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呸!”陆婆子一口浓痰吐了过去:“别以为你混赖就能赖了去!当时就有人说看到唐永明带着我们秋儿出村!你们还愣说是看差了!睁着眼说瞎话!怎么能这么丧良心啊!没人味的畜生啊……”

“对啊,是有这么回事!”

大家顿时也想了起来,还有一个人道:“我当时说看到了,你们还都不信!”

唐时玥一直站在外头,见大家吵了半天不得要领,忍不住趁着议论声提醒:“这不是说亲,是杀人哪!女方可没得一分银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她有意变了变音,说话的人太多,孙婆子她们还真没听出来,陆婆子那边却瞬间明悟,对啊!这就是杀人啊!顿时更加泼天大闹起来。

有道是“十恶不赦”,其实就是指不能赦免的十大罪,例如谋反、谋逆、不孝等等,其中不道指杀害无辜,不睦指谋杀亲属,要套总能套的上的。

这件事的关键,应该是叫唐永明出来,坐实他的罪状,就算不能报官或者出族,也要向着这个方向走才行。

可是唐永明就是不出来 。

孙婆子也不傻,抵死不认,两个老婆子对骂了半晌,陆婆子气咻咻的道:“这可是你们珠儿亲口说的!唐永明不止卖了我们秋儿,还想卖了珠儿!”

孙婆子总算找着源头了,气急败坏,转头就去找唐时珠,唐时珠早躲了个人影不见,陆婆子道:“赶紧把唐永明给我叫出来!当面对质!”

这话才像那么回事儿。可是你得先去叫族长啊!不然唐家的男人怎么会露面!

两边又扯了半天皮,孙婆子把李氏拖了出来,恶狠狠的质问她:“是不是你在败坏明儿的名声!是不是你胡咧咧说秋儿是我们明儿卖的!是不是你!明儿好心送珠儿去享福,你倒扯了个谎害他!”

她一边说一边狠命撕打她:“你这个毒妇!你是从哪儿听的这些谣言!谁跟你扯的这种谎!你说!不说老娘抽死你!”

唐时玥眉头一凝,忽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下一刻,李氏就哭喊了出来:“是唐时玥!是她告诉我的!”

人群一静,唐时玥慢慢的走过去,所有的目光都凝到了她身上。

唐时玥扫了李氏一眼,李氏抽泣着,无声的别开了头,不敢看她。

虽然并不算多意外,但唐时玥还是很不爽的。她给她递了把刀,她却转头就把她给卖了。

李氏不蠢,她能猜得到事有蹊跷,她不是不知道她也是受害者,她不是不知道她对她说出这个消息要冒着风险……但她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直接用她去对付唐家,因为这样她才能脱罪,之后哪怕事情不成,她也可以继续在唐家生活。

换句话说,她并不想为大女儿“破釜沉舟”,却想让她为她的大女儿“死而后已”。

孙婆子猛然一转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又是你这个王八崽子!你就是见不着我老唐家好是不是!”她扑上来想打她,唐时玥迅速闪开,一秒入戏,哭着求道:“求哪位阿叔婶子请族长过来!”

唐家族长很快就来了,早有人搬了把椅子给他,唐时玥捏着鼻子跪下,口口声声求族长做主。

她把事情说了一遍,直接明言是汪氏和李氏带她去镇上的,去了之后就被打昏捆了,但是中途却被一对老夫妻救了,这对老夫妻认得牛老板的手下,就跟她说了牛老板的为人,他出手大方,喜欢从贫寒之家买人,但他买人并非纳妾,甚至也不是买奴仆,他就是私底下买来折磨的,根本没人活的过几个月……

她说的十分详细。

并不是绘声绘色,却不知为何,极能叫人感同身受,好像连他们都陪着她经历过了这么一遭。

瘦小稚弱的小娘子跪在地上,不时的发抖,小脸上满是走投无路的绝望,她又生的雪白娇美,这一哭真是叫人心疼极了。不少村妇都忍不住抹起眼泪来,觉得这个小娘子着实是太可怜了。

祈旌和祈阳站在人群之后,小祈阳愤怒的用力掐他的手,想要上前,祈旌无奈,只得把他抱了起来,低声道:“别急。”

不用急,她心里有数。

她的话听起来毫无头绪,其实极为巧妙,简直面面俱到。

首先她说了救她的是一对老夫妻,不损名节,其次说牛老板出手大方,一次怎么也得二百两,这也算是袭他故智,用财帛动人心……用牛老板的残忍激起大家同仇敌忾之心,也让陆婆子这些人不管是不是为了秋儿,都有咬紧不放的动力。

顺便踩了一脚亲娘汪氏,为之后可能发生的情形铺路,当然也不忘踩死唐家这些人,始作佣者的唐永明当然是禽兽不如,包括闺女被卖的李氏也不无辜,她也当过帮凶。

李氏敢卖她,她就当场报复回来,真的是……一点亏都不肯吃,也就是他这个傻弟弟,还以为人家欺负了她。

谁能欺负得了她啊!

祈旌无声的按了按祈阳的后脑勺,让他稍安勿燥。

这会儿,唐时玥已经说完了,哭着道:“家父去的早,求堂伯公为玥儿做主,我知道儿女亲事都是父母之命,可是,这不是做亲,这是杀人啊……不管秋儿、我,还是珠儿,他分明是想要我们的命啊!这跟把我们绑上屠宰台杀了有什么区别,若是死前还要受一番折辱,还不如现在就抹脖子自尽,起码还死的清白些。”

事情闹成这样,唐家族长不能不管了,就沉着脸叫人:“唐永明!还不出来,等我进去请你么!”一边又向唐时玥道:“玥儿,你先起来。”

唐永明不敢不出来,再不出来,族长就能叫人把他拖出来。

唐永明一出来,就麻溜的跪下了,一脸焦急道:“堂伯,这事儿真的是个误会,我的确是想让玥儿给人家做小,玥儿不答应,我又想着这么好的人家可惜了的,才叫珠儿去的……人家牛老板堂堂正正的一个生意人,家财万贯和气生财的,哪有那些事儿!那些传言都不能信的!还有,秋儿的事,那我可真真是冤枉,我真不知道秋儿去哪儿了,就算我人缘好,也不能村里少个人就赖我身上啊!”

“堂堂正正的生意人?”唐家族长冷哼了一声:“堂堂正正的生意人,纳小是在大街上绑了人就走?”

唐永明登时语塞。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