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时玥慢悠悠的站在门口,从外头看仍旧乖乖巧巧的,嘴上却半分没容情,甚至还带了三分笑:“奶奶,你说如果我不小心碰到了那位姑娘,跟她聊上几句,会怎么样?当然了,你肯定不让我聊,但是咱们这小门小户的,闹腾起来,也难免听到几句……有些事情解释的清楚,有些事情解释不清楚,赶我们出门那都是小事,我是不会说的,我最多说说四叔呀,在村里勾三搭四什么的。”

这是真的。

唐永明就是个一肚子花花肠子的。

其实她更想说他不举……绝对稳准狠,效果杠杠的,只是考虑到她十二岁小少女的人设,还是算了。

她这一番话,句句戳中红心,孙婆子气的全身都在抖,眼里的毒汁子都要溢出来了,猛然上前一步。

“哎!”唐时玥稳稳的站着,微笑道:“奶奶动手之前可要想好了,我一条小命,随便抬抬手就弄死了,可是今儿有不少人看到我进来,我出门之前,也交待了几位同宗的婶子嫂子……要是人家知道你是个打死亲孙女不手软的,这样的恶婆婆,谁敢嫁,我就服她。”

她微微一笑,最后加了一句:“人家又不是非四叔不成。”

这句话轻描淡写,却真的戳的够狠。

她这两天可没闲着,早问清楚了,唐家之所以这么诚惶诚恐,不就是因为女家身份太高,怕巴不上么!人家当然不是非唐永明不行,人家有的是选择,但凡有一点点不合适,人家就不要了。

之前赶她们出门,还可以把脏水泼到汪氏身上,没准儿还能趁机卖个好,说他们这是迎娶贵妻的诚意,可是其它的事要是闹出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涉及到最疼爱的小儿子,孙婆子恨的眼都红了,却居然硬是忍着没动手。

她气的全身都哆嗦着,扭身去房里拿出了一串钱,扔到了地上,狠狠的道:“老娘的钱可不是好拿的!不怕死就拿去!拿去买药喝死你个X崽子!”

“奶奶,”唐时玥笑眯眯的道:“这才几个大钱?打发叫花子呢?我可是占着三房的名头来的。”

孙婆子怒道:“三房算个X!老娘给你脸,你还真以为自己能耐了!小X崽子轻狂的没边儿了,你是什么牌面上的娇小姐,这么些钱还嫌少,你以为老娘是造银钱的不成……”

她又滔滔不绝的骂了一柱香。

唐时玥等她骂完了,才气定神闲的道:“我也不跟你多要,今天要没有十两银子,我就去找族长分家,一天不分我闹一天,你要不就把我们全都杀了,要不……就让那姑娘改天再来?”

“十两银子!你还真敢说!你怎么不去抢!”孙婆子大怒,声嘶力竭的吼了出来:“你个贪心不足,天雷劈烂舌头,不得好死的混账王八犊子!!你娘生你出来的时候怎么没摁到盆里淹死呢!养活出你这么个没天理没人伦的下作玩意儿……”

小半个时辰之后,唐时玥悠闲的出来,怀里揣上了八两多的碎银。

大房的何氏和二房的李氏都站在灶房门口,不敢进去,看着她的眼神儿极其复杂……毕竟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能从孙婆子手里掏出银钱来,这老太太,真的是骨头缝里都能榨油的性子。两房的孩子,包括黑胖子唐时银也都蹲在那儿,看她的眼神既惊且畏。

唐时玥目的达到,也不多留,就出来了。

瞧,再凶悍的人,掐准了她的命脉,也很好对付。

当然了,气势也很重要,她不需要歇斯底里,只需要让她潜意识里相信,她会这么做,也能做到。

她有一种在片场演完了一场酣畅淋漓戏份的感觉,而且是全方位的辗压了老戏骨,她就是想要那种,明明弱小却有震慑之力的感觉,就是那种,我还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但我并不像你想像中那么无能软弱。

我不好惹。

对,就是这样的感觉。

孙婆子这一段时间不敢闹开,一切为了二十岁还没能说上媳妇的小儿子服务,这个时间至少要持续到唐永明的亲事说定,来回至少有半个月,看情况还有可能更长。

之后,孙婆子一定会疯狂报复,她是绝吃不下这种亏的。

但是这一步又不得不走,起码争取了一个转圜的时间。之后才能找机会进行下一步。

银子当然不能给汪氏。她打听过了,唐时嵘上族塾,束脩一个月就是一千二百文,加上伙食费三百文,总得给他备下二两银子,家里有些东西,也必须要添置……八两银子,喵的好不经花啊!

真该跟那个死老太婆再多要点儿的。

唐时玥推开了院门。

这会儿家里还有吃的,豆子跟人家换了点粟米面,做了蒸饼,又有肉,这一顿起码不用费脑筋了。

唐时玥这么想着,瞥了一眼灶上,就见锅盖已经掀开了,锅里已经刮空了,唐时玥一皱眉,迈步进了门,小瑶儿小跑着过来,递给她半个蒸饼:“阿姊,给你!”

唐时玥扫了一眼桌上,肉盘子空了,蒸饼也没了,要知道她蒸了七个,想着足够一家人吃,早上还能剩下当早饭的。

再一看汪氏,她又是一皱眉。

汪氏斜倚在榻上,姿态慵懒,一如既往闲的坦然,但眉梢眼角,又有些说不出来的味道,又羞又恼,但又似乎不是真恼,一股子媚气。

唐时玥皱了一下眉,转头问小瑶儿:“刚才谁来过?”

小瑶儿道:“大伯来了。”

唐时玥一愣:“吃了饭走的?”

“嗯!”小瑶儿点了点头:“刚走。”

唐时玥还没说话,汪氏就直起身来斥道:“咱们现在还能有片瓦遮头,还不是你大伯帮忙找的!吃一顿饭怎么了?”

“我没说怎么了,吃顿饭倒没什么的,你急什么?”

汪氏一顿,唐时玥心里有些猜疑,就这么看着她,淡淡的道:“我只是不大懂,哪家的大伯子,会忽然跑到寡居的小婶子屋里吃顿饭?大伯也是念过书的人,都不晓得避避嫌的么?”

汪氏脸都红了,怒道:“一家子人避什么嫌!一起吃顿饭怎么了?他过来本是好心看望一下,说完话就要走的,是我过意不去,觉得欠了他情份,才请他坐下的!”

唐时玥抿了一下唇,没再多说,默然吃了蒸饼,收了碗。

这年头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基本上天黑了就要睡觉了。

要说穿到这儿来,别的都好说,最不能忍的是没法洗澡……最最最不能忍的是上厕所居然还特么的用厕筹!竹片子有木有?幸好这边儿有一种叫野馒头的野草,叶子有蒲扇大,软而韧,就像玉米皮,能当厕纸用,不然她真的想就地自杀算了。

但是洗澡问题,还是得赶快解决才是。

唐时玥打了水来,仔仔细细的洗了手脸洗了脚,在心里盘算是哪些是必需品,要赶紧去买,哪些可以用别的凑和,哪些可以直接不买……

盘算了半晚上,早上醒的时候就有些迟了,粟米面和肉已经没了,唐时玥用豆子和野菜熬了稠稠的粥,一人分了一碗,一边就跟小瑶儿交待:“今儿我去山上看看,看有没有能吃的,你在家看着阿娘,别乱跑,唐家那边不管怎么着,别应声,他们应该暂时不会过来找麻烦的。”

小瑶儿乖乖的点着头,就在这时,有人拍了拍柴门,然后走了进来,含笑道:“玥儿、瑶儿,都起了?”

唐时玥含笑起身,礼数半点不缺:“大伯来了?”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