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听一人喝道:“快住手!”一边冲了进来,整个人撞在了李顺子身上,用力推开了他的手,挡在了唐时玥面前。

是唐时嵘。

唐家族长黑着脸站在后头,怒顿了顿拐棍:“闹够了没有!”

孙婆子气焰顿消,赶紧上前招呼:“族长怎么过来了,今儿这事……”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唐家族长怒道:“你说说你们家整天这一出一出的,都弄的什么事!就不能消停两天!”

孙婆子哼道:“还不是这死丫头不听说!”

“听说?”唐家族长怒道:“她要听说就叫你卖了!逼着侄女嫁给亲姑夫,也亏你想的出来!”

李顺子万般不甘:“这男欢女爱,人之常情……”

唐家族长冷冷的道:“这是咱们聚宝村的事儿,轮不到外人插嘴!”

李顺子瞪着眼还想说什么,唐桂枝赶紧拉着他胳膊,把人拉进里屋,门帘子刚一合住,就听啪的一声,显然是李顺子抽了唐桂枝一耳刮子,唐桂枝低声哭了起来。

唐家族长神色一沉。

但他也没法跟出了嫁的娘子多说,就转头道:“唐永富呢?”

唐永富赶紧出来了,陪着笑脸,唐家族长道:“我上回就说了,你爹不在,你就是家里的顶梁柱,凡事要撑起来,莫要叫妇人家牵着鼻子走!”

那边,唐时嵘气的脸色发白,亲手帮唐时玥整理了一下衣裳头发,静静的等着族长说完,便折身跪下:“堂伯公,如今家里这样子,强求和乐也难,嵘儿斗胆求您做主,把我们三房分出来吧!”

唐家族长皱了一下眉。

唐时嵘年纪虽小,却是三房的当家人,他开口,跟唐时玥开口,意义截然不同。

这件事最麻烦的就在于,唐老汉不在家,唐家族长不好跟孙婆子一个婆娘多掰扯,而唐永富又比他矮一辈,他直接做主,好像在欺负人。

可是这阵子,孙婆子他们一出一出的,闹的实在是太频繁了,唐家族长也是烦了,便问唐永富道:“嵘儿要分家,你怎么说?”

唐永富还没回答,孙婆子就道:“不行!不能分!”

唐家族长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孙婆子声音低了些,哼哼着道:“这如今,我们当家的不在,做儿女的把家分了,算怎么一说?这可不成!”

又骂唐时嵘:“亏你还是个读书人呢,竟学的这么丧良心,老娘还没死呢,分什么家,你也说的出来!我呸!”

唐时嵘昂然道:“奶奶,我们如今住都不住在一起,跟分家有什么区别?”

“少跟我扯这个!”孙婆子道:“反正不能分!族长,你可不能向着这俩没良心的小王八崽子,不然我可要上你家门口哭去!这就是欺负咱们当家的不在啊……”

唐家族长气的连连道:“像什么样子!这像什么样子!不成体统!”

唐时玥忽然朗声道:“奶奶,纵是不分家,你也休想再打着什么病呀痛的骗我过来了,也休想把我卖给什么人,你挑的人我也都见识了,说破天去我也不信的,恕孙女不孝,可再不敢登你们家的门了!”

孙婆子顿时大怒:“好你个小X妮子,跟你奶奶叫起板来了,你的小命儿都是我的,你手里有一针一线全是我的,我专看你能藏到啥时候……”

最终还是没能分家,唐家族长也被孙婆子的胡搅蛮缠气的不轻。

出了门,唐时玥和唐时嵘都沉默的跟在后头,等到了族长家,唐家族长坐下,才跟唐时嵘道:“此事不易,以后,且避着些吧!”

唐时玥道:“堂伯公,我就是有些奇怪,您听我奶奶那意思,她不分家,好像是觉得我手里有什么东西?可是我手里哪有什么东西呢?”

其实她这话是试探,试探房契的事儿,他们有没有说出去。

唐家族长哪能听不出来,转头就叫了儿子儿媳来问了问,都说不曾说出去,倒是他大孙媳妇,小声道:“我好像知道一点儿。”

族长娘子道:“那还不说!”

那小媳妇儿便道:“我昨儿在河下头洗衣裳呢,就见着叶三娘子跟何大婶子在说话,我在那树下头蹲着,她们可能是没瞅着我,我听叶娘子说了个事,说当初祈小郎家,不是有个纯金佛像么,听说祈小郎其实头一遍去火场里找时,就找着了,然后祈小郎就给了玥儿当谢仪,所以玥儿这阵子才过的好,天天鱼啊肉的。”

大家一静。

她说的叶三娘子,是陈家的一个媳妇子。

何大婶子,就是指的唐永富的娘子何氏。

唐家族长的神色沉了沉,唐时玥道:“没有的事儿!我可没见什么金佛像!祈小郎倒是给了我二十两银子的谢仪。”

嘴上说着,她也在寻思。

当时祈旌大概是“何不食肉糜”了,要钓鱼,一说就说了个“半尺高的纯金佛祖”,算着至少值几百两银子,太贵重了,怪不得孙婆子盘算上了。

她大概是想着,她只要嫁出去,或者死了,汪氏是个立不住的,到时候这银子就是她的了。

这就有点麻烦了。

所以她在分家之前,赚到钱都不敢说,就是怕这一手儿,这些人是闻到腥味咬死不松嘴的。

唐时玥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堂伯公,你觉不觉得……这个传言来的有点古怪呢?”

唐家族长被她一句话提醒,一琢磨,神色顿时沉了下来。

虽然在祈旌来说,他在意的是陈癞子头险些杀死祈阳,所以才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可是无可否认,在乡下人眼中,金佛像的份量,还是很重的。

跟他们说性质恶劣什么的全都没用,他们只知道,你说他要杀你弟弟,可你弟弟不是没事么?你说他偷走了金佛像,原来并没有……于是就成了,祈旌伙同唐家人扯谎骗人,硬生生的逼死了陈癞子头。

最近唐家族长,风头实在是太盛了,加上又得了一大笔银子,更是叫人眼红。

这,也许是针对唐家族长的报复,他们也许就想着借孙婆子这把疲赖的杀猪刀闹腾开,好顺理成章的来找唐家族长算旧帐,把这条人命,硬栽到他头上。

一想明白这一茬,唐家族长就怒了,道:“康儿,去请祈小郎过来!”

“别,”唐时玥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道:“堂伯公,这事儿,您不能出面,您什么也不知道。”

唐家族长看了她一眼,唐时玥轻声道:“您放心,交给玥儿!”

唐家族长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

两兄妹就辞了出来,一转过弯儿,就听有人咳了一声,从黑暗处转了出来,唐时玥小声道:“你都听到了?”

祈旌点了点头,“你想怎么样?”

“简单啊!就是有点儿损,”唐时玥拉着他低下来,在他耳边小声道:“你想想啊,贼死了,可贼窝还在呀……”

祈旌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就转了身,扔下一句:“照顾阿阳。”

她挥了挥手儿:“知道。”

挥完了,她一偏头,看到了旁边唐时嵘略迷茫的眼神儿,她这才发现两人之间好像有点太熟不拘礼了,不由得咳了一声。

单纯的小阿兄显然直到此时,才发现有点不对劲儿:“玥玥,你跟祈兄这么熟么?”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