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痘之后,还要及时检查,观察种痘之人的反应,尽量多而全的记录。

太子殿下身先士卒,跟着林县令和唐时玥等人忙忙碌碌。

一恍数日,大朝之时,明延帝终于等到了秦州刺史的折子。

即便已经知道了结果,即便每日都得到奏报,但真的到了尘埃落定之时,明延帝仍旧喜形于色,他连说三声:“好!好!好!”

然后他把折子交给了顾九行:“念!多念几遍!”

顾九行展开,高声念道:

“秦州甘霖府东风县聚宝村,接种牛痘计三百三十一人,十八日后,所有人痘痂脱落,仅遗留瘢痕,无一人死亡。之后再以痘粉吹入鼻孔,及与天花病人接触,观察五日,无一人发热,无一人身染天花!”

总管大太监高亢尖细的声音,回荡在太极殿中,百官无不面露喜色,齐齐仆地高呼:“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是一桩天大的喜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其实有这些数据打底,足以证明,牛痘之法,是绝对有用的。

但太子仍旧留在秦州,一直等到东风县这边的事情全部结束,这才预备返程。

临行之前,太子又见了唐时玥一次,端茶送客之时,唐时玥忽然施了一个大礼:“太子殿下,玥儿有一件事想求您。”

太子微怔,且不忙叫起,便道:“你说。”

唐时玥正色道:“可能是我妄自尊大了,可我还是想求殿下,不要因为我的原因对阿旌做什么。”

太子微微敛睫:“你的意思是……”

“我想叫他按着自己的想法来活,他不是霍逸,他愿意,也有能力去承担天下赋予霍家的使命。”

太子点了点头:“孤答应你。”

她顿时笑出了小白牙,眉眼弯弯:“我就知道殿下人最好啦!”

他笑着摸摸她头:“起来吧。”

而此时,长安城中,明延帝也收到了影卫传回来的信。

影卫已经把唐时玥的事情,从头到尾的查了一个遍,除了出身有些古怪之外,一点异常也没有,她的确傻了好几年,也的确是在被赶出家门的时候忽然不傻了,然后就展露出了异乎寻常的福气和聪明。

之前的事情,尤其在汪氏身上,她时常显得有些孤绝。

但在其它事情上,她却又仁心大义,叫人刮目相看。

尤其此次疫情,她在人前展现出了超乎想像的坚毅与担当,可人后,任性大哭,撒娇迁怒,又完全是小儿女的性子。

总得来说,没有可疑之处,好像真的像民间传言所说,是天运加身,造福民间的。

而此时,明延帝拿到的,是唐时玥写给霍祈旌的信。

这已经是第二封了。

之前影卫还截到了她写给许问渠三人的信。

影卫摹信,会尽量摹的与原信一模一样。然后明延帝就发现,给霍祈旌的,给许问渠的,甚至给太子的,差不多是同样的风格。

都非常的……放飞自我,乱七八糟……

只是给霍祈旌的信,错别字更多,错的毫不掩饰。她啰里八嗦的,写了十几张,其实只有三个意思。

第一个,我这一段时间还是那么英明神武。

第二个,我超级想念你,想的不行不行的。

第三个,我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过的不好,不,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报喜不报忧,所以你就是过的不好,我为此如何如何了,你一定要如何如何……我是不是特!别!棒!夸我!

明延帝:“……”

做为一个当了二十年皇帝的大男人,他觉得这种非得要人家需要她的性子,真的很莫名其妙。

他把纸掷在一边,默默的同情了一下霍祈旌。

但所有的疑窦,却也渐渐打消了。

人总有这样的劣根性,会更相信自己费劲儿查到的东西。

明延帝就下令把影卫撤了回来,但四个护龙卫没撤,还加了四个,并下了口谕给丁九,叫他们除了保护她之外,可以听从唐时玥的安排。

也就是说,这些人有了他和唐时玥两个主子,在命令不冲突的情况下,可以听她的,帮她做事。

心情颇好的明延帝,甚至还开了一句玩笑。

然后四个护龙卫就快马离开了长安城。

自从东风县疫情解除,城门重又开了,东风县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这段时间,喜事频发。

先是林县令忽然松口,答应了陈长青和林巧倩的亲事,然后,长安城传来消息,线绣衣成为了贡品。

孟氏本来就是皇商,但线绣衣本来是玥坊的,却由孟氏出面觐上,这就是对孟氏的肯定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孟氏那边也不再一天三趟的打发人叫孟以求回去了,反倒叫他在这儿多待几天,一定要巩固好与玥坊的关系。

孟二少那心情,就跟得了“父母之命”一样,欢喜极了。

然后他就很直男的,开始大张旗鼓给唐时玥送东西了,又是衣裳又是绢帕的,几乎搬空了孟家的铺子。

唐时玥一律不收。一直到某一天,孟二少福至心灵,给她送来了几件可体的男装,全都是他自己那种十分拉风的风格。

唐时玥一见就喜欢上了。

尘埃落定,正好有耍帅的心情,质地上乘,绣工极佳的春装,简直就是锦上添花。

唐坊主向来用生命诠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具体表现为,看他穿的时候,她觉得他像只花孔雀,但她自己穿,她就觉得真是帅惨了,帅到天昏地暗!

她来回走了两趟,孟以求笑眯眯的凑过来,双手一横,把自己的玉骨扇送上,唐时玥接过来啪的一下打开,摇了摇,问夏余晖:“我英俊还是他英俊?”她比了比孟以求。

这种送分题,孟二郎怎么可能给别人开口的机会?

他飞快的道:“阿玥貌比潘安,英俊潇洒,我远远不及。”

唐时玥非常满意,赞他:“二少说话可真是中肯。”

然后她摇了摇扇子,宣布:“以后我在外头行走,就化名唐潘安了!”

孟以求:“……”

他实在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喷了,然后伏在桌角笑软了。

夏余晖也笑的不行,一边吐槽:“你直接叫唐金玉多好。”

他说她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于是唐时玥用扇子指着他:“小夏夏,说话要想清楚哦,可不要轻易得罪我!你就没想过,有一天可能叫我师父……呵、呵、呵……”

她叉腰假笑。

夏余晖呆了呆。他先是忍不住失笑:“你这个小机灵鬼……”

她挑眉:“嗯?”

夏余晖果断认怂,起身施礼:“潘安兄有礼。”他不小心笑出了声:“唐潘安这个名字,可真是恰如其分。”

几个人正在说笑,忽听外头敲锣打鼓而来,然后有人在外道:“圣旨到!苏济、唐时玥接旨!”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