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目相对,祈旌愣了愣。

然后他迅速回过神来,急去看榻上的小男孩。

小男孩的伤主要是手上和背上,所以他是侧躺着的,两条短胳膊,努力的合抱着她的手,小小的眉头紧紧簇着。

唐时玥小声道:“他刚睡着,大夫说身上的没事,半个月就能好,也不会留疤,但是手上的就比较严重了……现在大夫去抓药了。”

祈旌喉结滚了滚,轻声道:“多谢。”

他匆匆扫了她一眼。

她的衣裳头发,烧的七零八落,手背、手臂、后颈几处也被灼的起了一层泡,已经洒了药粉,耳发烧卷了,身上又浇了水,滚的全是灰尘,连脸上都是一块一块的脏污,狼狈极了。可是那双眼清亮如泉,看着他的时候,他竟有一种心灵都被安抚了的感觉。

他迅速低头,小心的检查了小孩儿的伤,唐时玥又道:“对了,我觉得你家这火烧的很奇怪,火势太大了,而且是从墙边开始烧的,你家灶应该不在西边吧?”

祈旌倒是一愣,他的眼神瞬间冷厉起来,细想了一下:“我知道了。”

唐时玥顿了一下,又状似不经意的道:“你弟弟叫什么?”

他道:“祈阳。”

祈阳,阿阳,阳阳。居然真的有这么巧?

祈旌低声道:“是你救阿阳出来的?”

“对啊!”唐时玥想起来:“药钱三两银子,先还我。”

祈旌没多说,从荷包里掏出来一个五两的小银锭子,直接给了她,唐时玥毫不谦让的收下了。一边又道:“其实我还有事情想麻烦你。”

他问:“什么事?”

唐时玥摆了摆手:“等你弟弟稍好些再说吧。”

祈旌看着她,忽然眉头一皱,伸手去试她额头的温度,而那个前一刻还在笑眯眯跟他说话的姑娘,就顺着他手向后倒去,嘭的一声跌在了榻上,昏了过去。

唐时玥也是因为烧伤引起的发热,幸好村医刚打发儿子买了药回来,熬好先给她灌了一碗。

大家也都听说了这事儿,不少人吃了晚饭就过来看看,见祈旌回来了,就七嘴八舌的跟他道:“这回你可得好好谢谢玥丫头,要不是她,你弟弟就救不得了。”

“就是啊,你是不知道当时有多危险……”

祈旌自打来到聚宝村,这还是头一次跟这么多村里人说话。

当时他一下山,看到烧没了的空屋,几乎没吓死,幸好旁边有村人跟他说了,他这才赶到村医这儿,具体什么情形却是不知道的。

就有口舌灵便的,绘声绘色的把当时的情形形容了给他听,就算祈旌,听了也是后怕极了。

又有人把后来村医家的事情,也一起学了,听她说不认识他,祈旌便垂了垂眼,心说这小骗子……可再一想,两人之间还真说不上认识,最多只是一个互相通过名的交情,这还是缘于,他霸道的强抢了她的紫芝。

村里人大多是热心肠,一听说唐时玥也病倒了,便有人自告奋勇去给汪氏报信。

去报信的林娘子,也是唐家的媳妇,跟他们同宗,林娘子走到半路上,就遇上了唐桂花。唐桂花是听说祈家大火,特意过去看的,却没遇上祈旌,见着林娘子,也只没精打彩的叫了声嫂子。

林娘子却道:“正好,我是去给你家三嫂报信儿的。”

她是个口舌灵便的, 干脆麻利的把事情一说,唐桂花眼珠子一转,急笑道:“嫂子不用跑这一趟了,刚好我要回家,顺路跟三嫂说一声就成。”

林娘子本就不喜汪氏,不想跟她打交道,闻言点了点头:“那成,那我就先回了。”

唐桂花笑着答应了,见林娘子一走,立刻转身往家跑。

她当然不会给汪氏报信儿,心里直怨这么个巧宗儿倒叫唐时玥得了,让祈旌平白欠了她一个大情份,但幸好现在祈旌的弟弟还在村医那儿,趁机卖个好,不怕他对她不另眼相待。

她直冲回了家,直接进了灶房。

李氏正在灶上做饭,今天唐家吃的是兔肉毕罗,粟米粥,唐桂花直接掀开锅,用小簸箩装了几个兔肉毕罗,又拿小坛子盛了半坛子粥,李氏轻声问:“小姑?”

“别说话!”唐桂花道:“别说是我拿的!听到没!”

李氏低下头,不敢吭声,唐桂花得意洋洋的走了。

唐家四个儿子,两个女儿,四个儿子和大女儿都随了唐老汉的方脸膛和浓眉大眼,唯独小女儿唐桂花,随了孙婆子的三角眼,胜在年轻,还算是娇俏可爱,只有瞪眼时,露出了与孙婆子一模一样的刻薄凶狠相。

唐桂花已经一路小跑,去了村医家里。

她也有点儿小聪明,见有几个村人在门口,一进去,就先叫了一声:“玥儿?瑶儿?”

小瑶儿本来在榻边帮着村医娘子择菜,一见她过来,吓的吱溜一下钻到了榻边,远远的站着,唐桂花一皱眉,狠狠的瞪了这个不识好歹的丫头一眼。

村里人问道:“桂花,你这是给她们小姐俩送饭?”

唐桂花应了一声,一边抱着簸箩向前走,一边笑道:“小姑知道你们病了,来给你们送饭呢,瑶儿过来!”

小瑶儿吓的直往后退,一边摇着手:“瑶儿听话,不掐,不掐。”

唐桂花脸色一僵,索性不理她了,她扫了一眼房中,唐时玥躺在榻上,周身狼狈,昏迷不醒,旁边还有一个全身是伤的小孩子,正依恋的紧紧抱着她的胳膊。

祈旌坐在榻边,眼神紧紧的盯着榻上,并没向她看一眼。

唐桂花急笑道:“齐小郎君,我叫唐桂花,是唐时玥的小姑。”

祈旌听到唐时玥的名字,才向她看了一眼,唐桂花心头一喜,更是拿出了十分的娇媚来,柔声道:“我来给她们送饭呢,玥儿既没醒,那你就先用些。”

她把小簸箩送到了他面前,祈旌垂眼看了看,唐桂花殷勤的道:“这是兔肉毕罗,你尝尝看,味儿可好不好?”

祈旌沉声道:“听说有人盗走了旁人陷阱中的兔子,拒不肯交还,这,便是那兔肉?”

唐桂花的甜笑彻底僵在了脸上。

旁边的村人也不由的嘻笑起来。

唐时银闹的那一出,谁也瞧不上,而唐桂花虽然嘴上说是给小姐俩送饭,可是两边关系闹的这么僵,小瑶儿又吓成这样,谁心里能没点数?更何况她进来连看都没看唐时玥一眼……只是朝着祈旌献殷勤,这醉翁之意,谁又瞧不出来?

便有人笑道:“桂花你可真不讲究,拿个贼赃请人吃。别说祈小郎君,便是我也是不吃的。”

另一人笑道:“你想的倒美,你想吃也没人给你送啊!你有人家小郎君的好模样么?”

“敢情是大姑娘思春啊!”有个婆子笑道:“孙婆子不要脸皮的才揽活了这么些兔肉,一转头却叫自家闺女送了出来,果然是闺女大了不能留,留来留去留成仇!”

村里人说话本来就粗俗,唐桂花脸皮再厚也抗不住,恨的不行,扭头就走,村里人犹嘻笑不停。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