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唐时玥笑着起来接下,周娘子找了个由头就走了,祈旌这才坐下,他不但给她买了戥秤和捣药罐,居然还给她买了个碾船,也叫药碾,就是那种船形,上头一个碾轮,用脚踩着碾药的东西。

唐时玥都乐了:“我又不开药铺,要这个干什么?”

祈旌看了她一眼:“那你要戥秤和捣药罐干什么?”

“我泡酒!”唐时玥笑着压低声音:“所以只需要颗粒就行,不用碾那么碎!”

祈旌点了点头,又问她:“村医催债了?”

“哟?你消息还挺灵通的。” 唐时玥想起她布的套中套,估计已经套到肥猪了,于是心情很好的跟小伙伴分享了一下快乐。

这会儿,祈旌坐着,她站着,所以她一咬耳朵……就真的有咬耳朵的感觉了。

暖暖的呼吸吹在耳边,祈旌手按在膝上,仍旧坐的端端正正,一脸镇定的问她:“那你还不去看看?”

唐时玥用“你是不是傻”的眼神儿看了看他:“我当然不能去了,我去了救还是不救?兔子我拿还是不拿?”

祈旌一凝眉,“那之后事情如何控制?”

“啧!”唐时玥这回直接说了出来:“你是不是傻?这种事儿能有什么结果?一个结果是有人发现了那头肥猪,救下他之后来报信,另一个是有人发现了那头肥猪,把肥猪和兔子一起送了回来,再有一个是那头猪倒霉,一晚上都被没人发现,真到了那一步,也用不着我出手,唐家自然会招呼人手去找。”

她下结论:“总之,这件事情我不能露面,我就是设了个索子,之后的事儿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特别无辜!你记住了吗?”

祈旌看了看她,默默的点了点头。

唐时玥猜的没错。

很快就有个村里的后生过来报信儿,而且这个人还给她扛来了四只兔子,急急的道:“唐时银又去偷你套的兔子了!结果叫索子给套住了,挂那儿整个人都瘫了,我留了个心眼儿,先把兔子给你送回来,我还得赶着去唐家报信儿,你自己小心些。”

唐时玥情真意切的表示了一下震惊,然后送了他出去。

很快,孙婆子就哭嚎着,领着一伙人跑去接唐时银了。

唐时玥挺悠闲的提着兔子,先给报信那人家里送了一只,又给村医家里送了两只,然后才回来等着迎战。

她选的地方本来就离山下挺近,这会儿人也都到了,可是唐时银足有二百多斤,又挂了个把时辰,整个人连吓带累的,肉山一样瘫在地上,一步也不肯走,何氏只能又下山叫了几个后生来,把人抬了下去。

孙婆子一边哭一边问唐时银咋回事儿。

唐时银从来不觉得欺负唐时玥是错儿,当然是理直气壮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孙婆子当场就炸了,走到破屋门口,她叉腰就骂:“唐时玥!你个丧良心没人味的X崽子!不得好死的下作玩意儿,这么坑你兄长,也不怕死了上刀山下油锅,一辈子叫人戳脊梁骨……”

“我怎么会知道啊!”唐时玥怯怯的迎了出来:“奶奶,我还欠着村医的兔子呢!这眼见到日子了,我不抓兔子怎么办?我咋知道三兄又跑过去,”她似乎委屈的不行了,捂着脸哭道:“我为了避开三兄,都特意换了个地方呢,为什么三兄又去了!还给不给人活路了……”

孙婆子才不管这个,瞪着眼骂道:“少给老娘玩儿这套,别以为你那点小心眼老娘看不出来,你小尾巴一撅老娘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黑心烂肝的玩意,老娘的孙孙掉根头发,老娘非得活掐死你不可!”

她越骂越难听,旁人忍不住劝道:“先送孩子回家吧。这事儿你们也不占理,骂人做甚。”

当他们抬着二百多斤肉很轻松么?他还一个劲的的动弹。

没想到他一说,孙婆子就火了:“呸!你放的这叫什么屁!怎么不占理了!谁说我不占理!我孙孙平白的叫她捆在山上半天,我还不能骂她了!”

说话的后生忍无可忍,直接一松手,怒道:“唐时银踩了索子,是因为他跟着人家小娘子,偷看人家设陷阱,还想偷人家的兔子,从头到尾都是他找事儿,不管出啥事都是他自己作的,你怎么有脸骂人家的!”

本来就是众人七手八脚的托着,一个人松手,其它人也撑不住了,纷纷松手,唐时银嗷的一声,就跌到了地上,捂着屁股哭喊起来。

孙婆子吓了一跳,顿时心疼的不行,急上前去扶,一边骂那几个后生:“你们手断了么!抬个人还叫人摔了!摔了我孙孙你们赔不起!”

其实村里极重宗族,同宗的长辈,骂几句就骂几句了,骂重了一般也没人会计较,可是这一回孙婆子实在是过份了。

那几个人刚端碗准备吃饭,就被叫出来帮忙,结果是这种糟心事儿不说,还一点不落好,也都火了,有人道:“我又不该你的不欠你的,好心帮个忙还落下不是了!”

“就是!你们家银儿整天跟个土匪一样,坏规矩,还抢人家陷阱里的东西,早知道是他我就不来了!”

“摊上你这种奶奶,玥丫头也是倒霉!”

大家纷纷指责。

孙婆子虽然泼辣,却也精明,起初几个人开口,她眼皮子一翻还想骂回去,但大家都开口,她也明白犯了众怒。又不甘心咽下这口气,就转头骂唐时玥:“都是你这个丧良心的玩意儿!要不哪来这么多事!看你三兄命都没了半条,你亏心不亏心!”

唐时玥一声不吭,旁人又道:“这事玥儿没错!有啥好亏心的?”

“就是!人家好好的设个陷阱抓野兔,碍着你们家什么事了!”

“要照你这么说,以后大家都别设陷阱了!”

有人讥讽道,“那可不行,设了陷阱猎了啥给他们银儿送去才行呢!要不就是丧良心!”

这种时候,之前一次次铺垫的效果就出来了,开腔的人越来越多,孙婆子和何氏也不敢强硬,骂骂咧咧的走了。

几个同宗的嫂子婶子安慰了唐时玥几句,也走了,那几个后生往家走,经过族长家,就进去把这事儿说了说,大意就是,唐时银必须得管管了,自己不讲规矩还倒打一耙什么的,太恶心人了!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