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永富点了点头,背着手道:“你们阿娘呢?我找她有些事情。”

唐永富当年也念过书,过了县试,距离秀才只一步之遥,但就是这一步,迈了八年都没能迈过去,最终还是放弃了,回乡种地,但是平日里还是一副酸文假醋的德性,好像跟其它人不一样……整天在泥巴地里走,还经常穿个半新不旧的圆领袍,下摆洗的都泛白了。

汪氏已经应声出来了,柔柔婉婉的道:“他大伯,快屋里坐。”

“不了,”唐永富摆了摆手,笑着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昨日玥儿前去,同阿娘吵闹了一场,阿娘气的心口疼,昨日里呻唤了半宿,我好歹才劝下的,不然又得来闹……”

唐时玥在旁收拾着碗筷,一边不动声色的看着。

唐永富显然就是过来卖个好,也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提到银子的事。

但是汪氏那弱柳扶风的样子,唐永富又是一边说话一边往她那边儿靠,还不时的伸手搀扶,手就从她手背上一掠而过。两人那叫一个眉来眼去情意绵绵……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哟……

呵!呵呵!

早就觉得这老东西不对劲儿,也太殷勤了,还帮着她们找房子住,敢情打的是这个主意!

最恶心的还是汪氏!喵的这都不是半推半就了,这是迫不及待吧!那眼神儿都快滴出水来了!虽然她不反对寡妇再嫁,可这位是你大伯子!真特么的饥不择食!

但今天毕竟是唐家的大日子,唐永富不敢多待,急匆匆就走了。

唐时玥抹干净手,跟小瑶儿道:“你在外头玩儿,看着人,我跟阿娘说句话。”

小瑶儿点头答应了,唐时玥直接进了门,把房门一关,汪氏瞪眼看她,先就喝斥了一句:“逆子!你又想干什么?”

汪氏好像很喜欢说人什么逆子、不孝子,也不管用的合不合宜。

唐时玥懒的跟她多说,只道:“你听好了,我只说两句,第一个,别以为人家看不出来你在想什么,想干什么!这种事若是被人知道了,后果如何,你仔细的掂量掂量!”

汪氏脸色骤变,瞪着眼睛就想说话,唐时玥根本没给她这个机会,又道:“第二个,我自有本事带着你过好日子,你不用着急忙慌的,巴这个巴那个的,你就算不信我,也该等等看再说,别做傻事!否则,我绝不会帮你遮掩半分!”

她站起来,冷冷看着她:“好好的在家带小瑶儿,我包你将来吃香喝辣,我话摆在这儿,你自己好生想想!”

她开门就走。

出了门,还有些气恼,走了没几步,却遇上了小酒坊的周娘子。

她们住的这儿跟村里的小酒坊很近,而且周娘子的儿子唐俊琛还是唐时嵘的同窗,这两天两家处的不错。周娘子老远就叫她:“玥丫头,要上山?”

唐时玥一回头,已经满脸笑容:“周婶子,你也上山?”

“嗯,”周娘子道:“上去摘一把薇菜。”

其实聚宝村地势好,有山有水的,村里日子过的不错,这个朝代赋税似乎也不重,但日子再好,野菜仍旧是餐桌上不可或缺的一味。

这个时候,荠菜已经老了,薇菜倒是正当时,聚宝村多水,薇菜生的到处都是,随手就是一把。这种菜只能采母菜,不能采公菜,吃起来味道还不错。

所以说这村子,真的是一个稍微动动手就不会饿死的地方,但汪氏就真的宁可饿死都不动一下。

也是一枚奇葩了!

心里感叹,表面上还在跟周娘子聊着,走出一段路,眼看着到了山脚下,却一眼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这是她小姑,孙婆子的老来女唐桂花,她最喜欢戴一个桂花花样的银簪子,个头挺大,满村儿就这一支,一眼就知道是她。

她正用一种唐时玥从来没听到过的,极其温柔的声音,嗲嗲道:“齐小郎,在家吗?齐小郎君,开一下门好吗?我帮你带了些点心过来……”

唐时玥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愕然的道:“她这是干什么?”

周娘子看了一眼,就撇了一下嘴角,有些鄙夷,但仍是和和气气的跟她道:“这一家人,你不知道?”

唐时玥摇了摇头,周娘子便道:“这一家是外乡人,前年,我记得好像是快过年的时候搬来的,好像是咱们族长的远房亲戚,失了双亲,就投奔来了,里正帮他们找了这间没人住的屋子,就一直住着,据说是一个兄长带着弟弟,姓齐。”

她压低声音,“但是这家人有些古怪。”

唐时玥嗅到了八卦的味道,配合的压低声音:“怎么古怪了?婶子快跟我说说!”

“嗯,”周娘子道:“就是他们刚搬来的时候,那个陈癞子头你还记得不,整天在村里闲逛没事做的,他就想去瞅瞅这家子人是干嘛的,结果就瞅见他屋子里大晚上的,白影子飞来飞去!”

唐时玥挑眉,十分惊讶的道:“真的吗?”

“可不!”周娘子被她调动的八卦热情十足:“陈癞子头当时就吓傻了,连滚带爬的跑了,结果村里人不信邪,就叫了几个小青年去看了看,结果真的看到有鬼影子!不着地!飞来飞去的!可吓死人了!他们跟里正说了,但里正说没法这么就让人搬走,还说什么子不语什么乱神的……反正,就再也没人敢去这家了,大家私底下都说这是个鬼宅子!”

唐时玥心说人家估计是有事情不想被人知道,所以索性想个招儿把人吓退。

一边又问道:“那唐桂花去干嘛?”

“别提了,”周娘子道:“到了今年,有人上山时,碰到了这间宅子里住的人,就是那阿兄,说是叫啥齐盛?小郎君长的挺俊俏的,勾得这村里的小娘子们,一个个都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天天儿的有人上门,送这个送那个的……不过听说他从未开过门,而且,你知道不,”

她再一次压低声音:“他那个弟弟,自从住进去,从来就没出过门!大家还以为他弟弟死了,结果有一回有人看到他在院子里,抱着他弟弟,他弟弟看着有四五岁了,眼珠子不会转,也不会说话!叫也听不到!人家都说他弟弟是个傻子!”

唐时玥在心里啊了一声。

她一下子想起了那天那个背着弓的少年,心说这个齐盛是不是他?

怪不得觉得他气度非凡,不像村里人,原来是这样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弟弟也是“傻子”,那他忽然过去问她,也就合情合理了。

跟周娘子在山边儿分开,她还挺好心的把镰刀借给了她,唐时玥就继续往山里走。

她的目标可不是野菜,她说什么也得弄点儿值钱的东西回去,就看看她逆天的锦鲤运,今天会带给她什么了。

走了有小半个时辰,她已经气喘吁吁,经过一个林子时,却一眼看到了一株断裂的朽木桩子上,生着一朵大大的紫芝。

唐时玥一喜,迅速冲过去,那朽木桩子生在一个斜坡上,唐时玥一手抓着旁边的树枝借力,另一只手慢慢的向那朵紫芝探去。

她手指距离紫芝也就还有一尺,谁知道就在这时,身边忽然哗啦一响,有个人鸟儿一般落在了那树桩上,一伸手,就轻轻松松的摘下了那朵紫芝。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