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站在绣庄门口,将这一幕尽收眼底,连小巷子里的情形,也隐约能看到。眼看着轿子抬走了,李氏无声的叹了口气,转回身。

她险些撞在一个人身上,吓的倒退了一步。

就见汪氏杵在那儿,正直直的看着外头,表情有些复杂,有惊,有惧,有怨,却也有几分说不出的如释重负。

李氏喃喃的想说句话,一时竟不知要说什么。

两人对站着僵了片刻,汪氏忽然察觉到了什么,她迅速瞥了她一眼,从袖中取出帕子,便低头嘤嘤嘤的哭泣起来。

李氏看着嘤嘤嘤的汪氏,心情有些复杂,头一次连虚伪的安慰都有些说不出口,转念再一想,唐时玥已经卖出去了,她也不需要再安尉她了,于是直接道:“走吧。”

汪氏微怔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她拭着泪道:“我还想买些胭脂口脂,上一次玥儿没有给我买。”

…………

而此时,载着唐时玥的轿子已经迅速的跑过了三条街,再转过一条街,就回到牛府了。

就在这时,前头忽然喧哗起来,两帮人马先是叫嚣,很快就斗在了一起,成了一场乱斗,惊的行人小贩纷纷退避。

小轿被迫停住,带头的大汉急摆手,轿子往后退了一段路,藏进了小巷里。

大汉道:“去打听打听,怎么回事?”

便有人应声跑了过去,很快就回来了:“是宋老大和韩老大的人闹起来了,为了什么事情不知道!但据说韩老大火气大的很,根本不容人调解就动手了。”

另一人道:“要不要绕开?”

大汉想了想,“不用,等等吧。她两个时辰之内不会醒。”

几个人就在墙根下蹲了下来,一边聊天,一边看着那边的战况。

此时,轿子中,唐时玥缓缓的张开了眼睛,嘴里一片咸咸的铁锈味。

她在听到脚步声的同时,就知道对方是练家子,她只怕是避不过了,所以只能在被劈昏的同时,用力咬了舌头一口,用疼痛让自己早些清醒。

一急咬重了,真特么的疼啊……

唐时玥花了几分钟分析现在的情况,又花了几分钟判断那四个人的位置。

现在的情况是,她被捆住了腰腿,手也被捆在后头,正斜躺在轿子里。这个轿子,被藏在一条僻静的小巷里,有几个人,正蹲在小轿前头大概十来步的地方,而距离他们至少十来米的地方,正在打群架。

感谢打群架,感谢她与生俱来的好运气!

唐时玥想试着挣脱绳子,却发现根本挣不开!至于在什么地方磨开……轿子后头连个毛茬也没有,再说手指粗的麻绳,就算有,一时半会儿也磨不开。

唐时玥整个人向下滑,用脚挑开门帘,向外看了看。这条小巷十分僻静,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那四个人,才会放心把她放在这儿吧?

就在这时,遥遥的,忽听有人吆喝起来:“见血了见血了!杀人了啊啊啊!快闪开!”

巷口的四人也不由的吸气,小声议论着什么,唐时玥当机立断,一挺腰站了起来,慢慢的蹭着出了轿子。

如果是想买她,不管是当丫环当小妾还是别的,那就算被发现应该也不会杀她,或者毒打她,但如果没被发现,就有机会逃走。

绳子捆住了她的膝盖和大腿,使劲儿往上挤挤,她还是能迈小步的,她就这么贴着墙,一步一步往前挪,一直到拐过弯儿,那四个人都没有发现。

唐时玥无声的长出了一口气,就这么小小的一段路,她居然紧张的出了一身汗。

她贴着墙根调匀呼吸,然后向那边看了看,只能看到其中两个人,还蹲在那儿,似乎看的很兴奋,伸长着脖子,嘴里还说着什么。

唐时玥小松了口气,正想继续走,就觉得有人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唐时玥惊的猛然一挺腰,那人已经一把捂住了她的嘴,随手扶了她一把,然后立掌为刀,削断了她手上的绳子 。

她定了定神,一边抖开绳子,一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喵的没被这些人打死,要被他吓死了好么?挺大个人了,能不能别老跟个背后灵一样?突然出现?

祈旌低声道:“对不起,有事耽搁,来晚了。”

“算了,”唐时玥多少还是有点儿生气的:“一只兔子的情份,本来就不够份量。”

“不是。”祈旌不是一个喜欢争辩的人,要是平时,他就不说话了,可是这一次,却还是认真解释:“我本来在屋子那边,想看看火场里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唐时玥顿时觉得自己有点过份。人家家里刚遇上这么大的变故,一大堆事情缠身,凭什么要第一时间来救她啊!于是她就问:“发现什么了?”

他道:“我在外头,发现了一点滴落的桐油,还有小桶的痕迹,对方应该是用桐油火把,从墙外扔进柴堆的。”

唐时玥恍然点头,祈旌看着她,面无表情道:“所以,不要生气了。”

唐时玥被他逗乐了,眨了眨眼睛,笑道:“让我不生气也行,除非你帮我做件事儿?”

他道:“什么事?”

唐时玥道:“从这条街过去,再过去,有个四方酒楼,唐永明你认识不?你把他给我打昏了,弄过来。”

祈旌只略一凝思,就明白了这中间的因果关系,一点头就走,不一会儿,就提着唐永明回来了。就冲人家这利索劲儿,这办事能力,唐时玥瞬间就原谅了他。

看唐永明垂手垂脚的,应该是被打昏了,她就打手势让他把他放进了轿子里,然后她就蹲在那儿,兴致勃勃的准备看后续。

祈旌扯了扯她的袖子,她挣开,他索性直接拉住她小臂:“去外面看,看的清楚。”

他带着她绕了一小圈儿,去了外头一间茶楼,坐在里头,可以清晰的看到那边四个傻子和停着的小轿。

这时候官府衙役也来了,群架也打完了,道路已经渐渐的疏通开,那四个人就回身抬起了轿子。

其实唐时玥又小又瘦,唐永明再瘦也是个二十岁的大男人,重量还是差好多的,但是这四个人刚看完一场好戏,心思完全不在这上头,正随走随议论,根本就没有发现。

唐时玥兴奋的道:“走,跟去看看。”

祈旌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但还是跟着她站了起来,唐时玥发现他对镇上的路十分熟悉,不管他们往哪走,就算一时看不到,他三绕两绕的,也总能跟上,然后他们就眼睁睁看着轿子进了一户人家的后门。

祈旌四处看了看,然后抓住她手臂,再一次施展神奇的轻功,带着她轻轻跃上了墙头,那墙头有棵树挡着,从下头往上看,并不容易看到她们。

就见一个老头站在门口,长的死眉耷拉眼儿的,身量不胖,肚子却挺大,跟个螳螂一样。旁边站着她今天看到过的那个中年男子。

螳螂老头一见轿子抬进来,便笑了,捏着胡子道:“来了?”

中年男子谄媚道:“老爷,这回这小娘子是真的水灵,尤其那双眼,一转哟……就跟能勾走人魂儿一样,天生就是个妖精。”

祈旌忍不住扫了唐时玥一眼。

她小小的一只,缩在他旁边,手还抓着他的手臂,正聚精会神的盯着下头,双眼晶亮,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架势,对对方轻辱的言论,好像完全没有感觉。

螳螂老头也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那就快掀开让老爷看看!相中了老爷今晚就洞.房!”

大汉急陪着笑打开了帘子,螳螂老头看向轿中,笑容渐渐消失,大汉犹不知问题出在哪儿,一看他脸色不对,就是一愣,不安的道:“老爷?”

螳螂老头大怒道:“怎么回事!”

大汉愕然的一转头,然后也呆住了,就见轿子里,唐永明正呈℃型弯在凳子上,因为空间狭窄,脑袋就高高支起,姿势居然还有点儿妩媚。

管家眼珠子都掉了出来:“唐……唐永明?”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