹙,看来不下点血本,不行啊。低头在陶醉耳边说道:“手搭我肩上。”

陶醉:“.......”

“快点。”

陶醉另一只手刚搭上王一朕的肩膀,就感觉一股力量从后背袭来,忍不住倾身向前,却撞向这“幕后黑手”的嘴唇。

“哇哦。”周围的人惊呼。

陶醉反射性想推开,却动弹不了,且某人竟还厚颜无耻的在她唇上磨蹭了两下。过了几秒,王一朕终于松开。

“我老婆很爱我,我也很爱她,所以凡事我都听我老婆的意见。”

陶醉又羞又恼,这王一朕太奸诈了,刚才那动作,分明就是让人觉得她主动扑向王一朕的。她真的是没法见人了。

大庭广众,举止如此轻浮。陶醉这古板的心里,有些接受不了。但是奈何却无法发作。

周遭得人且看得很享受。

这班都是一些经纪公司的新人,被安排进来借机认识一些影视制作或投资人。他们不像李蔚对王一朕那么熟悉。

“王太太,我今年刚毕业,宏远投拍的电视剧还有很多角色没定,您看我是否适合?”其中一个女孩很大胆,直接毛遂自荐。

其他人也你一眼我一语。

陶醉头都大了,不得不大声制止道:“你们都不行。“

几个女孩面面相觑,陶醉接着补充一字一句道:“比我年轻漂亮的都不行,听见了吗?”心里的气没处发泄,只能借此吼了下。

女孩们努努嘴,没再吭声

看来个个都认为自己比她年轻漂亮。陶醉心里腹诽道。

不就稍稍打扮得成熟一点而已嘛。。见众人不再吭声,陶醉的气莫名消了一半。

王一朕站一旁看着陶醉刚才羞愤至极的表情,笑出内伤。

其中一两个聪明机灵一点的女孩,看出了端倪,小声的说:“先撤吧,人家老婆在这,他是绝计不会理我们的。而且你看她老婆,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

旁边的人一听,也纷纷同意,慢慢的散了。

陶醉总算松了一口气,转头一看男猪脚,却在一旁悠然自得,一副没他事的样子。

终于熬到酒会结束。陶醉拖着疲惫的身子跟着王一朕背后慢慢的往外走,她不想搭理王一朕。故意让她泼人家一身酒也就算了。

居然还.....陶醉越想越气。

回到住宅,陶醉冲到房间,拿出汽车钥匙,摆在王一朕面前。她决定不再配合王一朕“演戏”了。

王一朕瞄了一眼陶醉,一脸气鼓鼓的模样,耳根的红还没退尽。

脸皮真的这么薄?几乎每次,只要陶醉稍赶到羞辱,他就会发现她耳根红透。

难不成还没有跟男人有过什么亲昵的行为?不会吧。

“你先坐下。”王一朕指指他旁边。

陶醉不知道怎么的,有时候觉得这王一朕说话,自带震慑力,让她忍不住乖乖的去做。就像现在,她老老实实的坐在旁边。

“你转过头来。”

陶醉缓缓转过身。

“看着我。”王一朕厉声。

陶醉抬眸,带着疑惑,看着眼前的人。不明白王一朕到底要说什么。反正不管她说什么,陶醉都觉得不干了。

“我长得很丑吗?”王一朕问。

陶醉瞪大眼睛,没想到王一朕突然问这个问题。

“问你呢?我长得很丑?”

陶醉摇头。

“那我长得帅吗?“刚问完,又补充一句,”好些个女人都说我长得很帅。“

摸着良心说,王一朕长得真不差,算得上帅了。

“还可以。”陶醉发出如蚊子般的声音。

“那你亲我一下还吃亏了?身上少块肉了?”王大公子的超人逻辑又来了。

“明明是你亲...怎么又成了我....”陶醉想试图表达自己的不满。

“而且今天也是事出有因。以后我也可以保证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王一朕把车钥匙推到她面前。”这辆车的行驶证已经是你的名字,我呢,就不会再收回了。”

软硬兼施!王一朕边说边观察陶醉的表情。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他也算是摸透了陶醉的心思,虽然因为钱跟自己假结婚。

倒不是贪婪之人,分得比较清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轻易接受。

一旦接受了别人恩惠,似乎总会想着以另一种方式回报。

只要他不收回这辆车,他就相信陶醉不会真的拒绝。

见陶醉不吭声,王一朕继续加码:你也知道,我也现在跟赵元枫之间的争斗,这关系到我们整个王家。

瞥见陶醉手上的玉镯后,马上又说起王老太太。

如果让赵元枫霸占我们王家的话,奶奶也会被气死。虽然我们是假结婚,但是奶奶是把你当成真的算媳妇看待的,你就算看在奶奶的面子上.....

陶醉摸着手上的玉镯子,终于动摇了,“好,我答应你。不过说好了,你以后再也不能随意亲我。”

“行。以后绝对不会。”王一朕信誓旦旦道。

交涉完毕后,陶醉揣着汽车钥匙回房间了。

王一朕在沙发上望着她的背影,觉得这陶醉像个矛盾体,有时候很通透,有时候又有点死脑筋。

回到房间的陶醉,把今天的经历跟夏彦歆抱怨了一番,电话那头的夏彦歆哈哈大笑。

骂陶醉也真是土了点。还说这种碰一下而已,不能算是真的亲,只有法式吻才能算得上是真亲。

陶醉问夏彦歆什么是法式的,夏彦歆让她以后有机会问王一朕。

说完自己的事情,夏彦歆叨叨的跟她提起季巡,还说这季巡原来竟是著名的时装设计师,只可惜人家已经结婚了。

夏彦歆惋惜不已,难怪之前想去帮人家修车,人家以忙为理由婉言谢绝了。

上次陶醉结婚,她故意蹭车,也没有蹭出什么火花。

“你知道我的心情吗?陶醉”

“知道,恨不相逢未“娶”时!”

“对,对.,就是这感觉.....“

两人聊到深夜。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