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桂花今天穿了一件姜黄色窄袖高腰襦裙,衬得面容也秀气了几分,她提着食篮娉娉婷婷的走进来,深吸了一口气,娇笑道:“齐小郎君,我带些东西来给你们吃,之前家里三兄做的事是有些不妥当,我已经跟大伯娘说了,骂过他了……”

祈旌并没在意她说什么,他看了看焦燥的祈阳,露出了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下一刻,他直接站起来,接过了食篮,道:“多谢!”

唐桂花又惊又喜,“小郎君……”

讲真,唐时玥觉得这个时代这种叫法,真的好撩好苏啊!

祈旌已经把饭摆在了桌上,道:“阿阳,来吃饭。”

小祈阳肉眼可见的平静了一些,他面无表情的想要下榻,唐时玥蹲下来,给他穿上了鞋子,然后他就坐到桌前,接过祈旌递来的筷子,一口一口慢慢的吃起来,包扎着的手有些笨拙。

唐桂花扭着腰坐到了一边,“小郎君,你弟弟可好些了?”

唐时玥想让小瑶儿也过去吃,可是小瑶儿一向极怕这个爱掐人的小姑姑,死活不敢,唐时玥索性就领着她出来,借村医家的水仔细的洗了把脸,把乱糟糟的头发也解开,用手指做梳,梳了两下。

她平时都是梳丱发的,类似于现代的双丸子头,但是现在其中一个小揪揪被火烧去了大半,一解开,头发就哗啦啦的掉了下来。

唐时玥看着地上的头发,长吸了一口气。

但想想她现在才十二,她又淡定了,把头发都笼到了一边,挽个发髻,用帕子草草的系了个燕尾。

唐桂花见唐时玥识趣避了出去,室中只余下了她跟祈家兄弟,顿时心花怒放,羞答答的垂头道:“齐小郎,你想吃什么,我中午再帮你送。”

祈旌盯着祈阳,只道:“不用。”

唐桂花道:“你不用同我客气呀,我们住在一个村子,这都是缘份,你们家又没有旁人,我帮你们也是应该的……我不介意的,你尽管说就好。”

祈旌不再理她,唐桂花说完等了半天,他都没回答,唐桂花一抬头,就见他直直的看着祈阳。

唐桂花犹豫了一下,也转头看了看祈阳。

小孩儿后背的衣服剪开了,洒上了药粉,看着一身凌乱,正面无表情,一板一眼的吃着饭,眼珠子也不转,就跟个木头人一样。

果然是个傻子。

唐桂花眼中闪过了一丝厌恶,却耐着性子露出一个笑,亲切的道:“小郎君,你喜欢吃这个茄子鲊呀,阿姊帮你挟一些。”一边就拿起旁边的筷子,帮他挟了一筷。

祈阳的动作猛然一顿。

他迅速扔开了筷子,跳下椅子,退到了墙角,避瘟疫似的。

唐桂花的筷子甚至还没从他的碗中离开,一时尴尬的不行,死死的瞪着他。

这小X崽子,怎么这么不讨喜!要不是看他是齐小郎的弟弟,她非得大耳刮子抽死他!

祈旌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唐桂花急调整表情,重又挤出了一个笑。祈旌迅速将杯盘收回了食篮,然后往盖子上放了一块碎银子,递给她:“请回。”

唐桂花急道:“不用银子的,我愿意帮你做饭,不用银子的!只要你以后别再不理我就行啦!”她羞答答的垂下了头。

半天没听到他回答,唐桂花再抬头时,他已经走到了祈阳旁边,轻声安抚着。

唐桂花不甘心的道:“齐小郎……”

祈旌头也不回,唐桂花等了片刻,只得悻悻的提着篮子出去,见唐时玥和唐时瑶正站在灶房门口,跟村医娘子说话,唐桂花一咬牙,冲到唐时玥面前,在她耳边恶狠狠的威胁道:“死丫头!别趁我不在勾搭齐小郎!否则我掐死你!”

“掐死我?”唐时玥道:“我好怕啊!”

唐桂花一惊,急回头看了一眼,见厢房门口没人,才松了口气,怒道:“你个小X妮子,别不识好歹!”

再吵下去,传出去就是姑侄争一男,好说不好听的。唐时玥便笑道:“多谢小姑姑教导,我不会跟外男多说话的。”

唐桂花并没听出她的嘲讽,见她服帖,才冷笑道:“你最好记住!”她风风火火的走了。

村医娘子不屑的撇了一下嘴,嘀咕道:“大姑娘家家的,为个不知打哪里来的外乡人,连脸都不要了!就搔成这样……啧啧!”

唐时玥只当没听到,村医娘子做了饭出来,唐时玥姐妹俩和祈旌都吃了,刚才祈阳分明没吃饱,但再叫他吃,他也不吃了。

吃过饭,祈旌借了村医儿子的骡车,准备带着祈阳一起去镇上。

而唐时玥也想起了之间的小目标。只是现在还没分家,就算有了银子,药园也不能弄,所以,她只能在小目标之前,先完成另一个小目标……

于是她就跟村医借了纸笔,想写下她需要用的药材,笔都拿起来了,她才想起来……她是不识字的,虽然她有华国人自带技能,看这个年代的繁体楷书基本没压力,但要写,她还是不会的。

拿着笔发了半天愣,就听祈旌道:“你要写什么?我帮你写?”

唐时玥点了点头正要把笔递出,就见小祈阳飞快的冲了进来,直接跳上了椅子,一把抢过了笔,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

唐时玥吃惊的道:“你会写字?”

祈阳用力点头,而祈旌默默的看着这个会争宠的陌生弟弟,心里酸的不行……

唐时玥却不管这么多,喜道:“那我说你写好不好?会写的就写,有不会写的也没关系,你才这么小呢!”她轻轻摸了摸他的手臂,一边就道:“人参、当归、不老草、五味子……”

小祈阳的手明明还包扎着,却写的极快,又端正,唐时玥喜的连连夸他。

大概是听到了药名,村医诧异的过来:“你这是干什么?”

唐时玥笑道:“没什么,买着玩儿。”

村医哼了两声,就去看那张纸,唐时玥也不怕他看,反正就算知道了全部配方,不知道具体的操作过程,也弄不出来。

她是要用来泡酒的。

这个年代有虎骨酒,蛇酒,菊花酒种种,都很单一,味道也不好,而她想的则是,果味药酒。

她生活在一个手工业没落的年代,当时她拍一部连续剧的时候,认识了一家开私房菜馆的人,姓杜,有一手泡果味药酒的独门绝技,视水果的酸口、甜口,以及寒性、温性种种的不同,有不下三百种配方。保健药酒到处有,口味能这么好的真的是独一家。

那家的杜爷爷很喜欢她,毫不藏私的教了她不少,总有一百多种吧,而且活学活用么,这个年代虽然很多水果没有,但这儿有的,现代也没有啊!

唐时玥美滋滋的把单子给了祈旌,又把背篓递上,暗示的轻轻拍了拍,祈旌点点头,她就退回来笑道:“麻烦祈小郎了。”

祈家兄弟走了,而唐时玥发烧过后,还全身无力,吃过药准备继续在村医家猫一天,给自己放个病假,等祈旌回来了也好交接银子。

银子哇!想想就美滋滋。

而也就在这时,唐家二房的李氏静悄悄的进了唐家的破屋。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