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族长很会做人,大小的事儿只要闹到了他面前,他都会给个说法。

但唐家现在唐老汉不在家,唐时银又是小辈儿,唐家族长本来想叫大儿子跑一趟,找唐永富说说的,但中途又想起唐时玥,觉得这小姑娘伶俐喜人,又旺他,索性卖她一个好,就叫人把唐永富叫过来了。

被族长约谈这种事儿实在少见,唐永富本来就是半个文化人,唐家族长说了个开头,他就领会了意思。

唐时玥事小,山里的规矩不能坏,唐时银这一回,是撞枪口上了。

唐永富极要面子,这还是头一回丢这么大的人,窘的老脸通红,回去就把唐时银狠狠的揍了一顿。

孙婆子虽然心疼孙子,但惊动了族长,也知道这事儿闹大了,黑着脸没敢拦,只在心里又狠狠的记了唐时玥一笔。

唐永明听着大房那边鸡飞狗跳的,不耐烦的道:“我早就说了别惹那个小丫头!那小丫头邪气着呢!”

孙婆子不以为然:“不就是个黄毛丫头,还能上天了!”

唐永明冷笑一声:“我就问问你,大路边儿设个陷阱,随随便便就能套几只兔子,你就说说,村里有这么多人,谁能做的到?”

孙婆子倒是一愣,然后琢磨了一下:“明儿,你是说,她藏着招儿没教给人?”

其实他也弄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只是觉得蹊跷。唐永明懒的再说,只道:“阿娘,我之前同你说的事儿,你看啥时候能办?”

孙婆子的脸色就有点难看。

唐永明道:“牛家可是镇上的大户人家,珠儿过去是享福的,有什么好寻思的?再说了,二嫂送唐时玥的时候,可没说什么。难道珠儿就比唐时玥娇贵么!”

他不敢拖太久,又不敢往外伸爪子,就把主意打到了唐时珠身上。

二房的唐时珠和唐时玲都不小了,虽然皮肤黑点儿,长的也算俏丽,再说就算牛老板相不中也无所谓,反正有个两天的新鲜,他自然就不会记恨他之前的事了。

看孙婆子还在犹豫,唐永明转而央告道:“阿娘!崔家那边儿可等不起了!再拖下去,芙蓉另议了亲……错过这次机会,我这辈子都只能在家种地了!您老也疼疼我!”

孙婆子一想也是,顿时就下了决心:“我去跟老二媳妇说!”

…………

看完了唐家的闹剧,唐时玥神清气爽的回了家,人都睡了,却听唐家大宅那边闹了起来,李氏的声音悲呜道:“珠儿是您的亲孙女啊……”

唐时玥眯了眯眼,爬起来,贴在墙上仔细听了几句,夜里静,那边说话声音一大,这边就听的清清楚楚。

孙婆子在骂,李氏在哭,一来一回的,都是这两人在说话,没几句,唐时玥就听明白了,唐永明果然是把主意打到了唐时珠头上。

唐时玥翻了个身,没再听。

李氏回了房,还在呜呜的哭着,三个孩子也被她吓的直哭,唐时珠哭道:“阿娘,你不是说贵人要纳的是玥儿么?她都去了,为何又回来了?”

李氏惨然一笑:“小叔说,人家没相中她。”

唐时珠哭道:“可要是贵人连玥儿都相不中,又怎么能相中我?”

李氏悲泣不答,她也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事,也不信唐永明的说词,可现在形势是明摆着的,唐时玥不知用什么法子脱了身,现在,换她的闺女去跳火炕了!

她从一开始,就担心会这样,所以才一直积极的去找汪氏,还陪着汪氏去镇上,生怕事情不成,没想到到头来,这厄运,居然还是落到了唐时珠头上。

唐永贵长年不在家,二房被孙婆子掐的死死的,她一点法子也没有,一点法子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闺女,跳进火坑!

李氏整整哭了一晚上,一大早,孙婆子不耐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一个个的都死哪去了!还得叫老娘给你煮饭不成!”

李氏抽泣了一声,眼睛又红又肿,却还是机械的爬了起来,慢慢的迎出去。

孙婆子骂道:“摆这副死人样子给谁看!老娘让你去享福,你倒拿起乔儿来了!整天的在家跟着你吃糠咽菜倒好了,给你指了明路都不知道走!你不去有的是人想去,不知好歹的东西!”

李氏捏紧了拳头,想说谁爱去谁去!

可是她不敢。

孙婆子骂骂咧咧的回去了。今天轮到二房做饭,何氏就去喂鸡了,李氏木然的在廊下洗着米,就在这时,忽听一个声音低声道:“那人名义上是纳妾,可前前后后,抬进府里的,至少已经有十几个人,现在还活着的只有八个。其它的,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连尸骨在哪儿都找不到。”

李氏猛然一抬头,那声音平静的继续:“唐永明已经不是第一回做这种事了,之前失踪的唐秋儿,就是被他骗去卖给了牛家的。”

李氏惊的眼睛都瞪大了。

她猛然站起,急的踢翻了米篮,几乎是狂奔出去,拉开了院门,绕到这一边。可是外头已经没有人了。

孙婆子又骂了起来。

李氏站在原地僵了好半天,才哆嗦着回去了。

唐时玥这才从屋后绕出来,神情有点儿复杂,半晌才小声问:“他家里,真的没有叫唐秋儿的人?”

祈旌点了点头,隐晦的道:“这个牛老板,喜欢折磨人,死过不少人了。”

唐时玥懂了,皱了一下眉,半晌才道:“不知道李氏会怎么做。”

她出面指责唐永明,多有不便,不止是名声,更是辈份,处处掣肘,加上有汪氏这种猪队友在,她被卖只要汪氏点了头,不管怎么卖,都顶多是汪氏名声不好听,被人戳脊梁骨,不能算是“错”。所以,不如把刀递到李氏手里,看她能不能阻止这事儿。

过午,就听唐家那边闹了起来。

李氏叫唐时珠偷偷去那边,找了二堂婶。

二堂婶一听就疯了,唐大槐的妻子陆婆子立刻就带着人过来,拦着唐家大门骂了起来,转眼就把事情闹开了。

唐老汉跟兄弟唐大槐的关系并不好,究其原因,就是唐老汉娶了孙婆子这么一个厉害媳妇,陆婆子也不是好惹的,家里女人天天的吵,一直吵到分了家,连两家的屋子都住的挺远,也就是见面能打声招呼的关系。

但唐永明长的斯文俊俏,从小就嘴甜会卖乖,跟村里的小娘子们关系都不错,那边的几个堂姐妹,见了这位也多少有些笑模样。

没想到,唐永明会做这种事。

二堂婶哭的撕心裂肺的,连话都说不清楚,陆婆子虽然不见得有多心疼这个孙女,但她跟孙婆子别了一辈子苗头,这会儿理全在她这边,当然是嚷嚷的比谁都大声,随哭随把事情说了一遍。

秋儿失踪的事儿,大家都还记得,毕竟好好的一个小娘子,就这么没了,怎么都蹊跷,当时很多人还以为遭了狼,还接连几回上山去找,却怎么都没找到。

没想到,居然是被唐永明骗出去卖了。卖的还是一个五六十的糟老头子,已经纳了几十房小妾的色胚。

事情太大了,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大家太过震惊,都有些不敢相信,纷纷叫孙婆子和唐永明出来。

唐永明已经慌了,孙婆子咬着牙出来骂道:“放你娘的屁!你们家秋儿不知道跟哪个野汉子跑了,关我们家明儿啥事!别什么屎盘子都往我们身上栽!”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