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氏就在旁边,听着这母子俩一人一句,就把事情定了下来,脸上都是喜笑颜开的,不由得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可是再一想,她们大房又没有闺女,做妾不做妾的,与她什么相干,又放下心来,别开头只当没听到。

李氏坐在一旁,一双细长眼,将屋里诸人的神色都看了一圈,无声的垂下了头。

唐时玥已经小跑着到了村医家里。

村医和村医娘子显然听说了这边的事儿,村医斜睨着她,道:“也并不多么急,反正还有十天。”

唐时玥淡淡笑道:“你放心,我十日之内,一定能还上的。”

村医就点了点头。

村医娘子笑嘻嘻的问她:“晌饭要不要在我们这儿吃?”

唐时玥拿了铜钱出来:“不知您做了什么?”

村医娘子见她知趣,登时就见了喜色:“我今儿可是炒了鸡蛋呢,做了香芹羹……做了汤饼……”

汤饼,就是面条,好消化的东西,小瑶儿吃应该合适。唐时玥点了点头,付了钱,跟小瑶儿一起吃了。

到晚上时,小瑶儿就看着精神了不少,但村医仍是道:“现在回去虽也可,但总归是不太保险,若要求万全,最好还是在这儿再多待一日……”

唐时玥心里有数。

他们只不过是觉得,做个饭还能多赚一份银子,不舍得这个巧宗儿。但是她也不太介意,毕竟待的越久,就显得小瑶儿病情越重,她也有理由不回家。

于是她们又住了一晚上。

陈村医这里就相当于一个小医馆,附近村里的人也常来看病,厢房设着两三张榻,是专门给病人留宿用的,有拖家带口来的,还可以住到另一间厢房里,也就等于VIP病房了。所以倒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唐时玥第二天一早就爬起来,仍是在村医家吃了饭,叮嘱小瑶儿乖乖在这儿等她,就背着篓子出来了。

穷啊!

一下子没了二两银子还欠了债,她觉得自己是真的穷。

上了山她就专瞅着没路的地方走,一边艰难的开路前进,一边就仔仔细细的四处找,不放过每一点沟沟坎坎,连草丛都扒拉开看看。

沿途摘了十来个白柰,又随手采了些马齿苋,马齿苋肥厚多汁,现代人常用来凉拌,而古人认为这是一种难得的佳蔬,有时候连宫廷里的贵人也吃,做为一种体查民情的表现。

篓子都满了,也没找到什么好东西,连个虎掌菌都没有……难道跟那个倒霉鬼祈旌合作了两回,她的好运气也没了?

唐时玥内心吐槽,一边仍旧向前走,人都走过去了,忽然一停。

她退回来,用开路的镰刀拨开灌木丛,仔细研究了一下,然后大喜过望!这是夜交藤!何首乌!

唐时玥不顾形象的半跪半蹲在地上,然后弯下腰细细的,一点一点刨开泥土,生怕碰破了半点皮。足足费了半个多时辰,才终于露出了褐色的根茎。

她精神一振,丢开镰刀,用手小心的一点一点推开泥土,终于把根茎挖了出来,完完整整的两个人形,而且其中一个腿隙明显的多一点东西。

何首乌以人形何首乌为贵,而阴阳一对的为最贵!可遇而不可求!更何况,何首乌能成人形,最少也有百年了,这样的何首乌,若赶上巧宗儿,卖个几千两都不成问题!

创业资金有了!药园在跟她招小手儿!

唐时玥喜形于色,迅速找了些长草,把它细细包了起来,然后倒开篓子,把马齿苋压在上头,又把白柰压在最上头,兴冲冲的往山下走。

时辰还早,也就午时左右吧,唐时玥还没到山下,忽见浓烟滚滚,直冲天空,唐时玥讶然了一下,加快脚步向前走,跑出一段路,发现着火的居然是祈家!

唐时玥吃了一惊,小跑起来,气喘吁吁的跑到时,果然见祈家那两间破屋已经被火舌吞没。

这边本来就在山边边,离村民聚集的地方很远,这时候能干活的又都在农田里忙活,家里只有些妇人孩子,老远几个人正围着指指点点。

唐时玥急道:“快救火啊!”

有人道:“烧的这么大,咋救啊!”

唐时玥急冲里头道:“有人吗?有人在家吗?”

“玥丫头,你急什么?”有人道:“这家那小郎君不在,一早就出门了。”

唐时玥略松了一口气,又一下子想到什么:“可他不是还有个弟弟吗?据说年龄还小!”她又冲里头叫:“还有人吗?有人在吗?”

有人小声道:“他弟弟是个傻子!”那意思分明是说,傻子么,死就死了。

“一个鬼宅子杵在村里,也慎的慌,早烧早了!”

也有人道,“玥丫头你别急,刚才大家也都叫过了,没人应,应该是没人的。”

“就是啊,要是有人早出来了,就算是傻子也是知道哭叫的。”

就在这时,院墙轰然塌了半面,唐时玥清清楚楚的看到,院中树下,晾着两件明显是孩童的衣袍。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唐时玥再不迟疑,直接放下篓子,狂奔到了小河沟那边。她身量瘦小,直接整个人往河里一滚,然后扯下外袍蒙住头脸,就冲了进去。

火势极大,浓烟滚滚,热气灼人,唐时玥用湿了的袖子捂住脸,迅速在屋外头绕了一圈儿。

她一眼就看到堂屋里有个孩子贴在壁角,站的笔直,一动不动,烟太大了,唐时玥熏的直流眼泪,眼睛都张不开,又唯恐看错了,急道:“喂!快出来!我带你出去!”

叫了好几声,那孩子一动不动,泥塑木雕一般。眼看再等下去外裳都要烤干了,唐时玥一咬牙,一头冲了进去。

她看清楚了,这就是一个孩子,只有四五岁大,双眼紧闭,正死死的挤在壁角,唐时玥扑上去拉他,一拉之下,居然没拉动,那孩子全身僵的像石头一样。

可是随着这一拉,那孩子喉间却猛然发出了一声低呜,就像是小兽垂死前的呜咽。

唐时玥急回头时,就撞进了一双红通通的眼睛。

他直勾勾的盯着她,这么大的烟,他却居然好半天没眨眼睛。

她根本来不及多想,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把他扯了过来,抱进了怀里,用身体护着他,急急往外冲去……火舌卷着屋顶的稻草不住的掉落,掉在她身上,便慢慢的燃了起来,唐时玥疼的嘶了一声,一冲出院子,就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旁边的村民也都吃惊不小,惊道:“还真有个孩子啊!”

有反应快的,赶紧拿了桶盆去河边舀了水来,往他们身上泼。火不一会儿就浇熄了,村人七手八脚的把她扶了起来,唐时玥喘匀了气,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

那孩子生的极为漂亮,跟他阿兄一样的双凤眼,瞳仁又黑又大,正直勾勾的看着她,一动不动。他身上衣裳头发都烧的七零八落,露出的皮肉也都烧伤了,他却像不知道疼似的。

唐时玥摇了摇他:“你可还好??”

孩子不答,有人小声道:“这孩子不是个傻子吗?”

“看起来还真是。”

就在这时,有人惊呼了一声:“快看孩子的手!”

唐时玥急扳过他手看时,就见他一双小手,手心处不知握了什么,烧的皮开肉绽,唐时玥愕然了一下,来不及多想,就赶紧往村医家里跑。有不少好事的村妇也跟在后头。

村医一检查,就啧了一声:“只怕是救不得了!”

什么?唐时玥大吃了一惊。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