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醉她一心只想着赶紧结束。爽快的接过卢雨珊的酒杯,非常善解人意地说了声:“谢谢。”

两秒后,酒杯空了。接着她又从容的给自己倒满,举着杯子跟卢雨珊碰了碰,目光清澈,诚意满满:“也祝你幸福!”

喂!旁边的夏彦歆想阻止却来不及了。哪有那么憨傻的人,新婚之时,自己给自己灌酒的呢!

“放心吧,夏姐姐,陶子姐酒量好着呢!”方芳之前见识过,所以完全不担心。

夏彦歆将信将疑,便没再阻止。

见陶醉两杯白酒喝下去像喝水一样,眉头都没皱一下。周遭的人都很惊讶,就连卢雨珊也愣住了。几个人开始调侃。

“哇!一朕,你老婆海量啊!“

“是啊,比你能喝啊.....”

王一朕皱了皱眉,瞅了瞅陶醉那张带着得意笑容的脸,凑过去低声道:你就这么馋酒?

望着王一朕那看不出情绪的表情,陶醉敛起笑容,垂眸低眉:“那她敬我一杯,我敬她一杯,礼尚往来嘛...”

原本想吸睛的卢雨珊发现,眼下大家的关注点都聚集到陶醉身上了。

特别是刚才看到王一朕还跟陶醉两人面贴着面说话,陶醉脸上透着绯红,还带着一丝笑意,两个人看上去异常亲密。

卢雨珊心里说不出一股酸意。她打听过王一朕的结婚对象,不过就是一个暴发户的女儿,性格各方面都不尽如意。一点都配不上她的一朕哥。

她也不相信王一朕会喜欢她。但是刚才的一幕刺痛了她。

她原本想激一下陶醉,让她当众出洋相。没想到陶醉表现的落落大方,而且酒量还很不错,竟无意中还博取了大家的好感。

不过她总觉得,王一朕不是真心跟陶醉结婚的。毕竟这婚礼来得太快。

折腾了一天一晚,婚礼酒席总算结束。

这夏彦歆在酒席快结束时,看到了匆忙赶过来的季巡,死皮赖脸的磨着陶醉让她想办法,她要搭季巡的顺风车。

陶醉拗不过,便厚着脸皮跟季巡说,可否帮她送两个朋友回家。

这季巡倒好说话,爽快的答应了。

把夏彦歆和方芳送走后。陶醉终于可以歇一歇了,这一天下来,她快散架了。

没结过婚,没发现结婚居然这么累人!不对,之前她就是在嫁人的道路上遇见意外,才穿越到现代的。

看来老天是特意让她到现代来圆这个结婚梦的。

虽然王一朕平时自己单独住,但是按照王家的风俗,结婚要在王家老宅,所以当晚两人要在王家老宅度过。

王家老宅很大,整体是中式风格,房间看上去很古朴,很有年代感。

门上、床头都贴满了红喜字。陶醉坐在化妆台一点一点拆头饰,卸妆。过了一会,王一朕推门,端了两碗银耳莲子羹进来。

“饿的话,过来喝点.。”

陶醉摸摸肚子,还真有点饿。一直忙着敬酒招呼客人,都顾不上吃东西,酒倒是喝了不少。

见王一朕吃得嗨,陶醉也毫不客气的过去端起莲子羹吃起来。

吃完东西,卸完妆,洗完澡,陶醉正准备上床,发现床上洒满了花生红枣。

轻叹一声“这优良传统倒是传承的不错”,转头朝浴室看了一眼。王一朕正在里面洗澡。

算了,自己收拾吧。把床上的东西收拾完之后,浴室里面的人也出来了。见她手里的红枣花生,看了两秒,没吭声。

“咚咚咚...”有人敲门。

王一朕打开门,见家里的保姆阿玉站在门口。

“一朕啊,老太太让我给你们解酒汤。“

解酒汤?”陶醉觉得自己又没醉,不需要呀。。

没等王一朕说话,阿玉端进来放在桌上。

“老太太说让你们每人喝一杯,我就端走。“阿玉直直的立在那里,等他们喝。

王一朕看了一眼阿玉,又看了一眼‘解酒汤’:“你放着吧,一会我拿出去。”

“可是老太太说....”阿玉一脸为难。

“行,我们马上喝。”陶醉困得不行,也不想这保姆为难,还不等王一朕说话,走过去端起一碗喝了下去。

老太太还是挺关心他们的。陶醉想不通王一朕扭捏什么。自己已经果断的喝下了。这汤还挺热乎,喝下去全身暖暖的。

“你....”王一朕欲哭无泪,想阻止都阻止不了,只好挥手让阿玉出去。

“怎样啊?阿玉...”王老太太问道。

“新娘子倒是爽快的喝了,一朕说一会自己喝了再送出来。”

王老太太点头,唉,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太急了?她也不想如此,可是她也想确认,她这大孙子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不是像传言般那样喜欢男人。

虽然王一朕跟她说,他之前就认识陶醉,也喜欢陶醉,所以才结婚。

但是很多事情,她心里清楚明白。否则她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结亲的夏家变成陶家。

尽管她有她的考虑,但是她也希望尽可能的尊重自己孙子的意愿,既然他提出自己要跟陶家的姑娘结婚,那她就要看到实际的成果,所以这才准备了这‘解酒汤’。

当然如果两人是真心在一起那最好。

这个时候送解酒汤,还有刚才阿玉的表情,王一朕觉得这解酒汤不单纯。

这边王一朕正思考着,那边陶醉已经喝下去了。

只是一喝下去后,竟觉得头有点晕眩了。陶醉觉得有些奇怪,这不是解救汤吗?怎么感觉像喝酒上头一样呢?

渐渐地,身上也开始发热,有点烧,嘴巴还有点渴。

王一朕一瞧陶醉的模样,端起解酒汤闻了闻。

猜想这解酒汤是老太太用来确保他们圆房的。难道老太太已经有所怀疑了?应该不至于啊。

陶醉晕晕乎乎的朝床边挪,只是刚想躺下,手却碰到很多东西,抓起一看:花生红枣。手一扯床单,花生红枣“哗啦啦”掉落一地。

王一朕闻声赶紧过去,陶醉一把把床单扔他身上,把他往后推,“你不要过来,我们之前约定过的,只是假结婚。你别想占我便宜。”

虽然觉得越来越热,整个人有点飘乎的感觉,但是陶醉脑子还有一丝理智。

王一朕扶住已经站不稳的陶醉,陶醉睁着朦胧的眼,看着眼前清隽的脸孔,心中无数个细胞在叫嚣呐喊。

情不自禁地一把上去抱住王一朕。脸还禁不住一点点的往上蹭。

“你快松开我....”陶醉嘴里小声的说着。

王一朕拧眉,果然老太太的汤有问题。他一点一点的扒开身上章鱼似的“陶醉”,失去“倚靠”的陶醉跌落倒在床上。

“热,热...”床上的意识模糊了的陶醉一边嚷嚷着,一边扯身上的衣服。

王一朕转身到了一杯水大的功夫,陶醉已经衣不蔽体了。

看着眼前的白花花,王一朕深吸了一口气,咬咬牙把陶醉扶起来,灌了一杯水下去。

只是这一扶,陶醉又似章鱼一样趴身上了。手还不老实的四处乱窜。脸在他的下巴蹭来蹭去。

“怎么这么多刺啊,这么渣人...”迷糊中的陶醉抗议道。

王一朕摸摸自己的下巴,早上刚刮的胡子啊。

这一松手,陶醉双手已经攀上了他脖子,双眼迷离的看着她。王一朕发现她眼底似乎装着一汪水,盛满了期待。

章节目录

朕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素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素尘并收藏朕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