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消失,是张逸风一枪找到了这门技法的缺陷!”

一位年老武者惊愕开口。

事实上的确如此,司马寒的武技在张逸风看来,到处都是破绽!

“不可能。”

司马寒调整了三个呼吸,脸色终于恢复,他看着淡淡站在自己对面的张逸风,神色里第一次有些惊讶。

张逸风淡淡一笑,道:“对于我张逸风来说,没有不可能。司马寒,我再次给你一个机会,跪下认错,我便不追究你刚才的无理举动,否则,不管你是谁,也不可能安全离去。”

“让我下跪?你是在找死吗。”司马寒只是一声冷笑。

张逸风淡淡摇了摇头,道:“是有人找死,但绝对不是我。既然你不下跪,那就错过了最后一次安然离去的机会。记住,只要有我张逸风在的地方,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趴着,哪怕你是四星门派的弟子,也一样。”

“张逸风,是你自己找死。幻剑一百六!”

听了张逸风的话,司马寒彻底暴走了,张逸风明明是一只蝼蚁却如此嚣张,让他生出了滔天杀意。

这一刻,司马寒终于动用了实力。

一百六十把幻剑出现在虚空之中,犹如蝗虫,密密麻麻,遮掩阳光。

随后,这些剑彼此排列像是一条剑龙,在司马寒四周游走。

恐怖的气息,让太合派所有人半跪在了地上,除却紫天达一人还能勉强站着。

他们有一种幻觉,这一剑似乎能将他们身体刺成马蜂窝,他们会死无全尸。

张逸风淡淡看着这一幕,咧嘴一笑道:“既然你这么喜欢剑,就让你败在杀意剑阵之下吧。”

声音还在飘荡,张逸风扔下几面阵旗,身子后退了几步。他刚刚退开,院子里光芒大胜。

一道巨大的蓝色结界忽然出现,将司马寒包裹了起来。

结界高大,天空上的凶雁都差点被结界包裹进去。

“三千剑,开!”

结界出现,张逸风一声冷喝,霎时之间,阵法结界里出现了一把把由阵法组成的蓝色长剑。

长剑密密麻麻,几乎囊括了整个结界。

司马寒不过一百六十剑,而张逸风的阵法却是三千剑!

这是一道二级阵法,原本有九千九百剑,张逸风无法完全复原,只能让这阵法凝聚出三千剑,却已经足够了。

杀阵一但开启,便会自动攻击。

轰轰轰!

下一刻,剧烈的爆破声传来。幻剑一百六和三千剑相碰,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随后,人们清楚看见,有一抹鲜血在阵法结界中绽放开来,而阵法结界中,只有一人,那就是司马寒。

安静。

原本喧嚣不已的现场,刹那之间变得安静下来,所有关注这场战斗的人,全部闭上了嘴巴,瞪大了双眼,连眼皮都不敢眨动一下。因为阵法结界里,鲜血越来越多。

起初,只是一抹,随后是道道嫣红。

像是有朵朵血色烟花在结界之中绽放开来。

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人,只觉得脑袋发懵,一片空白。

司马寒,四星门派的天之骄子,天山最强大的青年,比任何三星门派的门主还要强大,但此刻,这个集万千荣耀于一身的人,正在阵法中受伤流血!

这一幕,何其惊人。而那个敢伤司马寒的人,只是一位二十一岁左右的年轻小伙子。

看客们只是看着都觉得疼,但不是替司马寒疼,而是替太合派疼,司马寒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整个太合派会死无葬身之地,太合派,如何能承受四星门派的怒火?

这就是看客们脑袋发懵的原因,这个叫张逸风的小子是要捅破天啊!

终于,爆破声停止,三千剑全部攻伐完毕,漫天灵气烟尘也缓缓散去。

一道人影,出现在所有人视线之中。这道人影半跪在地上,他的右手握着一把黑色大剑。大剑插在地上,支撑着人影的身体。

人影衣衫破烂,身上多出了条条伤痕,鲜血溢出,染红全身。

这人,自然是司马寒。

“张逸风!我司马寒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司马寒冰冷的声音传来,此刻的他,丝毫不像最开始那样轻松。虽然张逸风的杀阵没有能要了他的命,却让他受了不轻的伤势。

这道阵法杀阵,攻击力其实不强,因为张逸风没能将之彻底修复。但三千密密麻麻的阵纹之剑,还是能让司马寒伤痕累累,是因为有不少地方都承受了多次攻击。

当然,他的伤势并不重,这些伤都在血肉,未伤到骨头。刚才司马寒服用了一枚灵药,他身上的鲜血已经止住。

张逸风看见司马寒服用灵药,暗道浪费,这可是一株疗伤灵药,如果给他的话,他能炼制出不少疗伤丹。

“下一次,我再来之日,就是太合派灭亡之时。我发誓!”

司马寒抽出插在地上的宝剑,宝剑锋利削铁如泥,他手持宝剑,指着张逸风的脑袋,如果可以,他现在就想斩下张逸风的头颅。可惜,他小看了这个小子,他更没想到,太合派里有这样强大的阵法。

面对司马寒的恐吓,张逸风淡淡一笑,道:“虽然我欢迎你下次再来,但难道你以为这一次你就能这样安然无恙地走了?你当我张逸风说的话是耳边风?”

“张逸风,你什么意思?”

闻言,司马寒脸色一冷。

“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我最开始就说过,要么你跪下认错,要么就别想安然离去。挑战了我的权威,想这样就走?”

“张逸风,不是我看不起你,你有什么权威?我要走,恐怕你留不住,也不敢留!我可是四星门派的人。”

司马寒冷冷一笑。

张逸风也笑了,他看着司马寒,声音平淡的道:“天下或许有我张逸风不敢做的事情,但留你甚至杀你都不在其中。四星门派还吓不住我!”

“你敢杀我?”

闻言,司马寒笑了,笑的非常猖狂。

张逸风淡淡道:“有何不敢?”

“先不说你杀不杀得了我,就算你杀得了我,你敢杀吗?杀一个我,陪葬整个太合派。”

司马寒脸色冷傲地开口。

章节目录

重生都市仙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万鲤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鲤鱼并收藏重生都市仙帝最新章节