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时玥足足烧了一宿,到早上还昏昏沉沉的,反倒是小祈阳,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没有发热。

唐时玥醒来的时候口干舌燥,迷迷糊糊的张开眼时,就见到了一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唐时玥好一会儿,才把昨天的事情想了起来,低声问他:“你醒了?”

小祈阳也不应,仍是那么看着她,唐时玥慢慢的爬起来,旁边榻上合衣躺着的祈旌一抬腿就下了榻,急步过来:“你好些了没?”

唐时玥道:“给我口水喝。”

祈旌立刻去桌上倒了半杯茶,唐时玥一口喝了,他又去倒了半杯,唐时玥又一口喝了,祈旌默了一默,就直接把茶壶提了过来,她又喝了一碗,才总算是缓了过来。

她看了看睡在旁边的小瑶儿,又看了看她坐起来还抱着她手的小祈阳,问:“现在怎么办?你?”

祈旌本来就是外乡人,平时又是独来独往连个朋友也没有,房子一烧,就是无家可归了。祈旌沉吟道:“我先带阿阳去镇上看看。”

唐时玥精神一振:“你要去镇上?”

祈旌点了点头,唐时玥就想站起来,却觉得全身无力,身上也是脏兮兮的,想也知道这样子估计跟个叫花子差不多。

祈旌道:“你想做什么,我可以帮你。”

唐时玥可没忘他抢了她的紫芝,她想了想,谨慎的先问了一句:“你除了紫芝,还缺什么药吗?”

他一本正经道:“何首乌,三百年以上的阴阳何首乌。”

什么?她眯起了眼睛,然后若无其事的道:“哇!那一定很难找哟!”

“不难找,”他淡淡的道:“你的背篓里不就有一对么?”

唐时玥倒抽了一口凉气,眼睛都瞪圆了,然后她毫不犹豫的道:“你休想再抢我的东西!休想!头可断血可流何首乌不能丢!”

他愣了愣,抿紧了唇,然后他缓缓的道:“我不抢,再也不抢了。”看她仍是严阵以待,少年难得的露出了一丝丝窘迫:“我只是闻到了味道,同你开个玩笑。”

唐时玥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你刚才是在开玩笑?”

他郑重的点了点头。

“哦,”唐时玥只好干巴巴的道:“好好笑哦!”

祈旌:“……”

他难得的有点儿不舒服,原来他在她心里,真的是一个强盗?可是他拿紫芝,只是为了治祈阳的怪病,好紫芝实在是可遇不可求,这种事,这辈子他也就做了一回!

半晌他才无奈的道:“你的病还没有好,不宜奔波,你若是信的过我,就把何首乌交给我,我去镇上帮你问问价钱,回来再跟你说。”

唐时玥想了想:“那就麻烦了。”她直接指了指背篓,“你带着这个吧,到了找人看看,你看着价钱合适就直接卖掉,不用回来问我了,到时候我可以分你一成。”她竖起一根小手指。

祈旌心里那点儿不舒服,不知为何又散了:“好。我会尽量为你争取的。”

小祈阳一直抱着她的手臂,静静的听着两人说话,唐时玥转头问他:“我叫唐时玥,你可以叫我阿姊。小乖乖,你叫什么名字呀?”

祈旌低声道:“他不会……”他顿住,改口道,“他不爱跟别人说话。”

话音未落,就听小祈阳轻声道:“阿阳。”

祈旌的双眼猛然张大,他极度震惊的看着祈阳,又猛然转回头,看向了唐时玥。

没有人明白他听到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时,有多么的震惊!

他带着祈阳到这儿两年了,他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话,只在逼不得已时,发出几声模糊的音节!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才苦心为他寻药,想治疗他的失语症!

他忽然想起了昨天村民说的话,他们说“你弟弟抱着她一个劲的嚷嚷不让她走!”所以,这不是他们夸张的形容,是阿阳他真的开口说话了?

一直镇定冷静的少年,竟不由得热泪盈眶!

唐时玥完全没察觉到他刹那间的失态。她笑眯眯的捏了捏小祈阳的脸,又胡撸了一把他软乎乎乱蓬蓬的头发:“你多大了啊?”

小祈阳不答,他好像是能不答的话,就不答了,但是被她三揉两揉的,小团子终于还是回答了:“五岁。”

唐时玥有点吃惊:“你有五岁了?”

小祈阳道:“九月。”

“哦!”唐时玥道:“到九月才五岁对不对,那你现在才四岁半好不好!跟我妹妹差不多大,我妹妹到十一月满五岁,她叫唐时瑶,你可以叫她瑶儿或者阿瑶。”她指了指小瑶儿。

小祈阳看都没看小瑶儿一眼,只是看着她,小瑶儿却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张了眼,然后就摇摇摆摆的过来,叫她:“阿姊。”唐时玥嗯了一声,小瑶儿打了个哈欠,偎着她,又叫:“阿姊。”

小祈阳终于分了一点儿眼神给她,然后他迟疑了一下,也轻声道:“阿姊。”

简直像在争宠!唐时玥笑眯眯的点头:“嗯。阿阳真乖。”

旁边的祈旌有点呆滞的看着这一幕。

他明明已经听不止一个人说了昨天的情形,可是现在却有冲动想去找他们再听一遍!

他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极度抗拒陌生人的小祈阳会一反常态,对她如此依恋!只是因为她从火中救了他吗?要不是那小样儿还是自家弟弟,他都忍不住怀疑有人给掉包了!

祈旌犹豫了一下,试着跟弟弟交谈:“阿阳,你还疼吗?”

小祈阳就像没听到一样,没有回答,甚至眼神都没有向他瞥一下,全当他不存在,祈旌又道:“阿阳,阿阳?看看阿兄好不好?”

小祈阳仍是不理他。

祈旌又锲而不舍的说了半天,小祈阳连一个眼神儿也没有给他,他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张着一对又黑又大的眼睛盯着唐时玥,并且在不得不答的时候,发出极简短的回应。

唐时玥看看祈旌,又看看祈阳,微微凝眉。

后头村医和村医娘子也陆续醒了,村医出来看了一眼,问了两句话,小祈阳仍旧是完全不回应,村医啧了一声,就去洗脸了。

隔了不大一会儿,祈阳忽然有些不安起来,他开始有些焦燥,抱着她的手,也在不安的抠着她的袖子,力气越来越大,好像完全没顾及到手上的伤。

唐时玥问:“他平时是不是这个时间吃早饭?”

祈旌一愣,虽然不明白她的意思,看了看天色,还是答了:“是的。”

那应该就是了。

也叫阿阳,也是自闭症患者……这到底是什么奇异的缘份?唐时玥不胜感慨。

自闭症患者,便如一个精密的仪器,固定和规律的生活会让他们感到安全,例如准时吃饭,准时睡觉,物品放在同一位置等等,一旦改变就会感到焦虑,甚至会反抗。

但是村医家要吃饭,估计还得半个时辰左右。

正这么想着,就见一人提着食篮走了进来,居然是唐桂花。

唐时玥眉头一挑。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